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在线观看直播

      “谢谢蒙信,分享了蒙胡部落的生存,所以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大伙都知道吧?”

      众人心里一凛,当然知道,不容易。

      “实际上我们没那么难,我们现在的状况比蒙胡部落多两个优势:第一,我们有平城这个大后方,第二,我们有蒙胡部落接应!”张任微微一笑,看向武安日:“大统领,那么你怎么想?”

      “少主,按照之前的办法,让人将兵带入草原,扮成鲜卑部落,可以为从蒙胡独立出来的部落,也可以为当年已经覆灭的部落残余,以后像并州内南匈奴,乌丸这些外族不老实,可以联合其他鲜卑部落剿灭他们!这三、四个小部落的人数定在三千!这样我们军队常年保有为两万人,一万两千人在关外!”

      “扮成哪个部落呢?”

      “那很简单,屠掉一个万人小部落就行了!留下女人和孩子!”

      “大统领,还是老本行啊!黑吃黑啊!”武安国笑道。

      众人哈哈一笑,这事,是摩天岭的活!

      “这定远保障关你打算留多少人?平城放多少人?”张任问道。

      “这定远保障关,前面那条防线铸成后,四千步卒足够,加上两千骑兵,总共六千人,对方五万以内士兵,可以让他们无功而返,就算再来十万人,也能守住,只是现在的中部鲜卑,就算把步度根和轲比能合兵一处,也就五、六万多人,何况他们谁敢主动到我们这儿触霉头呢?当我们在草原上有一万两千人的骑兵,稳定下来,成为四个部落,从蒙胡那里借调一、两千人,帮助发展部落!两两联盟,至于平城也应该两千人,之前鲜卑是托大了,他们要是联合南部匈奴或者乌丸,我们会腹背受敌,所以平城防御不能差!另外在安定其他地方之后,可以考虑在采药山和白登都应该有至少各一千士兵,可以形成掎角之势,藏在采药山的兵是可以给对方意外惊喜,这样我们立于不败之地!”

      “嗯,有道理!看来平城我们也该加强一下,至于白登山,我们直接建成军事堡垒,有我们在前面,整个雁门都会安全很多,不过,改变一下,至少一万六千士兵保有量,最好两万两千,粮食我们会有办法的,大统领打算长期在这,那么我们要看这片哪里可以种植,不只是从外面采购粮食,这才是长期生存下去的方式!还有,除了一万两千士兵扮做鲜卑部落和蒙胡部落之外,其他士兵不只是兵要出塞练习,将也要出去!轮流出塞!”

      “招募兵勇,现在我们这很容易招到,而且广武杨县令送了好几拨人来了,不过,他要到上党郡去赴任了,不,应该说他现在已经是太守了!”

      “太守,他也会给我们送人来!这不用担心,养这些人钱财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粮食!嗯,下令让张瑞再次开启全国性收购粮食,作为储备,重要的是招募兵员不能招摇,要小心!”

      所有人明白,这里有万余人已经很多,最后算出来两万多人,天子不发飙才怪,所以要做得隐蔽。

      “万人士兵百万银,这是精兵路线的基本标准,很快我们会拥有近两万士兵了,我们走的是精兵路线,至少是四到五倍钱粮,相当于正常军队的十万士兵钱粮!”

      “钱不是问题!不用考虑!”张任有卖五色珠剩下的五千万和每年收入两千多万,这还不算寰宇的收入,寰宇真正大头是拍卖当年首阳山西域物品、还有珍珠制品、五色珠,还有新推出的琉璃器件,这些自己不只是中间商,更是卖方,这些对于自己来说成本很低,但是每年收入不少于两千万,这两年的利润所得,已经远超四大世家,加上定远保障关,可以到草原上收购奇珍异宝,足可以支撑起寰宇。

      张任抱着黄巾起义之前,自己的储备金至少达到千万两黄金以上,当然要用几百万两黄金兑换成粮食,还有将摩天岭和白登山的粮仓装满,这样才能心底踏踏实实的。

      会议很快结束,所有人忙自己的事情。

      赵云找到张任。

      “公义,我有件事找你!”

