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伦AV

      一个女人买男性内裤,导购不由得投去了几分暧昧神色。

      “这边走”。

      黎浅轻咳一声,站在一排男士货架前。

      长这么大第一次,给男人买内裤,她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都怪黎渊!

      抱着电脑坐在沙发上的某鱼,竖瞳闪了闪,是人性化的愉悦。

      “您男朋友平时穿多大码?”

      “额..”

      这个问题有些问到她了,脑子里不自觉就蹦出来了某些容易长针眼的画面,黎浅试探的对身边的导购说:“最大码是多少?能给我看看吗?”

      她这话一出,对方眼神更加暧昧了。

      “你看看这款,轻薄透气,还有蕾丝边,挺有趣味的”,导购已经将她定义成了是想买春晓一度用的情X用品了。

      黎浅努力保持自己的镇定,假装拿起来看了看,然后非常平淡的问了一句,“还有更大的吗?”

      “...”

      从内衣店提着东西出来的时候,黎浅感觉自己脚步都是虚浮的,她不仅给他买了内裤,还买了一套蓝色鲸鱼印花睡衣。

      真是疯了。

      回到警局的路上她都跟做贼似的东躲西藏,把东西装进自己的大包里,这才放下心来。

      萧白他们也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份盖浇饭。

      会议室里,黎浅一边吃着十点钟的晚餐,一边看着监控。

      一行人聚在一起倍速翻完了都没找到任何线索,而时间又到了凌晨。

      明天就是周末了,萧白站起身拍拍手,“好了,没头绪就回去睡觉,睡饱了再回来看也不迟,这两天幸苦了”。

      这么干熬着也不事,众人就散去了。

      黎浅回到家楼下的时候,还侧头对着送她回来的萧白说:“那份拷贝的监控,发我一份吧,如果有线索,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不过也不要熬夜,你的黑眼圈都要挂下来了”,萧白嘱咐道。

      黎浅刚下车关上门,他忽然从车里传出疲惫声音,“浅浅,哪怕一个小机会,让我看看希望也行。”

      黎浅叹了口气,转过身认真的回答,“萧白,我不认为萧局会喜欢我,我也觉得自己跟你身份挺不搭的,我觉得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才对,路上小心”。

      她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坐在车里的萧白,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都泛了白。

      黎浅长得不差,可这么多年来,身边愣是没有过一个男朋友,明明合适的有很多,可她就是提不起来兴趣,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步子停在家门口,钥匙都没插在孔里呢,门就被打开了。

      “浅浅,欢迎回来”,黎渊扶着门框,脚步有些虚软,下半身还裹着浴巾,金发散乱于胸前,嘴角噙着微笑,竖瞳眯起的样子好看极了。

      黎浅见他还懂得侧过身让自己进门,便猜出来他做过不少功课了。

      “已经凌晨了,你不困吗?”

      我不用睡四个字到他嘴边变成了,“我不困”。

      黎浅心中一暖,又好笑的问,“那你是特意等我回来了?”

      黎渊认真的点点头,又指了指一边的笔记本电脑,向她道歉,“我了解了我们之间应该有的最好相处模式,浅浅,我为我先前的不雅行为向你道歉”。

      他突然这么认真,黎浅还有点不习惯,连忙将买回来的东西从包里拿出塞到他手上,“你以后..额,两条腿的话,要穿衣服”。

      “我知道了”,他接过,一手扶着浴巾在沙发上重新坐下,

      “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黎浅上下打量他。

      现在的人鱼怎么看,都变成了一副矜贵的男人模样,身上只是一条花纹浴巾,在那没有一丝赘肉白的过分的身体衬托下,浴巾变高档了。

      黎渊就在等着她问这句话,双腿并拢,坐的很正,“我想可以和浅浅一起出门”。

      “只是想想,就变成这样了?能持续多久?”黎浅好奇的坐在他身边,戳了戳那腿部肌肉。

      很结实,一点都不是那种软趴趴的感觉,就像已经锻炼了很久的人一样。

      他淡声回答道:“只要每天补充水分,我可以在陆地很久,所以浅浅,我可以和你一起出门了吗?”

      “嗯...”黎浅收回手盯着他半晌,“可以倒是可以,但得在你熟悉陆地生活,会好好走路以后,还有你这头发”,

      她揪起他胸前的一缕金色长发,手感和发质都出奇的好,剪掉也太过可惜了。

      “你这头发出去太扎眼了,还可能会拖在地上”。

      “虽然是很可惜...”黎渊配合的低下头,盯着那抓住头发的手,眼神暗了暗,“但为了能和浅浅出门,剪掉就剪掉吧,以后还能长回来的”。

      这孩子说的话也太暖心撩人了。

      黎浅忍不住松手,指了指他还抱着的塑料袋子,“换上吧,你还没吃晚饭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她起身走进厨房忙碌,后面的人鱼拿出内裤后嘴角不受控制的高高扬起。

      虽然他一早就听见黎浅在心里抱怨他的尺寸了,可真拿到这条加大号的内裤,他还是非常的愉悦。

      具刚刚看到的文献记载,女人给男人买私密性的物品,代表了非常喜欢的意思。

      黎浅端着面条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蠢鱼..不对,蠢男人穿好了睡衣睡裤,盯着自己的裆部猛瞧,脸上的笑容都快开出花来了。

      她这回可以肯定,他一定对于自己的某个部位非常满意。

      “做饭太晚了,吃面条吧”,她将面条放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脑袋,去了厕所洗漱。

      这么一通加班和忙活,让黎浅沾了枕头倒头就睡。

      凌晨,拉上窗帘的室内光线很暗,连汤汁都喝的一干二净的黎渊放下碗,坐了许久,才站起身动了动腿,陆地行走他其实只用几个小时就适应了。

      他赤脚轻轻走入没有锁门毫无防备的黎浅卧室里。

      是空调的徐徐冷风和绵长呼吸声,女孩子独有的清香,让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他跪在床边,那双比黑暗都要亮的竖瞳里塞满了情愫。

      黎浅睡觉不是很安分,被子只盖到小腹,一只手还耷拉在床边,男人轻轻俯下身,性感的嘴唇蜻蜓点水般的落在了那柔软的手背上。

      和想象中的一样,又软又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