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世界的盘算

      【叮!绑定成功!获得修炼两倍增幅。】

      秦无⾱道没有失望,修炼两倍增幅,应该是一小时相当于修炼了两小时的成果,是别人ᆾ的两倍,不错了。

      不强大,不过还뉦没完。

      【叮!每日签到功能开启。每日签到,可随机获得绑定对象的一样东西,不是每次签到都能成功。提示큽:与绑定对象距离越近,签到成功率越高,签到所得越珍贵,请努力接⫐近绑定对象。】

      【是否签到?】

      这算籣是另类的签到系统?

      只是限定了对象,只能从绑定忘对象身上签到东西,那낖么最强也不过是绑定对象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好在不是只䳄可以绑定一个对象,不知道达到什么条件才能增加绑定对象,下一个目㬢标是谁……

      有悬念,有期待,可以接受。

      “签到还能失败?那怎么才能⭲保둘证ල签到成功?”

      不是特定地址签到物品,不是签到能获得诸天万界的物品,他勉强可以接受,能签到就不错。

      ꎴ 对于失败,秦无道就比较不能接受。

      ត难道是怕把绑定对象给薅秃了?

      【宿主处于绑定对象千米之内,可以百分百签到成功。】뚭

      听到系统的机械音提示,秦无道对着空气翻了翻白眼。

      第一个绑定对象是大秦帝国的女帝,她常年处于宫中。

      陌生人想要靠近她,简Ĕ直不可能,九条命也不够。

      那么要想在她千米之内,恐怕只有成为大秦帝国重要官员才㉠有可能。

      听说女帝勤勉政事,隔几天就有一次早朝。

      要知道,莽荒大陆的国家,可不是普通凡人组成的国家,国主也是以修炼为主,很长时间才会处理一次国事,不是特别重大的事,都是太子大臣们处理。

      几天开一次早朝,罕见。

      除此之外,要想每天都能在她身边签到,唯一的办法,好像就是切了进宫,还得努咎力搏尒杀,成为她身边的太监。

      “不行,这点肯定不行,等前往齨大秦帝国国都再想办法吧!׿”

      秦无道想着想着,身体一阵哆嗦,夹紧了双腿。

      自己给自己吓坏了。

      摇摇头甩掉不合适的念头,开始第一次签到。

      天碑峰,离大秦帝国国都隔了不知道多少万里,恐怕不可能签到成功了。

      【叮!鉴于宿主第一次签到,触发幸脭运暴击。】

      【叮!恭喜宿主,签到䲧成功,获得真元一百滴,已存入系统背包。】

      惊喜!

      殘没有期待,是因为懂得失落的难受。

      结果,系统挺人性化的。

      不管签到成功,获得的东西是什么,秦无道都很开心。

      第纒一次嘛,总是印象深刻。

      쿟“我获得的真元是从女帝身上得到髗的,那么是否意味着女帝损失了一百滴真元?”

      【是。】

      得到肯定的回复,秦无道心里默默地对着女帝说了声抱歉。

      ⃹ 真是在薅羊毛啊!

      想到一年前,那个面目全非,很多人都Ĭ厌恶嘲讽的女人,虔诚的从山脚跪拜到山顶,似乎将一切都寄托在天碑上的坚定信念,秦无道自今动容不已。

      ȁ 一年照后,华丽变身,成为大秦帝国立国数千年来第三位女帝。

      可见除了天碑䵇赐予的机缘让她变得强大,她自身的手段也不弱。

      当然,对外的名字好像诔是秦洛妃。

      系统不会错,对比強一下,确定她就是最后一位留名天碑的秦倾城。

      化名,很正常。

      ⯇每一位天碑留名的人,只有等到实力냹冠绝莽荒大陆,甚至飞升在即,才会说出真实姓名。

      秦无道心中问出峱疑惑:“系统,绑定对象是天碑留名的人,是孋必然还是偶騔然?”

      【天碑留名者,皆是系统选择的人,赐予了他们无上机缘,时机到了就该回报宿主,请宿主不用担心,签到所閳得不会损伤绑定对象的根基,除非……】

      “除非什么?”

      系统机械音竟然停顿了,明显隐藏着什么,秦无道立即追问,可是系统不再发出声音。

      看来系统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啊!

      算了,没办法逼问系统,以后迟早会知道,多想无益。

      “该走了,还是离开这里再做打算。”

      察觉到越来越多的뀬人前来天碑峰,秦无道决定离开。

      c来的都是强者,他还没有丝毫修为,要是ꂝ遇到脑子有病的人,看他长得帅,出手杀人可就完蛋了。

      心里自我阴暗了一下。

      主要是人多了,容易产生纠纷,他们随意大战,对于秦无道一个普通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꿦 天碑没了,所有人都会抓狂吧,越是强者,执念越深,或许就会脑袋一抽,发起疯来。

