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硕u7mkll对比u7

      今年的寒冬特别冷。

      我生了一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感冒,扁条体发炎就连口水都已经咽不下去了。吓的昭华带我去医院做了个全面体检。

      我一个人在诊所里打吊瓶,不知道会不会拖着这病过年,还好经过几天的消炎针后情况已经有所好转,已经能吃些稀的东西了。

      梅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打吊瓶,梅子接通电话问我时我并没有想到梅子又回来了,也许她正无聊给我打的电话。所以我没有说谎告诉梅子正在打点滴。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我在打吊针,吊生理盐水啊,这下听懂人话了没中专生?”

      “喔,你在人民医院吗?几楼我们过去看你。”

      “你这家伙又跑回来了?什么事情让你又不得不回来啊?”我好像忘记了只有梅子回到这里来的时候才会给我打电话,平时都是发信息。

      “你先别管我是跑回来的还是走回来的,也别管我为什么要回来,你先跟我说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就过去看你。”

      “你就那么希望我住院死掉啊,我只是告诉你我在打吊针我没有跟你说住院吧,感冒了,很严重,扁条体发炎,没有心情搭理你。”

      “哎呀呀呀,感冒感出脾气来了还,你没有心情理我我有心情理你就行,快点说你在哪里,我们现在就去看你。我们到了垣城就给你打电话。”梅子说完挂了电话。

      “你就别下来了,我说我不舒服,不是不想理你,我已经打了四五天吊针了,你不会要我背着个针头还去陪你逛街吃饭吧,我用的是重复使用的针头不是一次性的。”我只好打电话回去阻止她的想法。

      “这次不用你陪我逛街,吃饭可以,你就坐在车后面给我们做导游就行,让他也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

      我这才注意到梅子今天一直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你陪你老公转不行吗?你真不把自己当垣城人了,我们的条约是他陪你我就休息的吧,刚好不舒服,请个病假。”

      “你什么意思嘛,每次我一个人回来你就我说一个人回来不带他,我现在带他回来了你见都不见我了。”

      “我说了我不舒服,不是不见你。再说了你们两口子在一起好好的拉我进去做什么?你就不怕他多想?还是要秀恩爱给我看?我不见。”我不相信这个道理梅子不懂。

      “就是因为你不舒服所以才打算去看你一下,你不愿意和我们转我不强迫你,看看你就好,别说那些没用的,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秀过恩爱了。再说了他会有什么多想的,他都知道你是我这边的朋友,我都跟他说了你回来了的不在岳阳了,我看是你多想了吧。”

      “是,是我多想了,挂了。”听见梅子说这些,我莫名的有些感伤,但不知伤从何而来,只有果断挂掉电话慢慢想。

      后来我明白了,我不是因为嫉妒也不羡慕她的幸福,但我不想别人再去我的伤口上揭疤。我仿佛看到梅子在向我炫耀着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我的本意是她和自己的老公在一起不去打扰她们,不去让她老公多想,但梅子说我是多想。我确信自己不嫉妒不羡慕,因为我虽然在病痛中,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幸福的理解,我很幸福。

      “我不知道我又说错什么惹你生气了,你要是不想见他我就自己过去看你,到了垣城我给你打电话。”梅子不敢再给我打电话,只有给我发信息。

      “我没有生气,你的关心我受下了就是,你知道我是一个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疼的人,我习惯了这样,你不要来见我了,这次就不要见面了,我是不会去见你的,好好陪他吧,下一次见,如果有下次。”我平平静静地给梅子回信息,不想带任何情绪。

      梅子也没有再给我回信息,看着吊瓶里的盐水一滴一滴往下掉,我的心情一下也平复了许多。刚才没有想通的事情我现在也想通了,梅子没有要向我炫耀什么,那是夫妻之间应该有的信任。

      是我自己小心眼了,我还做不到让自己的老婆去见一个对她有爱意的男人。

      就算曾经,那也不行。

      一个小时后吊针打完,我不想回到家里那冰冷的房间和床上。我又不是一病不起了,所以我想去网吧吹吹空调。也顺便找个人聊聊天,最好是林海在。

      走到半路上梅子电话打了进来,我告诉她我已经打完吊瓶回家睡觉了。不想和梅子纠结这个事,不见梅子是定了的事,我是不会改变的。

      “你能有句实话吗?到处都是汽车声,你睡的大街上吗?把我当三岁小孩了。”梅子说,

      梅子说到一半的时候我还以为梅子看到我了。

      “我真的是感冒打吊针,我脑子烧坏了行吗?你还有什么事?”

