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狗都没资格太悲伤了

      “水影大人,枸橘矢仓求见!”

      䌗“进来吧。”

      닀一个绿发紫瞳的娃娃脸少年身影推门而入,对着三代水影恭敬行礼。

      “矢仓,你先看看这个。”

      三代水ꢎ影将手里卷轴抛了过去。

      鼋 “是,水影大人。”

      矢仓接过卷轴,先是用眼神跟荒木三人打了个招呼,然后충展开卷轴浏览起来。

      “你们先下去吧。”

      三代水影冲着三人挥了挥手,示意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们的级别能够了解的了。

      “㸥是!”

      三人离开之后㪇,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三代水影和枸橘矢仓两个人。⳻

      矢仓看着看着,他脸上那种温和ৰ的笑簘意就逐渐没有了,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一种肃杀的气息。

       䙦“水影大人,木叶这是......对我们먔有想法?”

      矢仓抬起头,紫红色的瞳孔中仿佛有鲜血流转。

      앶 “뒴还不清楚,但是也不可不防。”

      駅三代水影轻咳两声。

      “那么您找我来是为了......” 垐

      “你有什么想法?”

      ἥ面对水影的问题吗,鬞枸橘矢仓想了想道:Ꮅ

      “或许您可以以水影的身份向木叶发出质询,让他们给我们的一个交代?”

      “交代?”

      三代水影不屑地“嗤”了一声。

      “他们要是一口咬定是我们认错人了呢?”

      “这......应꺃该不会吧?火影好歹也是个大人物,大蛇丸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他们真的会这么无赖?”

      “哼,大人物,你们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乱的洗礼,不明白对于国家和村子来说,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面子什么的,需要的时候就吹捧꘦一下,不需要了就直接扔进垃圾桶﷬也无所谓。”

      濆三代水影的眼中闪烁着老믏辣的光芒。

      “那我们难道就这么算了?或者干脆让我带一队人潜入火之国去报复一下他们!”

      “矢仓啊,你还是太年轻了。”

      三代水影摇了摇头。

      “算了是肯定不行的,雾隐如果不对此做出有力的回击,木叶就会认为我们软弱可欺,日后一定会变本加厉,说不定都能把实验室直接傞开到村子里来。

      “但是私下直接报复也不可取,我们如果私下报复젣那就等于是给了木叶一个可以光明正大攻伐雾隐Ο的借口。虽然不想说,但是仅凭我们꾯一己之力,是无法与木叶对抗的。”

      枸縻橘矢仓也不是真的傻,他只是对这些政客的厚脸皮没什么经验罢了,三睦代렶水影的话都说到这了,他自然领悟了其中的意思。

      “所以说,我们需要一个盟友?”

      “不错!木叶虽强,但是以一敌二的话,他们也是要认真考虑一下的。”

      三代水影继续考校道:“那么你认为谁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深?”

      “嗯......应该是云隐吧?勱”

      咎 矢祅仓略一沉吟就给出了答案。

      “说说你的理由。”

      ᵳ “首先,木叶这次是在研发两栖士兵,只有我们和云隐拥有漫长的海岸线,驆所以这东西对我们两家威䙃胁最大。

      “其次鿩,云隐村一向是篱武斗派掌权,如果真頁的发展到要跟木叶开战的话,云隐大概率不会Γ退缩,这样我们也不至于势单力孤。”

      Ⱶ枸橘矢仓掰着手指,条理分明地说道。

      “最后,岩隐跟我们有仇,砂隐太穷杂根本支撑不起太大规模的战争,而且云隐离我们最近,也方便联络。”

      쯨“你说的很好!”

      三代水影点了点头,

      ⏐ “所胏以,我想派你带队前往云隐联嬿络一下关系,你愿意吗?”

      “当然!”

      “那好,这也算是一次S级的任务,你挑两个上忍一起去,不要堕了我ꢬ们雾隐的威名!”

      ᧀ“是,水影大人!”

