和孙子相依为命的老太太 十

      黄橙眼睛瞪得像铜铃,声䳣音也高了八度:옟“不错嘛!你现在真㰆是居家旅行必备了。”

      姜俊看到只有两幅餐具两碗饭,偏着脑袋问他:“你不吃么?”

      陈兰生嘟起嘴,委屈巴巴的说:“我是下人不敢跟老爷同桌。”

      姜俊眉头紧锁,笑骂一句:“废话真多,就这看着我们吃。”一脚踹在他的腿涡处,陈兰生一个踉跄站稳身子,满是委屈的看着二人⑄大快朵颐。

      傍晚黄橙告辞,房内陈兰生从身后紧紧抱住姜俊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老爷,我好不容易抓了一条鱼一口没吃Ꚛ上,好可怜的!”

      銦姜ᅸ俊伸手在他脑瓜上敲了一下,张嘴就怼:“可怜課个屁!你都多大了还撒娇?真当自己还是那十五六的娃娃?”

      ๮ 陈兰生虽然挨了教训,但心里却是美쎘滋滋,嘴上依旧讨着便耔宜:“我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野孩子,想着法的讨老爷欢心,豎还被嫌弃!”

      ⦸姜俊翻了一个白眼,屁股向后顶了一下,言语间充满嫌弃:“老实点,又想啥呢?”

      찇 陈兰生嬉皮笑脸,脸贴着姜俊的脖子出,下巴勾住他的肩膀,说着土味情话:“我是属于老爷的,我愿意为您*******。”

      찖 姜俊挣脱,转身不他推倒在桌子上,紧贴着他的身体,右手曲臂撑在桌子上,脸离得很近,近到能感受到ꅏ彼1此的气息龋,姜俊笑着威胁ㆴ他:“注意你的身份,我是老爷,你是侍卫,下次再敢僭越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陈兰生装可怜:“小的不敢了!”说着左边眉毛䤔挑起,嘴角向左勾起,搂住他的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挑逗姜俊说道:“天色不早了,倈就让鞕小ꤦ的为⌈老爷侍寝吧。踍”说完轻车熟路的把姜俊公主抱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脱掉鞋翻身一跃,压在姜俊身上亲了下去。

      ꉾ黄橙回到家中按照姜俊的㑡吩咐做事,这日母亲见黄橙这两天心事重重,把他叫到房中ዬ问话:“你这几日䜹郁郁寡欢是出了什么事吗?”

      黄橙思考万千,最终还是跟母亲说了实话:“我前几日见过了老爷。”

      NJ黄母感到十分惊愕,自从当年他们搬到城郊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云落澜,她只知道云落澜一直在安⡶排儿子黄橙做事。营

      黄橙继续说:“老爷对혺我说了一些话,我始终想不明白。”

      黄母问:“老爷跟你说了什么?”׭

      境黄橙望着母亲面色凝重,他说:쳻“老爷问我,੼如果有一天圣人问到他,我会如何回贁答。”

      黄붴母并不知道云落澜和圣人的关系,坚定的回答:“当然是要告诉圣人,欺君쟕可是要᳧杀头的冒重罪。”

      黄橙沉默了,虽然他不知道云落澜跟圣人之浃间就是뜾发生了什么,但君王大于一切的思想始终敲打着他的神经。

      겐 黄母不忍儿子ꕒ郁闷,对他说:“圣人问起了当然要说,可这不是还没有问吗?”

      母亲的话点醒了黄橙,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不是都还好好的吗?何必庸人自扰。

      唐朝在一쑔步步走向极致的繁荣렣,来往长安的外国人络绎不绝。经过征讨,边境百姓也过上了短暂的安稳日子。

      陈兰生光着膀子汗流浃背的在院子里练功,姜俊坐在廊下看着书品着茶,抬头看向陈兰生,当初的少年郎已经嘑长成쀩了能独挡一面的年轻后生,脸上的线条更加刚毅,眼神里还是当初的那丝倔强。姜俊低头看到杯中的倒影,放下茶鮠杯,缓缓走进房内,坐在铜镜前望着里边ύ的倒影,他左右扭头发现多年来自己的容貌毫无变化,放下铜镜,闭上眼不断深呼吸。 ⬠

      陈兰生练完功看到廊下无人,房门开着,先去后院冲洗了一番,因为之前被姜俊嫌ꖥ弃满身臭汗不让进房,所以每次练完功都会先把自己冲洗干净。

      陈兰生脱了个精光,一瓢冰凉的水从头顶浇下,舒爽的抖⺍了抖激灵,哼着小曲洗着身体。阳光打ၗ在他诱人的쓓酮࣬体上¡,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把੧。洗完后换好衣服,光着ꉴ脚进屋,身后留下两排足印。看到姜俊坐在镜子旁发幅呆,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姜俊,哈哈大笑:“哈哈,老爷,您Ꭿ想啥呢?”

      云落澜푸面无表᝽情,仍旧盯着镜子看的失神,他੡问:“兰生,你觉得我变老了吗?”

      陈兰生抓住他峩的双肩,把他转向自己,半蹲让脸与姜俊䳬平行,仔细端详了一会,眼里充满了温柔,笑㺣着回答:“老爷还是初见时的模样,不曾有变化。怎么老爷蟬突然对自己的容貌这鸵么在意了?”说完直起身子站着。

      姜俊伸手抱紧,脸埋在他的腹部不言语。陈兰生低头看着怀里的姜俊,心里一阵刺痛,在他的钐认知里姜俊嬉笑怒骂,但绝没有悲伤,他温柔的抚摸姜俊的后勃颈,安慰他퐽:“老爷驻颜有术,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粒的睼……”突然觉得词穷,早知今日当初就应该多读些书。

      良久姜俊抬릸起头,扒拉着他펲的衣服,面无表┻情,眼里也没了光彩,仿佛一颗璀璨的星櫻光一下子变得暗淡无光。姜俊幽幽的说到:“我们去江南吧?”

      ы陈兰生一脸爱怜,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好啊!老爷緅去哪我就跟到哪!我这쟠辈子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鬼。”

      姜俊噗嗤笑出生来,矫揉造作的说쮄:“死了就离我远点,我可不想被鬼缠着。”

      陈ꎹ兰生翻着白眼,嘴撅着都能挂油瓶。繁他觉得自己杝再得宠쾏也ꮔ只是老爷养在身边的**,嬉闹归嬉闹,㏤但还是不能失了分寸。 뗚

      第二天一大早二人起床用过早饭,姜俊看着认真打扫房间的陈兰詍生,眨巴着眼睛籈,叫停了他:“兰生,你先别打扫了,我好久没去村外了,今天城东有庙会,咱俩过去瞧瞧,顺便置办点东西。”

      一听要逛庙会陈兰䴞生立刻来了精神,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迅䡃速把东西归整好,换了衣服冲出门口,姜俊看着他忙碌的身影苦笑着摇头。陈兰生站袷在院里招呼姜͑俊:“老爷快点,咱是骑马还是赶车?”

      “慌啥?去໙套辆车过来。”姜俊不紧不慢Ⲽ的往外走。

      ஡⿭ 陈兰生高声回应꿣:“好嘞!”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跑到后院套车,没等飒姜俊想走出院门,陈兰生车就已经赶着马车潛从后院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