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性爱死

      二龙子府的小院里,睚眦笔刚收完功,相比一个半月前那个油头粉面的他来说,现在的他少了几分脂粉气,却多了几分男人独特的味道。

      收了功,张阳站在庭院里的树下沉思起来:“看来这水灵决还真的适合他了,短短不到五十天,整个体质完成改变了,体内真气数量都翻了一翻。真是难得的人才!可鳌夏那边到底怎么啦!己经快一周没来找了,难道……”

      正在这时,从院子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门没闩!”张阳回答道。

      鳌夏从外边推门进来:“完了,完了,彻底完了!阿笔,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又怎么啦!”张阳装作不耐烦的样子道:“是不是那只什么黄鸟的还不理你。”

      鳌夏懊恼的说:“嗯,都快两个月了,连正脸也没看过我,但这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百年一度的血脉大比拼又要开始了,三个月,只有三个月了。”

      张阳笑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怕什么啊?你又不是没输过,都输了几十回了,你怕啥?”

      鳌夏急道:“这次不一样了,这次并不是简单的血脉大比拼,而是要开启化龙池!血脉最浓的前三位,将有进入化龙池修行一个月的机会。”

      “化龙池要开启了?”张阳对此比较了解,龙宫的化龙池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一般要一千年才能开启一次,而毎次一般只有一到三名龙族子弟能进去修练。距离上次开启也才八百年,但居然要提前开启了。

      “嗯,应该是要应对百年后的劫难吧!如果这一次我没有机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鳌夏的心情有点低沉,这两千年来自己一直很努力,甚至花了别人近十倍的时间去练功。如果自己境界和战斗力比不过别人也就罢了,自己认了。可龙族是一个讲血统的族类,哪怕你再强,你再努力,但你在族内受到的尊敬可能还不如一条刚出生的小龙。

      张阳笑了笑:“兄弟,我也只是亚龙族,龙族的血脉太稀薄了,我就算把我的血全给你也不行啊!难道你想要我帮你泡妞?”

      鳌夏急忙回应:“对,对,就是要你帮我泡妞,我能不能娶到这只黄鸟就看你的了!”

      张阳故作无奈的回答:“好吧!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兴趣,我倒要看看对方是只什么鸟,这么傲骄!”

      鳌夏连忙感激道:“好好,不管成与不成,兄弟先行谢过你了!以前和你就说过的,这是一只有龙族血脉的黄鸟,他血脉的浓度估计都超过老大了。”

      “好,你带路吧!我就不信,还有什么我搞不定的!”张阳牛逼哄哄的说道。

      鳌夏嘀咕道:“很多人都以为我是龙宫的二龙子,地位尊贵。可我却羡慕你,每天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活着,多洒脱,多自由!”

      张阳笑着说:“你为什么不可以像我一样,做个废物多好啊?”

      “不一样的,你是家族内的天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你根本不会了解家族里边缘人的处境!我也曾想放弃过,和你一样的浪荡,可我做不到。作为龙皇的儿子,每一个不光只承担父亲的荣耀,更关系着母系家族的兴衰,你不走,别人就会推你走。我毫无办法!”

      张阳点了点头,在这一刻他甚至有点同情二龙子了,可同情归同情,该敌人终究是敌人。张阳也不可能因同情而放弃对黄英的救援,二龙子更不可能因同情而对黄英网开一面。

      走过一段长长的涌道,来到了一个巨大气罩笼罩的院子。张阳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阵法,所以难免多看了几眼。

      鳌夏看在眼里,于是炫耀的说道:“有意思吧!这可是我专请高人建造的,模仿父皇水晶宫的阵法,专门建造的避水罩。走,里面有惊喜!”

      张阳心里一紧,心想还好,虽然差点露馅,但好歹这事还是可以圆过来,但后面就要更加小心了。于是又详细的查看了睚眦笔的记忆,期望对龙宫附近的地形地貌,风土人情有更多的了解,可是让他失望了。整个睚眦笔的记忆中并没有太多这方面的记忆,而整个脑海里充斥着的都是各种吃喝玩乐的情景,而其中最主要的是各种多人运动的情景。

      “这个王八蛋!”张阳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随后两人进入气罩之中,小院并不小,呈直径约三十丈的圆形。一栋别致的木质小屋建在整个气罩的中央,而气罩的边上则种满了各和青要山脉常看的花草。

      “嗞,大手笔啊!”虽然已经提醒自己看到事情不要激动,但看到这里,张阳还是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鳌夏解释道:“这是狻猊府老三狻猊犴在抓捕黄鸟时随道带回来的。不错吧!这些在我们龙宫可看不到的!”