      ...... 䏎

      븶荒ꈰ木三人被水影赶出来之后剋,并没有急着离开水影大楼,而是转身去了后勤部的忍术兑换处,开始对照名录挑选自己心仪的忍术。

      这个时候矢仓走过来了拍了拍再不斩的肩膀说道:

      琍“干得不错쯖!”

      鬼鲛咧嘴,荒木微笑,再不斩小脸䩰涨红,显然有些激动。

      虽说按照年龄来算,枸橘啱矢仓其实也没比他们大多ꛃ少,但是在10~20岁这个忍者提升实力쮦的黄金年龄段中,差个一两岁,实力上就可能是云泥之别。

      比如10岁左右的的荒木和再不斩才刚霛刚成为下忍不到一年,而比他们大三岁的鬼鲛都快要成为上忍了。但檓是比鬼鲛又大了那么一点的矢仓,却已经是雾隐上忍中的精英存在,据说已经被提名为齛上忍班班长了。

      借用围棋界的一句话就是,18岁不成上忍,终身无望!

      当然了,这里说的是实力,而不是忍者等级。

      虽然描述地不够准确,但意思差届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ﴪ在忍者身ⱆ体发育逐渐成熟的阶段,学习能力正在巅峰的时候,实力的增长是非常迅速的。 遫

      毕ஞ竟查克拉这东西,又不像是内力篹一样,可以越存越多,查克拉的多少是与体质状况正相关的,年老体衰之泝后,查克拉不仅不会变多,返而还会不如以往。

      所以如果没能把握住这个黄金时间룉段的话,就说明这个人的资质也就那样了,后期再想要有所突破可聣就真的是千难万难。

      “我来找你们三个,是因为这一次事情是由你们駔发现的,现在我要带队出使雷之国,需要人꤫手协助,你们愿意来吗?”

      矢仓简单讲解了一下自己的任务넎,然后对鬼鲛小队发出了邀请。

      “我们也能去?可是你不是说要带上忍去的吗?”

      再不斩先是兴坨奋,友而后疑惑道。

      “鬼鲛不就是特别上忍吗?”

      죏枸橘矢仓微微一笑:

      “特别上忍也是上忍,而且鬼鲛的实力我是放心的。至于你们,自然也有用处。”

      “那我们当然要去!”

      再不斩第一个赞同。

      “既然矢仓大人信任,我牭们当然没问题。”

      য 鬼鲛也点点头。

      “去见识一下云隐的剑术也不错。”

      荒木跟队友们保持了一致。 ဈ

      “好!这次我们去云抜隐虽然是去商讨结盟的,但是雷之国好战之风盛行,你们也难免会遇到挑战,到时候尽管放手来打就쪕是了。只要不出人命,都由我来扛着!”

      枸橘矢仓的话语中透出了一股强大的自信。

      作为雾隐村有名的天才少年,甚至可以说是年轻一代忍者的领头羊휅,枸橘矢仓可不是什么弱者疌。

      而且在三战之前的这个时间段里,雾隐村可谓뵽是正处在一ﮑ种空前繁荣的情况中。

      血雾政策虽然为人诟病,但是三代水影毕竟还是有理智的,并不会像未来被带土控制的四代水腭影那样,血腥残酷到自断手足的程度뺬。

      因此虽然说这样的政策让雾隐村的忍者缺乏团结、同伴等意识,但适当的血腥也催生出了不少优袿秀的平民忍者,比如说现在的忍刀七人众就是其中代表。除了鬼灯家依旧执掌【双刀·鲆鲽】之外,其他六把忍刀的执掌者都是平民或者小家族出身的人뀳。

      而在其他方面,鬼灯、≀雪、辉夜这ꇵ三大血继秘术家族还在,三尾、六尾人柱力也都安安稳稳地呆在⯡村子里。

      Ჺ 所以‵单从纸面上来看,毫不夸张的说,仅在高端战力方面,雾隐村不虚任何人,哪怕是木叶!

      而从下一代来看,柃干柿鬼鲛、桃褼地再不斩、鬼灯满月、荒木等䛪等一大批少年天才也正在飞速成长,可谓是传承有序。

      这时候的雾隐村,的确不需要有太多的顾忌。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