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馈赠

      “我的情况都跟你说完了,水香与我青梅竹马,是注定要成为我的媳妇的!古雅这个䐗干妹妹都还不知道怎么相处呢,我再惹上你这个干姐姐?你饶了我吧!好好在学校玩三天,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好玩儿的!”

      “댓还有我呢!”奈突然从门旁就跳出来了丁婉那小巧的美女。原来,严格真的带着一个伴儿呢!

      “在学校这三天,努力找到你们俩各自的另一ᚦ半!你们俩再怎霺么形影不离也不是一个完美的整体!”

      “滚!”

      云山看看严格的眼更红了,便赶紧闭嘴。提着一个小布包在前面大步走,严格和丁婉在后面默默地跟着。特别是严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篃

      快到去火车站的公交站台了,云山回头说:“高兴点儿,美女们!笑一笑,愁没了!你们在这里清闲,我回到家要忙!多么不平等的命运啊!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不让我要也像美女们一样清闲柯?”

      云山说着,声音极动뫮情,还带上了表演。这才逗得两个美女脸上露出了笑뚫容。

      “路上当心!礥别巔在火车上ﮃ睡着了!在家也别干重活累着了……”严格的话有点动情了鄰,让云山心里ࠚ一热,猛然间有了丢牥掉布包去抱一抱严格的冲动。

      ᛫ 不过,云山还没回应呢,有人突然回应了,张嘴就不㙚是好话:“呦呦呦…ઞ…啧啧啧……这还没结婚ꡰ呢,就真心疼上了!到底是男人贱椠,还是女⦑人贱?”

      云山迅速地转过脸去癋,看见了从人力车上下来了一高一矮两个男青年。像大学生,又不像,打扮得有点流里流气的。

      说话的是那个高个子,大约一米九,偏瘦。脸倒是不算丑,还挺端正的,就是两只眼睛不秀气,相反,有点毒辣,或者说恶毒!

      云山立马回他一ล句:“是哜你贱!”

      严格一看来人就怒了,大喊一声“洪超,你想干什么?”挽袖子就想往前冲。那个叫洪㲞超的指着云山大叫:“严格,你不答应与我处对象是不是因为这小子?”

      严格扑퍇上去边打边说:“我不喜欢花花公子,与我弟弟有什么关系?”

      “你弟弟?听说这小子的干姐都够一打了……”洪超边躲闪着严妊格的攻击,边吼道。

      黇云山早就怒火中烧了,听到这里再也按耐不住,大声回应道:“劳资就是一个加强排的干姐、湿妹,与你一个打枣杆駂子有毛关系?是你们俩渚一块上,还䠏是咱俩单干?”

      “决斗!我带他是做证人的!”⼺

      “好!来㞉吧!”云山把布包ゃ往地上一丢,严格还想阻拦他,但被他推ⴘ到一旁去了。

      云山心里已经决定了,到这个地步,不想动手也得动手,不是为了争严格,是为了自己一个男人的尊严!他原本就是个不惹事,但也不怕事的性格。今天这个体育系的大个〹子打上门来欘了,他岂能退缩、认怂?

      两人拉开架势,䨠搏斗一触即发!严格双拳握得紧紧地,双眼盯着两人一刻也不放松,随时﷞都有出手帮ὴ助云山男女双打洪超的可能。

      悴公交车来了,云山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要ᛌ去赶火车,今晚的这趟火车赶不上䔢,就要明天中午了,浪费就是一整天的时间。便在心底䬧生出琷用银针,速战速决,打服洪超就行!

      “洪超!我急着赶䩴火⭴车,等我回来再打行不?”

      “什么?为了女人打架还有另约时间的?碰到냡了就一次性解决!你小子不是꣭怕了⊔吧?找理由!”不仅洪超嬉皮笑脸地说笑,连他的那个小跟班也过来奚落云山。

      ꄥ 周围围上来看热闹的人们也不干了,好不容易才赶上一个热闹场面,俩男青年为一个女子要ߖ决굪斗,这眉会儿说不干就不干了,那哪行?

      “打呀,看谁能打过谁ᐮ,谁打赢谁赢得美女的心!”

      “滚!哪有你们这ᶟ样的……劝人打헳架,啥品质?”丁婉见严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跳起脚骂那些看热胡闹的人。

      云山不再犹豫,对这帮人全没有道理可言了!两手各捻出三根银针,右手一挥,三道不明显的细亨小银光射向了洪超的右腿。

      “哎呦喂!我的腿……你小子发的什么东西?”

      늛“银针!不服气,我让你跪在地上,还不能动!”

      “敢偷袭小爷,小港,去帮我揍死这小子!”

      ࠑ ୯珖听到洪超的命令,那个被他叫做小港的并没有动,他应该知道自己튚的作战实力,不一定是Ѹ云山的对手。ꀀ云山没有再去关注小港,而是盯着洪超说:嶼“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该挨!”

      话一出口,又有三根银뀯针脱手浢,随之就听到洪超“嗯”的一声,“咚”双膝跪倒在了地上。可能是他强行扭动了一ప下身体,总算是没有正面地对着云山下跪仌,而是面朝向了一边。

      “服气,或者答应再约珅时间决斗,我就拔了쉊银针᥮放了你!否则⠓,你就一直在这里跪着了,没有人能全部找到我扎在你腿上的银针!”

      只见洪超俩眼瞪得跟铃铛似的,既有䠗愤怒,又有惊恐,这会儿还有刺骨外的疼痛从两腿上传㏠来,使他的脸部都扭曲了。只一会儿,洪超的额头便爬满了汗珠。不得不说:“再……再约时间!”

      云山快速地帮他拔掉了两条腿﫣上的六根银针,然后扬长而去。连招呼뽋都不打就走了,最失落的是严格!但一想到云山是因为自己才跟洪超决斗的,便也没有心思去生云山的气了!

      云山回到家,见了父母和二姐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水香家,与瘸叔说会儿话,看看他的腿的情况,还不错,保持原样。然后拉着水香的手就躲到没人的角落里去了。

      这可是끶他们俩分开最长的一段时间了,云山动情滴把水香抱在怀里,低头亲着污水香的脸,一股花香扑鼻而来,云山知道这不是自然界里的花香,这是水香的体香。二者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

      自然花香随风弥漫,돒能香춒飘很远、香味还有浓有淡;而水香的体香好似就黏在她的身上,或者衣服上,但不会随风飘出去,所以距离水香稍微ﳌ远一点就闻不到花⎾香了。솜

      这种体香对年轻男子的诱惑力是致命的,云山才亲吻了几下水香的香腮就不满足跷了⑎。悄悄滴把嘴唇向水香的香唇移去,捉到后,贪婪地吮吸起来。水香第一次毫不抗拒的接受了。

      㞪 ᨣ 嘴 再进一步,水香还是不抗拒,相反,她还抓住侵袭到她的上衣里面的云山的一只手向下引导。

      “哎!今天谋到此为止!别再使坏了,山子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