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爱直播1s下载不了了

      “明白了,你已经通过宏观视角,找到了平行空间的存在——平行空间原本是不存在的,是因为有人通过了虫洞,到达过去,改变了过去,导致了平行空间的出现。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宋昌看着唐起,见唐起点头,于是接着道:

      “然后,你又尝试从微观视角——从量子理论下手,继续求证平行空间的存在,对吧?”

      唐起又点头。

      “所以,你把人类量子化,得出人量子概念,就是要从微观上找到人的微观实质。”

      宋昌总算理解过来了。

      宏观上看到的人,是人体的存在,那么微观上看到的人,又是什么呢?

      是一堆粒子在四大作用力下,表现出来的量子效应?或者量子态?

      “粒子有波态和粒子态两种特性,一条普朗克常数线划在了中间,像一把标尺一样衡量着波态与粒子态的出现。人体要是有微观实质的东西,那么也应该适用普朗克常数的划分——这条常数线划下去,微观实质要么呈现出人体的粒子态,要么呈现出它该有的波态——或者说是本征态更合适。”

      唐起一边说,一边摸起了下巴,进入一种深思熟虑当中。

      唐起初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或许人类意识,就是一种量子态,或者就是一种量子效应,所以才会看不到意识的实质,无法将意识物质化。这也是找不到它是粒子的原因?

      “有意思!”

      原本还以为唐起这是纯粹的无聊,才会去研究什么平行空间,可听到唐起这番独到的见解,宋昌突然感觉有意思极了,这符合研究的兴趣:

      “所以,人量子的实质是什么?”

      “我还没研究出来,但不管怎么说,人量子这个概念是成立的。”

      唐起道。

      “或许我可以帮上一点忙!”

      宋昌兴趣盎然地凑近前来,道:

      “可以尝试从物理量上进行确定。按照你把人类进行量子化的特点,这个物理量应该是指人类总数。”

      “但毫无意义!就算知道整个地球的人数,哪怕是整个宇宙的人数,只要确定人类生命个体是最小物理量,总物理量是多少完全不必要知道。”

      “对的,正因为不必去知道,反而好办多了。”

      宋昌看着唐起,提示道:

      “量子不一定是粒子,但光子是个例外。你不觉得你的人量子跟光量子,很像?”

      宋昌这个提示,让唐起恍然大悟,他差点一拍大腿跳起来: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太对了,太对了!”

      光量是无法测算的,因为光量子作为一种全同粒子,它们的量子态相同,无法区分哪个光子是哪个光子,导致无法计算个数,只能算成一个。所以,光量是多少,无法测算。

      “按照光量子定义来理解,人量子的量子态就是——活着,量子效应就是人类活动。”

      活着,就是人量子的量子态……有意思!

      唐起点点头,认同了这两个定义——根据光量子的定义,光量子的量子态就是光,它的量子效应就是光照。以此来定义人量子,得出宋昌的定义。

      宋昌看到唐起露出会心的笑容,于是进一步提示道:

      “如果人量子跟光量子等同,那么人量子的特性,完全可以按照光子特性进行定义。”

      宋昌这个提示,太有实际操作意义了。

      比如光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叠加态是波态与粒子态,而它的纠缠态同样都是波态与粒子态,用普朗克常数加以区分。

      “人量子跟光量子一样的话,人体就是物理意义上的粒子态,那么人量子的波态对应的是什么?”

      根据宋昌的提示,唐起陷入了思考当中。

      “意识!绝对是意识!还能是什么?”宋昌惊叫道:“代表生命个体的意识体。意识没有实质,但在微观上却代表了生命个体的存在。前面我们已经定义了人量子的特性——活着就是它的量子态,而量子态没有实质,这就是意识没有实质的真实答案。”

      意识没有实质,意识是大脑思维产物;而意识本身,就是一种量子态,这是人量子的量子特性。

      站在大脑解剖学上讲,会思考就是代表生命个体的存在!

      因为会思考,说明有意识的存在;有意识存在,说明产生了量子态——所以会思考就是代表生命个体的存在,这是成立的。

      现代智能会思考吗?不会,现代智能不会自己思考!它只是代码执行逻辑推演的结果,无限模仿人类思维而永远不会诞生意识。所以,现代智能不代表生命的存在。

      “我也想过是意识,但这里会出现一种悖论:你的意识跟我的意识,是一样的!?”

      唐起松开了手,不再摸下巴,因为接下来的问题,是他曾经思考过的:

      “人量子作为一种全同粒子,量子态相同——大家都是活着的状态,可以视作为玻色子。这是站在物理角度上看,是可行的,但它的解释不通——你的意识跟我的意识一样?”