      “我现在在工商银行上面的这个十字路口这里,他和我哥跑车去了,你过来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坐会,我等你。”

      我刚好也就在梅子说的地方不远,顺眼看去就看到梅子站在那里给我打电话。

      “我都跟你说了今天我是不会见你的,你还一个人过去做什么?”我停下脚步,梅子是不会看到我的。

      “看你一眼,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我感冒了怕传染你,要见我下次回来吧,我看你穿的那么少,回去找他们吧,别把自己搞感冒了。”我看到的梅子很单薄,虽然她一直都是那样。

      “你看到我了?”梅子开始四处张望。

      “红色外套白色里身衣蓝色牛仔裤黑色手提包,鞋子我看不到,走吧,别像个傻子站在那里了。”

      “你就离我不远,你为什么不过来?”

      “说了我不舒服不想见你,我好了给你打电话,走吧,我现在离你越来越远了。”

      “阿墨,我明天就要走了,我没有在这边过年,趁年还早所以就先回来了,过年的时候生意应该会好一些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那就下一次吧,会有机会的,我不会出去了的我跟你说过。”我坚定不去见她,即便是五十一米的距离。

      “下次是下次的,我就看你一眼,不占你宝贵时间,看你一眼我就走。”梅子还站在那里。

      “你有想过我为什么不愿意让你看到我吗?”

      “我不用想,我知道是因为我老公。”

      “不是。”

      “你有女朋友了?”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梅子没有了耐心。

      “你上车去找他们了我就告诉你什么原因,说了这次我是不会见你的就是不见你了,如果你还想下次见到我你就听我的去找他们别站在那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虽然你这次没有见到我,但是我已经见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看到你们挺幸福的我也放心了,我挂了电话你马上给你老公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你别感冒了,我看着你上车,如果你不听我的我随便你。再次跟你声明我的脾气一来你应该知道的。”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梅子随既打了一个电话后招了个出租车走了,我继续朝着我原定的目的地走。

      “我想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来见我了,你也不用告诉我为什么了,我想我应该也学学你,不要去追问太多的为什么,我不是因为生你的气才上车的,我是怕你和我对站着感冒加重,我知道我站多久你会陪我站多久,即便你真的会生气。下次见,不会很久。”不久后,梅子来发信息。

      “谢谢理解,下次见。”

      “要说谢谢的人是我,谢谢你今天来看我,虽然我没有见到你,但我知道你是想见我愿意见我的,只是今天时间不对,谢谢你关心我为我着想。”

      “嘿嘿,你错了,我现在不冷,我在吹空调。”我已经到了网吧,梅子的信息我看出梅子不再是像个孩子一样在我面前嘻嘻哈哈的了。

      “我看你就是吹多空调了才感冒的,阿墨,你都休息一年了,该出来活动活动了,你还没到三十岁。”

      我停止回信息。我不知道梅子是否真的知道我为什么她就离我那么近我都不愿意去见她一下。

      我也不在乎她是不是真的能够理解了。我只想我现在的生活能够按照我想要的方式去过。

      我们之间现状的落差以及我现在的身体状况让我不再有要见她的欲望。

      我不想让梅子看到我现在落魄的样子,这也是当年我为什么要躲着梅子不让梅子找到我的原因,我总是不愿意让她看到我的窘样。我没有指望梅子会可怜我关心我。我没有觉得自己可怜,可我觉得梅子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会。

      我甚至不去想梅子会不会因为我的不见而生气,见与不见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

      我真的不太需要了。梅子也已经做到作为一个朋友她能做到也应该做到的一切。剩下的完全要由我自己来决定。

      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任何人,就像当年我不能强加给梅子要她留下来一样。

      梅子那个时候是有她自己的想法的,现在的我也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