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井步搜查官151在线

      按照原先的历史时间线,秦王政九年,嫪毐祸乱宫闱的事情暴露,就被嬴政知道了。

      嫪毐那憨批猪脑子,还不信邪,破罐子破摔,非要趁着嬴政亲政加冠的时候发动叛乱,被早就事先做好的准备嬴政抓个正着,直接瓮中捉鳖。

      拔出萝卜带出泥,吕不韦自然而然也被清算了,时间差不多就在秦王政十年。

      十减五等于五,在秦易看来,这数学题三岁小孩都会算,老吕竟然还怀疑自己,简直太气人了。

      但是这话听在吕不韦耳朵里,只感觉头顶轰隆一声,仿佛晴天霹雳。

      易先生竟然这般确信!

      若不是易先生今日醉了,恐怕还不会向自己展示这般鬼神之力吧?

      吕不韦敢保证,这个世界上,知晓自己和赵姬那点勾当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

      秦易很明显不在其中。

      吕不韦艰难的扭过头,看向秦易,就像是看待神明一般。

      能明明白白算清楚自己和赵姬之间的事,绝非巧合!

      “不不,在下不敢看不起先生。”吕不韦趁着秦易酒醉,试探性的问道:“那敢问先生,吕相的结果如何?”

      秦易漫不经心道:“哦,我想想哈,好像是流放蜀郡,引咎自杀。”

      “什么,流放蜀郡,引咎自杀?!”

      吕不韦瞪大眼睛,惊骇道:“先生,难不成就因为这个,嬴政要将吕相流放?”

      在七国之中,淫乱宫闱的例子数不胜数。

      例如七国四君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再例如大秦宣太后,芈八子……

      他们哪一个,身上没有这等风流韵事?

      他们不也名留青史?

      为何在自己这,嬴政小儿就要将自己流放!

      吕不韦还想问秦易更多的细节,谁知在这个节骨眼上,秦易竟然头一歪,不胜酒力,呼呼大睡起来。

      与此同时,李管家突然冲进清风酒肆。

      “老爷,不好了,王上已经知道您来了这里,现如今已经出了咸阳宫,直奔长阳街而来。”

      李管家急促说道:“不仅如此,王上还调动了另外十位黑冰台铁鹰剑士,杀气腾腾,似乎大有掀起杀戮之意!”

      “呵,果不其然,看来易先生说的不错,嬴政小儿当真是个气狭量小之辈!”

      “易先生如此大才,且有通鬼神,晓未来之法,我又怎会那般龌龊,痛下杀手?”

      吕不韦一咬牙,道:“老李,走,现如今还不是和嬴政小儿撕破脸的时候,更何况我已经从易先生这儿了解到老夫未来的结局,可提前做好准备!”

      未来的结局,提前准备?

      李管家一脸茫然,但是他并没有多问。

      在吕府影卫的护送下,二人很快便离开了清风酒肆。

      临走前,吕不韦还特意在桌子上又留下一镒金子。

      在他看来,易先生仁义,还预知未来,向自己泄露天机,自己又岂能小气?

      如果不是说自己带的钱两不多,只有区区两镒金,那定要多留下些,聊表谢意。

      吕不韦二人离开不久后,一辆马车在长阳街尾出现,朝着清风酒肆疾驰而来。

      定睛一看,驾驭马车的,正是嬴政的内侍,高照。

      “希律律~”

      待马车停稳后,嬴政立即拨开帷幕,在高照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迎面看到酒肆里,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秦易,嬴政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不过嬴政倒没有急着走进清风酒肆,而是面带怒色道:“镇辰使何在,速来见朕!”

      “剑使镇辰,见过王上。”

      话音刚落,一位面覆兽甲,看不清面容的黑衣剑师,从阴影中踏出。

      黑冰台共有三百六十五位铁鹰剑士,其中又有十二位剑师,赐予铁鹰剑使称号,各领三十位铁鹰剑士。

      而嬴政派遣前来庇佑清风酒肆的,正是以镇辰剑使为首的十三位铁鹰剑士。

      “朕是怎么吩咐你们的,为什么你们能让吕相接近易先生,难不成我的话,对你们也不管用了吗?”

      “王上息怒。”

      谁知那面覆兽甲的镇辰剑使丝毫不惧面前的秦王,不卑不亢道:“吾等尽忠职守,未曾怠慢易先生。”

      一听这话,嬴政顿时气打不打一处来。

      “好一个镇辰,你管这叫尽忠职守?吕相都到了眼皮子底下,你们依旧无动于衷,若非朕来的早,提前放出消息,易先生怕是早就遭了吕相毒手!”

      嬴政怒道:“若是易先生有什么闪失,朕拿你是问!”

      “王上放心,易先生只是喝醉,并无大碍。”

      镇辰剑使依旧是那副毫无所惧的模样,面无表情道:“但还望王上明白,张子曾定下规矩,吾等铁鹰剑士,除了尊王上之令,在咸阳城中,亦要遵循商君之法,吕相既然符合商君法度,我等铁鹰剑士,便无权干涉。”

      “你……”

      嬴政指着镇辰剑使的鼻子,想骂,又骂不出口,最后只得猛地拂袖,愤懑道:“迂腐,迂腐之极!”

      “王上若无他事,镇辰先行告退。”

      面覆兽甲的镇辰剑使却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朝秦王嬴政拱了拱手,没等嬴政答复,背剑的身影便再度消失于黑暗中,仿佛从未出现过。

      嬴政即便恨得牙痒痒,也无可奈何。

      那镇辰剑使口中的张子,便是昔日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大秦国相张仪。

      但是张仪身为口才极其出色的纵横家,养出的黑冰台执法队,不知怎的,简直是和他完全对立的存在。

      黑冰台的这群铁鹰剑士,说的好听点,叫铁面无私,难听点,那脑筋是一个个比谁都死,都不会拐弯,他们最大的优点,是能够无条件服从命令,完成命令。

      但是除了命令之外的事,他们一概不会插手。

      尤其是在咸阳城内,商君之法实行贯彻最彻底的地方,秦法大于王法!

      身为秦王,嬴政虽然能调动他们,虽然能让他们眼睛都不眨的替自己送死,但就是不能让铁鹰剑士违背哪怕一丝一毫的规矩。

      只有等嬴政亲政之后,整个黑冰台上下才能被他完全掌控,一应之法,也可由他重新制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