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是不是被禁了

      好不容易哄走了磨人的笋丝,孟醒赶紧把破自行车支棱到保安室旁边。

      他指了指自行车,又冲着津津有味吃煎饼果子的小黄狗“汪汪汪”叫了三声,警告它:“吃了我的饼,就是我的人。给哥看好车,别少一个轮。”

      孟醒转身往宿舍楼走去,还没走两步,就看见楼里蹿出来个初生驴犊一样自由欢脱的影子,朝着自己的方向狂奔而来。

      这小野驴边跑边喊,声音奶奶萌萌,脆脆甜甜的:“醒哥,你可回来啦!”

      听这声音,不是华夏秀圈著名养成系偶像胡罗罗,还能是谁?

      胡罗罗脸上荡漾着欢快的笑容,撒着欢儿扎进了孟醒怀里,牛皮糖一样紧紧贴在孟醒身上,小声抱怨道:“醒哥,这两天你干嘛去了,我还以为警察不让你出来了。”

      孟醒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从随手拎着的塑料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瞎想啥呢,我可是大好人。喏,给你的。”

      这可是昨天孟醒去嘉美大厦给谢语人买大牌口红的时候,专门去四楼的百年老店“醉花楼”点心铺给胡罗罗买的咸蛋黄肉松青团。

      小小5个团子,就要120块钱,够开两把巨锁了。

      一向好吃的胡罗罗见了这绿意盎然的青团,忍不住抓过一个吃起来。

      不愧是这么金贵的青团,圆滚滚,胖乎乎,软糯糯的,跟蒋友朋小肉圆脸里饱满的胶原蛋白一样鲜嫩可口。

      “其实我更喜欢吃豆沙馅儿的”,胡罗罗撒娇道。

      孟醒点点头:“嗯,下次一定哈!”

      两人并肩而行,往宿舍楼方向走。

      快走到楼下的时候,孟醒跟两个穿着水蜜桃粉训练服的C等级练习生迎面碰上了。

      孟醒跟这两人没啥交集,也不太记得他俩的名字,朝着他俩礼貌地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谁料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孟醒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人的异常。

      这两人都是一脸玩味的表情,瞥向孟醒的眼神里,有不屑,有轻蔑,有不满,有傲气,满满的不友好。

      像是高高在上的造物主盛气凌人地俯视脚下弱小愚钝的蝼蚁。

      又像是一根枯黄的狗尾巴草,冷不丁刺挠着孟醒的心。

      他记不清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两颗水蜜桃,好不容易捱到这俩水蜜桃走远了,才忍不住问胡罗罗:“你留意了吗老弟,这俩粉衣服刚才看我是啥眼神?”

      胡罗罗正专心啃食手里捏着的青团,两腮鼓鼓的,像个刚打捞上岸的河豚。

      他不假思索,含含糊糊回道:“还能有啥眼神,看混子的眼神呗!”

      等胡罗罗意识到自己一时失言的时候,孟醒脸上已经拢上了一层阴云。

      混子!?

      孟醒先是一懵,接着内心的小火苗“蹭”的一下被点燃了。

      混子,讽刺的难道不是自己不努力,只会浑水摸鱼,坐享其成的人吗?

      孟醒有些不悦地问胡罗罗:“你说混子,这是什么意思?”

      胡罗罗赶紧取出刚送进嘴里的青团,把孟醒拉到没人的墙角,怯怯瞅了孟醒一眼,慌忙解释道:“醒哥,我可没这么说你,我也是听小喇叭说的嘛。”

      “一公晋级夜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大家都在传,咱们PICK 103一公留下来的练习生里,有三大混子,分别是高羊羽,温玉,还有……还有一个就是……”

      胡罗罗抬起头,直直看着孟醒,哆哆嗦嗦的,没敢说出自己大哥的名字。

      听到高羊羽和温玉的名字,孟醒大脑飞快运转,参悟了这“三大混子”中的门道。

      这混子跟混子,也有区别,划水的手段各不相同。

      在众练习生眼里,这三个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特立独行,独树一帜的混法。

      废柴美人高羊羽,唱跳双废,留下来靠的是难以捉摸的观众缘和无懈可击的花瓶颜值。

      疯批美人温玉,一公舞台一脸不耐烦,拖垮了整支队伍,留下来靠的是他爸咣咣砸钱。

      也许在不了解他的人眼里,我孟醒能留下来,靠的是丧气的悲惨打工人人设和撞大运吧,没付出过半点努力。

      想到这里,孟醒心里原本越燎越旺的火苗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惆怅和不服气。

      不过孟醒过了两秒就释然了。

      他转念一想,哼,跟他们这些庸脂俗粉计较这些做什么,妈的,爱咋想咋想。

      别说是混子了,就是登徒浪子,小猪崽子,鸡毛掸子,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啊!

      哼!

      看孟醒神色有所缓和,胡罗罗忙扯了扯他的袖子,安慰道:“算了醒哥,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我跟语人哥都知道你很努力在练习,绝对不是混子。”

      “再说了,孔子云,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你要向孔子学习。”

      胡罗罗摇头晃脑地背诵着论语经典名句,一本正经劝道。

      孟醒点点头,苦涩一笑,没再计较这些,跟着胡罗罗进了宿舍楼。

      他推开自己屋门,还没来得及把新买的大牌口红递给谢语人,就见谢语人一身薰衣草紫,穿戴整齐,正站在穿衣镜前,拿着个雪白的小圆片,半眯着眼睛,在两颊轻轻拍打。

      孟醒耳濡目染,早就见怪不怪,知道他这是在往脸上扑散粉,好控油定妆,保持妆效清新持久。

      见孟醒回来,谢语人招呼还没打,就从孟醒床上捡起那套灰蒙蒙的训练服,一把扔进了他怀里。

      谢语人边往脸上拍粉边急促地叮嘱道:“快换上训练服,一会儿咱们都要去演播厅会合,节目组要宣布接下来的安排。”

      孟醒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不慌不忙地脱下上半身的纯棉灰色T恤衫,小声嘟囔道:“不就是该选二公的歌舞了嘛,我反正是最后一名,别人剩下啥我要啥呗。”

      没想到谢语人竟用力摇了摇头:“你想多了,还没到二公呢。咱们下一步,该学PICK 103的主题曲了!”

      “主题曲?”

      这可就戳到孟醒的知识盲区了。

      不过他还是笑了笑,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嗨,不都是唱歌跳舞嘛,跟一公没啥大区别。”

      谢语人放下散粉盒,心里暗笑道:“呵呵,你,高兴的太早了!”

      ——————————————

      这里萌新要交代一下,101系列的选秀节目,历来都是先主题曲,再一二三公。

      可是今年不知为何,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3都是先一公再主题曲,萌新与时俱进,也这样安排了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