      “子龙,什么事?”

      “近期我经常做梦,梦见两条龙在打架,但是两条龙长得不一样!”

      “一条有两对翅膀的黑色龙,会吐火,一只是五爪红龙,吐水?”张任看向赵云,他居然也做这个梦!

      “对,你怎么知道?”

      “我也一直这个梦!”张任脸沉下来,自己做这个梦还好解释,但赵云也做了一样的梦,这就不一样了。

      “我为这事特地上了采药山问过了不动如山老师!”

      “不动如山老师怎么说?”

      “听说,过几天给我答复!”

      “这事我去问过我们老师了。”

      赵云知道师兄口中的老师,当然是郑玄公,立马问道:“老师怎么说!”

      “五爪红龙是我华夏族护国红龙,两对翅膀的黑龙叫肥遗,我们梦中看到的那座山可能是‘神山’!”

      “神山?那座神山?”

      张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赵云深吸一口气,那一直是个传说,一个神奇的传说。

      “子龙将军,平城县丞令人送来不动如山老师的信!”一个守卫将一封信给了赵云,赵云连忙打开,上面只有三个字。

      “果然,是那里!”赵云将信交给张任。

      “看来我们是得去一趟了,看到到底怎么回事!”张任站了起来。

      “我也去!”杜筱雨推开门,钻进一张漂亮的容颜。

      “筱雨,你就别去了,这或许很危险!”张任当着大家的面叫杜筱雨为“筱雨”,私下独处却是叫“筱筱”。

      “你嫌弃我?你觉得我是拖累?”

      张任悻悻然,没有说话,有的时候感觉跟女人讲道理,根本没法讲,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思路完全不一样,看事物方式不一样。

      “就是危险我才更要跟你一起去啊!你说过一起面对的!”杜筱雨认真的说道。

      “好吧!”张任握着杜筱雨的手说道。

      “挑选四百精锐轻骑和两百重甲骑兵,将我的护卫都带上!”

      “是!”赵云莞尔一笑,自己这位师兄一向足智多谋,但是遇上这位嫂子,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夜晚,守将府被腾空了,没有一个人进来,张任将杜筱雨眼睛蒙上,然后牵着杜筱雨的手,带着杜筱雨进入守将府,然后轻轻抱起杜筱雨将杜筱雨放在一个位置上,让她站立着,然后揭开杜筱雨眼睛上的布。

      杜筱雨睁开眼睛,惊呆了,这个地方白天的议事堂,桌子都被移开了,腾出大片的面积,地上用白色的小蜡烛布成两个大大的心,自己站在两颗心的汇聚的位置上,白色的蜡烛,橙色的烛光,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台子上一对红色的蜡烛一闪一闪的,蜡烛后面是一个“喜”字,这是张任用毛笔自己写的,杜筱雨蒙住自己的脸,喜悦的泪水滑落脸庞,这是第二次感觉到很浪漫,上一次就是坐在沦波舟上,张任早就跟她输入过浪漫的概念,看到一对红蜡烛的时候知道张任要说什么了,脸上红扑扑的,一直呆呆的看着喜字,感觉有点不真实。

      张任从杜筱雨身后轻轻的搂着,嘴巴吻着心爱的人儿,舌头舔着杜筱雨的耳坠,杜筱雨有点意乱情迷。

      “你就是我的,我就不求婚了,今天我们在这偷偷的拜天地结婚吧,三年后我给你一个正式的隆重的婚礼!”

      杜筱雨红着脸,看着身前如此霸道的男人,自己的男人就是那么霸道,谁见过求婚的时候说,你就是我的,我就不求婚了。

      杜筱雨在烛光下低头娇羞无比,分外好看,张任酣然的亲着杜筱雨的嘴唇,不给她说“不”字的机会。

      “嘤咛”的一声,杜筱雨钻进张任的怀里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你早点说啊,我今天可以穿的更好看一点的,嗯,至少穿红色的衣服了!”

      “不,你穿白色的更好看!就这样!”

      “结婚就是红色的啊!”