      躧 拔腿就开始小心翼翼的朝着东方前进,大秦帝国位于天碑峰的东面,沿着开辟出来的道路直行,出了圣地群山区域,就能到达大秦帝国边境的县城。

      ……

      远在大秦帝国国都秦京城帝宫中的女帝,在秦无道进行系统签到成功后,突然秀眉一皱,瞬间察觉到体内真元少了,尽管真元雄厚,少的真元不值一提,但这种毫无鯕征兆的消失,意味着出现了超出她掌控的诡异情ﬕ况。

      她放下手中的奏折,屏退殿中伺候的太监宫女。

      仔细探查身⾙体每一处,未发现任何问题。

      功法运转,☂消失的真元瞬间补充回来,等待了良久,没有再次出现消失的症状。

      她不知道以后넇还会不会发生,不发生还好,要是继续出现真元消失,而找不到原因,问题就大了。

      如果,战斗中,出现大量真元消失,那将是致命的危机。

      研究了熈很久,依旧没有发现问题。

      ಮ她迟疑了一会儿,起卑身出了大殿,一个人朝着宫中一处顛隐秘的⑸地方走去。

      太没有安全感了。

      土 关键时期,更应该谨慎小心。

      ……

      秦无道一路前进着,渐渐远离天碑峰。 壹

      他可不知道女핫帝为了消失的真元,做了哪些事,只想尽快离开。

      抓紧时间䯑安顿好,开始修炼。

      超强的危机崨压在秦无道的心头,复活后就逃避不了的㽘危机。

      乾坤圣地的秦家,并没有放弃监视已死的秦君。

      万年前,那四个神秘人离开后。

      秦无道以为秦家켥不会再派人来到莽荒世界。

      怎料十几年过去,秦家又派了两人过来,虽然只是停留了片刻,确认秦君没有复活,便毫不犹豫地离开。

      又过去几十年时间,秦无道都快忘了乾坤圣地秦家一事,结果又꟟突然有两人过来查看,依旧确认没有闪失后便离开。

      又过了两百年……五百多年……一千多年……三千多年……

      每当秦无道遗忘了的时候㯞,都会有人下界来查看。

      陆陆续续来了一二十次。

      真是太小心了吧!

      真的觉得连灵魂都没有的秦君,还能复活?

      有感于乾坤圣地秦家太执着的缘故,秦无道不再抱有幻想,觉得秦家不会再派人来查看。

      뼓虽然,距离上一次来人,只过去了七百多年。

      按照多次箩的时间间隔来判断,似乎下一次ﮔ来人至少得两三千年后。

      ꖙ 但,秦无道不敢大意。

      不是绝对,因为其中有两次,之间隔了十几年的时间。

      下一次秦家来人,ᒌ就会满世界寻找他了。

      以秦家不死心的坚决态度,也许毁灭莽荒世界都不为过。

      所以,必须刻苦修炼,利用鴭一切资源提升自己。

      秦无道明确舳自己的目标。

      最低限度,也要在下一次秦家来人之前,飞升欧离开莽荒大陆。

      样貌在复活后栗,发生了一些改变。

      结合了秦无道前ᕡ世垪的样貌,现在是综合优化后的全新容貌。

      更帅气了。

      可惜没用,逃避不了危机。

      对于武道强者䃑来说,还是能认出有以前的样⼩子。

      ᒞ更何况,以样貌认人,是最低级的手段。

      估计秦家有无数方法,辨认出他。

      秦无道总不能说,真正的秦君已死,潺没有复活,他是灵魂附体,不是一个人了。

      秦家駧可能会信,但也一定不会放了他。

      想着想着,秦无道撞了人,摔了个四脚朝天͞。

      这缔种事竟然还真的发生在他身上。

      “小子,你ꆞ不长眼啊,这么宽的路,你还往我齩身上撞,找死吗?”

      秦无道感到抱歉,准备起身道歉,却遇到了一个暴脾气的䑣人,已经先一步开口大骂。

      不想道歉了。

      秦无道缓缓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看都不看撞到谁身上,抱歉的心思没了쁇。

      被封印了万年,秦无道的思维早就没了定性,

      对与错,我说了算。

      我觉得我错了,我承认。

      賑我觉得我没错,哪怕所有人都认为我错了,我依旧坚持我没错。

      你都开뻤骂了,我还道歉干嘛。

      “哇,好帅的小哥哥。小쳳哥哥你好,我叫王楠,你可以叫我楠楠,你叫什么名字呀?”

      这时,一个脆生生犯花痴的女声响起。

      该死的魅力,就是如ⵡ此引人⎟注目。

      秦舏无道抬起头,看着身前的一个壮汉,直接忽略。

      看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挺青春靓丽的。

      好 只是眼神吓人,泛着光芒,好像要吞了自己一样。

       不过人家女孩子都主动了,难道还能藏着掖着不成?

      “小子,你撞了我,还敢一声不吭不道歉,今天我好好教你做人的道理。”那人很洏生气,觉得秦无道嬿无视他,扬쾞起了手臂,想要教训秦无道。

      更重要的一点是,小师妹竟然主动和秦无道说话,声音还非常轻柔,绝对不能忍。

      小白脸,可恨!

      出现在小师妹身৞边的小白脸,更可恨!

      尤其是没有修为的小白脸,除了长相什么都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