      光量子就是一种全同粒子,都是玻色子。按照宋昌的提示,套用光量子来定义人量子,的确会得出“你的意识也应该跟我的意识相同”。

      唐起心想,要是“你的意识跟我的意识相同”,那么我建立的意识穿越标准模型就成立了,那些无穷大量就可以重正化——都是相同的意识碎片,完全可以重合起来。

      唐起的话,引发宋昌思考,这下轮到宋昌陷入了沉思当中:

      “人量子作为一种全同粒子,量子态的确相同。但仔细深究,从粒子态和波态上深究,会得出不相同的结果:粒子态的人体,相同吗?很明显不相同的啊,每个人的身材、样貌都不同啊。波态也不同,代表着思想、性格也不同啊!”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站在究竟的层次上看,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唐起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

      “比如从基因上看,我跟你有99.9%相同。”

      ……

      ……思考分界线……

      ……

      唐起看问题的角度,让宋昌眼前为之一亮。

      不管是谁,只要是人类当中,随便抽两人站在一起对比基因,都是99.9%相同率。

      但宋昌想了想后,摇头道:

      “99.9%的数值还是太小了,你知道确定一个科研成果的可靠数值,都是要精准到小数点后七八位数以上的。而且用基因比率来说明人同人,感觉有点抹杀后天成分。”

      每个人的思想、性格是遗传的吗?

      唐起虽然懂一点基因学,但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拿不准这个问题。

      他只好通过电话,从基因工程师陈虹那里找到答案:

      “有遗传因素,但主要是后天形成。不然,龙生九子,子子相同;同样的父母,兄弟姐妹理应毫无分别。”

      “看吧?用基因遗传来介定人同人的耦合,就好像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来等同人人一样。”

      宋昌调侃道。

      宋昌的调侃,切中要理。

      的确如此。

      “如果不能确定人人相同,那么我们就无法定义的人量子的量子特性,我们的研究就会被推翻!”

      唐起有点垂头丧气地道。

      “别放弃。”

      宋昌鼓励道:

      “如果你一定要从究竟的角度,来寻找人人等同的定义,那么有一个人比你做得更好、更深入,也更全面!”

      “什么?竟然有人也搞这方面的研究?而且……还先我一步?”

      唐起立马精神振奋,迫不及待地问道:

      “是谁?”

      ……到底是谁,竟然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唐起有点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

      “你竟然会不知道?”

      宋昌表示有点诧异,接着道:

      “不过,搞科学研究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他的学说。也不愿意相信他的学说。”

      “到底是谁?”

      “释迦牟尼!”

      “佛佗!?”

      唐起怎么也没想到,宋昌卖关子推荐的,竟然是释迦牟尼,他顿时有点扫兴地道:

      “我们搞科研的,用佛学思想来做指导,这不妥吧?”

      “做为一个科研工作者,不应戴上有色眼镜来对待事物,追求真理才是搞科研的宗旨。”

      宋昌道。

      “嗯,确实如此。这叫认理不认人。”

      唐起点点头,然后想了好一会,抬头道:

      “释迦牟尼主张生命平等,并没有主张人人相同吧?”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这是大乘佛法的思想,说我们的心,还有解脱的佛,以及颠倒的众生,这三者从本质上讲是毫无差别的。这个毫无差别,应该就是等同的意思。当然,我只是了解一点皮毛,具体是怎么等同法,你应该向寺院的师父请教,他们才最清楚。”

      宋昌想了下,又道:

      “不过现在的师父,很多都不务正业了,就算在学的,也大多是学偏了,得不到释迦牟尼学说的真髓。你要找一个真正修行的师父请教,不过这样的师父十分罕有,你不一定会遇得到。”

      宋昌的话,让唐起惊喜若狂——他想到了智禅大师。

      之前向智禅大师请教过,关于量子波函数三种诠释的统一问题,在请教过程中,就遭受过智禅大师至少一万点的思想轰击,知道那老和尚的见识和看问题的视角,的确非同常人。

      “我知道该去找谁了。我马上去找他。”

      唐起跑向门口,突然又跑了回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宋昌问道:

      “看我,把你冷落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哦,我……我……”

      宋昌是背负任务前来接近唐起的,刚才跟唐起一番讨论,让他陷入到钻研的乐趣里去了,他都把这个任务抛置脑后了。现在经唐起一提醒,他才想到了自己的使命,于是掩饰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来看望下你。你忙吧,我也该出去找供应商了。”

      “找供应商?”

      唐起愣住:

      “合着你是在出差?”

      “是的,来石城出差。石城有超导材料的厂商,我估计要呆这里很长一段时间。”

      宋昌早有准备,这回答是毫无破绽。

      作为能源驱动公司,的确需要与超导材料的厂商进行合作。为了让厂商提供匹配度高的超导材料,作为研究工程师甚至会前来驻厂督导如何生产。

      PS:太少人看了,有能力推荐的友友,恳请帮忙推荐下吧!每次点开后台数据,纹丝不动,真的好打击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