      “嗯,看来夏兄这次是用心了,还没得到这黄鸟的芳心?”张阳感慨道。

      鳌夏苦笑着说:“你就别损我了,我要是得到她的芳心,那我还找你来干嘛?”

      张阳随口说道:“不要对我有太多期望,说不定我还不如你呢!”

      “如果你都不能搞定,那我就只能用强制的办法了!”鳌夏的眼中寒芒一闪,露出一丝狠辣之色。虽然鳌夏没有明说用什么办法,但是显然,三个月后的血脉比拼给他很大的压力,他应该是有什么后制手段了。

      张阳心中一惊,口里却问道:“黄鸟就在这木屋里?”

      鳌夏回应道:“嗯,一直呆在屋里,不光从来出来,而且不吃也不动,天天紧闭眼睛。”

      张阳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如果相信我,给我一周时间,但我和黄鸟接触时你不得在场,以免打乱我的计划,如何?”

      鳌夏点了点头,没办法,谁叫自己搞不定,只能求助别人了。

      张阳信步走向小木层,嘴里说道:“那行,这事交给我了。你先去忙,我先接触一下,看看她到底什么意思!”

      未进门,张阳立即用神识检查了四周,还好,鳌夏似乎没有安放监控设施。于是张阳推门而入,就在客厅的地板上,黄英静静的趴在那,由于许久没有见阳光,同时羽毛也没打理,所以整个鸟都显得的邋遢。

      张阳鼻子一酸,但还好眼沮并没有流出来。于是赶紧叫道:“黄英姐!”

      就在这时,黄鸟那许久未曾睁开的眼睛猛然睁开了,直勾勾的看了张阳足足有十来个呼吸,然后又闭上了双眼。

      张阳再次叫道:“黄英姐,我是张阳,真的是我!”

      黄英再次睁开了眼睛:“你别骗我了,你是一个龙族,而张阳才是先天期的人类。说,你是怎么知道张阳的!”

      张阳笑了笑,接着说道:“黄英姐,你误会了,我是睚眦族的睚眦笔,但我也是张阳所控制的傀儡,我并没有骗你。”

      “不可能,张阳才只是先天期的人类,能控制一个龙族,而且是分神以上的龙族?”黄英有气无力的说道。

      张阳笑着说:“黄英姐,我真的是张阳的傀儡,说吧!要我说什么,你才肯相信?《青要决》,还是小黑?”

      黄英继续问道:“刚见你的时候,你送了我一些烤鸭子,好很吃,还能再送我一些吗?”

      张阳沉思了一下,轻笑着说道:“黄英姐,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你大战化蛇的时候,我并没有送你什么,第二次见面是我和小师姑去找帝之密都,你指点我们找到了帝之密都,我送你烤鸭和我自己酿的酒,你说不喜荤的,只喝了我送的酒。你送了我一个玉佩,说可以保护我三次。不过还好,比较幸运,我还没用上。第三次是我离开青要宗去方天城,报考方天学院的时候,我又来见你,你送了一个御兽环给我,要我保护好小黑,我则又送了一些酒给你!”

      黄英低下了头,才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问道:“小黑呢!小黑还好吗?”

      张阳一听,马上也明白黄英已经相信他的身份了,于是盘膝坐在黄英面前,笑着说道:“小黑好得很,只是我被你们瞒得好苦。小黑明明是一条龙,你们偏偏不告诉我,我还一直以为是一条蛇。”

      “你都知道了!我们也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这不,你不也没问吗?”黄英停顿了一会后,又轻声说道:“张阳,姐求你了,马上带上小黑,走得远远的,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他们太强大了。听姐的话,走得远远的。”

      “黄英姐,放心好了,我和小黑现在厉害了,可以保护你了!”张阳笑着说道:“我现在元婴后期了,小黑也恢复到大乘期了,同时也化形成一个帅帅的小伙子了,只是还有点黑。”

      黄英一听也乐了,马上接着说道:“好,好,你们长大了,可以保护姐了,姐高兴,但是我们还是斗不过他们,放弃吧!以后强大了再来给姐报仇就好了!”

      张阳一听,马上急了:“不,姐,我们不要高估敌人,也不要小看自已,不抛弃,不放弃,相信我,我需要你的配合!”

      黄英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回应道:“好吧!姐答应你,好好活着,说吧!要姐怎么配合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