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到处是遗憾

      温可以声音一下子冷了八鄧度,说:“没联系就是不想联系,我还要上班,挂了!”

      즘听到裴贞子的声音,头␉更疼了,疼得温可麻以抱着头在床上打滚。

      羜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她又晕了过去…

      醒来时眼前还是一片白,但是鼻尖的浓重的发霉消毒水味道,提醒她是在医院。

      手上还打着点滴,是一个自带卫生间的单间病房,应该是仲淮送她来的,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臊 仲淮:“醒了?医生说打完这瓶点滴就可以出院了!”

      ᖤ邤仲淮还是那副懒懒痞帅的样子,和往常一样,又好像有很大区别,

      ɶ 今天他没有穿小香外套,他好像承包了所有的小香外套,虽然颜色只有黑白两色,

      ꞝ 簩可是每次还是能看出来,款式还是很不一样。

      温可以有些窘迫:“好的,麻烦你了!那医药费多少,我转给你!”

      再多的不好意思,也不能改变自己确实给仲淮添了太多的麻烦。

      仲淮䫄:“嗯…我稍后微信发给你!”

      要是以前,他会编出很多的剧本…

      ᰇ会说,为了靠近他晕倒这招都蔍用了好几遍了,能不能换一种᷑。

      可是葷他却什么都没说。ϩ什么都没说,反而更让人心慌。 儈

      再心慌,温可以却什么都不敢问,她藏了捥太多的秘密。如果计较起来熬,她经不起仲淮的追问。 ꤦ

      仲淮:“医生说你可能因为头疼随时可能晕倒!”

      温可以一惊,没想到事情已经遭到这种程度:“啊,那我要是在公司晕倒就糟了!”

      毕竟自己要靠这份工뮆作来糊口。

      仲淮:“那就去看看心佒理医生吧!

      大夫说你脑袋受过伤,已经好了,现在这种情况是心理原因,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说这些话的时候,仲淮是背对着温可以的,看不到面容。๖好像䎵是在拿着手机玩游㌾戏。

      温可以:“我知道了,谢谢你!”

      头疼病已经跟随她十年了,可能是因为最近太累了,看来是不能这么熬夜了!

      仲淮语气淡淡的说:“你在公司鵝如果觉得⽎头开始疼了,可以到我的办公室休퍗息一下。

      这段时间Ⲿ我在这里住,顺便在这里办公,顺便可以收留一下你!”

      仲淮手速越ﴼ来越快,好像手婲机里的游戏进入白热化的세感觉。

      温可以本能的拒绝:“谢谢,不用了!”

      不想뉋给䚞别人添麻烦。

      仲淮也不在意:“随你,在公皙司晕倒,哪个老板₮还￲敢用你!你自己想清楚,不是还要靠这份工作养活自己!”

      强迫别人从来不是仲淮的作风,他的作风是让你求ꗁ着找他帮忙。

      温可以觉得自己和仲淮虽然不是很熟悉ꩅ,可是却是很放心꩐。

      暔 只是…

      给别人添麻烦,从来都是温可以最不想做的事情。

      没有打点滴的那只手撕扯这泛黄的被子,她需要做个决定… 덨

      自己再刚强,也刚不过命运읮的无力感。

      温可以轻촅轻的说:“那,麻烦你了!”᫴

      撕扯被子的手垂下,鼻子酸酸的,好久没有想哭的感❿觉了。

      仲淮:“嗯,到时候欠我的一起算,会找你收利息的!包括医药费!” ᙼ

      估计是一局游戏结束了,仲ج淮皱成面团的脸,舒展开来…

      纒温可以:“好…”

      虽然温可以自己都不知道䠭还不还得起这个利息,

      看着玩游戏的仲淮的背影,温可以有种错觉,

      䖸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創初中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个爱哭鬼,手机也不是很普及的时候,男孩子都是嬥玩游戏机的,

      每天一下课仲淮,西瓜头,周子就聚在一起玩游戏机,旁边一群男生Ǟ围观,

      这期间槵好几次被没收,西瓜头总有办法给偷回来,

      有一次轮到温可以值日,任务是拖地,不知怎么的,她的衣服就刮到了仲淮书桌里的游戏机ꈴ,掉进了水桶里,ꁰ

      看看周围没有人,她赶紧把游戏机从水桶里捞出来,用手帕给擦干,

      읚 虽然她的动作已经很快了,ر还是在屏幕里看ོ到一片水渍。

      想起视游戏机如命的那群人,温可以害怕的好想逃跑。

      她只能先把游戏机放回原来的㴱位置,期待水汽能自己消失,或者仲淮他们根本不会发现。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天真죀,电子产品最怕的就是水,等仲淮他们打篮球回来,第一时间就发现游戏机开不了机了。皓

      还没等仲淮开始找凶手,温可以就害怕的自己在那哭了起来。

      温可以:“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小心碰到쪗了襺它,掉进了水桶里!”

      温可以是那种一哭就停不下来的女孩儿,

      尤其是在这种满满덅负罪感的情况下,又害揦怕,害怕仲淮打人,弡

      温可以哭得太认真,只是依稀的记得仲淮笑了,不知道是被温嬰可以给气笑的,还是他自己就是想笑,

      总之后来仲淮也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找她的麻烦,但是在温可以的心里却埋下了自己是罪殻人的种子,

      也从那天开始,学校里就开始传她和仲淮㙂的મ绯闻了,大家都看出了仲淮对她的不一뜍样,

      以前得罪淮哥的人,都是往死里整,最后那些人都受不了转学了,唯独,唯独对温可以特殊,

      ﮸据说那个游戏机要一万多块。岾

      ᮃ 温可以记᫆得那时候她寄住的警察叔叔一个月工资鎝才1000多⸲,一万多뛄块,相当于警察叔叔一年赠的工资了,

      他们之前有绯闻,还是从不在一个班级的讶卓以沫那里听说的, 딾

      那时候温偾可以除了爱哭,长得和中国娃娃一涰样漂亮,ᔪ最拿得出手的就是画画了,

      她和卓以騊沫是在画室里认识的,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쐟

       温可以在八班,ࢨ卓以沫在一班。

      ᫍ  卓以沫有些质问的口气说:“你交男朋友了,也不告诉我,太不㊥够意思了樂!”韈

      那天在画室,阳光正好,温可以和卓以沫并排坐着画着眼前的静物。

      温可以随口问:雮“什么男朋友?”

      温可以以为她在开玩笑,毕竟她们才初一,恋爱什么的,想都没想过。

      卓以沫:“装傻是吧,全校都知道了,你和你们班的大帅哥仲淮是一对!”

      卓以沫有些不高兴了。

      卓以沫:“不䟷是,你有没有把我当好朋友,这么重要的义事都不告诉我!”

      鄉 女孩子的友谊就是互相分享自己的秘密,有秘密不说,就是友谊要决裂的前兆,

      而温可以现在最珍惜的就簾是和卓以沫的友谊,

      所啦以见她不高兴ᛝ了,画笔也放下了,卓以沫一脸质问的看自己,温可以就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