      “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英国吗?他们就是穿白色的婚纱结婚的!”

      “婚纱?”

      “以后我让人给你做一套,你肯定会喜欢的!”

      “嗯!”杜筱雨将头在张任怀里转了转。

      “这些都是我自己准备的,那个喜字我不会剪,所以只好写了一个,写的不够好!!”

      “写的挺好的!”杜筱雨此时觉得张任什么都好。

      “来吧!我们来拜天地!”

      张任牵着杜筱雨走出两颗心,走到堂前。

      “一拜天地!”张任自己轻声喊道。

      张任牵着杜筱雨跪下跪拜。

      “二拜高堂!我父不在这,你的外祖父外祖母也不在这,我们再次拜这天地谢谢他的赐福!”杜筱雨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在平城,现在没有叫过来,而且两人是私下拜堂,对于老一辈未必能接受,而且马上要出征了,生死未卜,不想让老人家担心,所以索性没有去拜访两个老人,更何况真的叫他们来,那么是正式拜堂了。

      两人依旧跪下来拜下。

      “夫妻交拜!”

      张任和杜筱雨两人手分开,然后相互拜了一拜。

      “夫人!”

      “夫君!”

      两人都说的很轻声,两人相拥在一起,张任是知道这附近有人在的,虽然没有窥视,但像赵云、武安更、武安国这种进入一流境的,这根本无法隐瞒。

      这一刻,张任希望是永恒,哪怕成为雕塑也行,只要抱着心爱的人,不管时光流逝,两人都觉得如此就是理所当然似的,哪怕天地覆灭,刹那间,却是永恒。

      “筱雨……”

      “嗯……”

      “我们已经拜堂了……”

      “嗯……”杜筱雨脑袋埋在张任,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不知道,自己夫君想说什么,自己的心里好害怕,拜堂后,那不就是要洞房么?

      “你不能始乱终弃,抛弃我哦!”张任有些紧张。

      “啊?”杜筱雨愣了,豁然从张任怀里探出头来,自己会抛弃他么?都拜堂了,为什么要抛弃,但是看着眼前的夫君,他的神色好像有些紧张。

      “你不能始乱终弃,抛弃我!”张任重复了一遍,双眼盯着杜筱雨的双眼。

      杜筱雨的两眼迷茫,不知道自己夫君为何会这样,这年代妻子抛弃夫君的几乎没有,更何况他对自己很好很好,自己为何要抛弃他?

      “嗯,我爱你,我怎么会抛弃你?”

      “哎……”张任紧紧抱住杜筱雨,如同害怕失去一般。

      杜筱雨也紧紧抱住张任。

      张任公主抱起杜筱雨,正要往后面房间走去。

      “这里待会会有人收拾掉么?”

      “会!”

      “放我下来,等一下!”杜筱雨钻出张任的怀抱,用椅子垫着,爬上台子将喜字揭下来,认真的叠好房子自己的怀里,然后走到张任身前,张任默契的将杜筱雨公主抱起走入后堂其中一个客房。

      “你想要吃掉我么?”杜筱雨楚楚可怜道,这时候她想起了自己还有丧期未满,但自己的丈夫要拼命去了,何况已经被抱进了房间!

      “想,但是你的三年期限还没到!”张任看着楚楚可怜的杜筱雨,真想吃掉她。

      “那么待会怎么睡?”杜筱雨看着这客房只有一张床。

      “夫妻该怎么睡就怎么睡!”

      “啊!”杜筱雨呆住了,那还不是被吃掉?

      “放心好了!我答应你的,你乖乖的睡在我身边,让我好好抱着你!”

      杜筱雨呆呆的,不知道怎么办好,她知道张任从来没有骗他,但几乎被脱光了是怎么回事,自己刚跟他拜堂了,好像是得这样,一阵凉快,长裙被脱落了。

      张任小心翼翼的将杜筱雨的衣服解开脱下,只剩一个肚兜。

      “啊……”

      刚出声,嘴巴就被张任堵住了,整个人被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被子盖好,杜筱雨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整个身子颤抖着,知道要来临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