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玩同桌的大乳小说

      刘成凯踢翻左侧那个杀手的脚并没有收回来,而是又向反方向回扫过来。他的左脚像柱子一样立在地面一动不动,上身则向后一仰,这不仅躲过了杀手的来势,他踢向杀手的腿抬得更高了。杀手没料到他踢出一脚尽然会来一个回马枪,他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刘成凯练的截拳道讲究攻击的就是对方头部,而且可以贯于全身之力,杀手的太阳穴如同遭到了一闷棍一样,身体也横着跌出去了。

      黄有财和杀手头一看冲过去的三个杀手瞬间就全报废了。他们都惊恐地相互看了看,其他的杀手本来已经围过来了,但看到同伴的惨状,都惊得停住了脚步。

      那三个倒地的杀手见其他同伴们不敢再靠近了,虽然站不起来,也赶紧往回爬,深怕刘成凯趁机再下杀手。

      刘成凯打翻那三个杀手后,又淡定地看着黄有财等人,然后说道:“我说过我会全力保护我自己的。你们觉得会那么容易解决我吗?”

      杀手头这时急红眼了。他不等黄有财表态,对刘成凯表现出狰狞的面孔道:“我见识你的能耐了。我知道,我们解决你并不太容易,可你不是为这两个女孩来的吗?她们俩个到底谁才是你最爱的呢?我想玩一个游戏,来测试一下好吗?”

      “你想干什么?”

      杀手头突然从黄有财手里夺过打火机,突然回身点燃了固定在柱子上的绳子。那两根绳子果然蘸了汽油,遇到了明火,立即燃烧起来了,从柱子到到檩条这十多米长的绳子,有一大截都蘸了汽油,瞬间产生了一道火蛇····

      刘成凯惊讶了,想冲过去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况且,在他前面还有那些虎视眈眈的杀手们。

      吊着方春梅和梁雪梅的绳子都同时产生了松动,她俩随时会掉下来。

      就听那个杀手头狂笑道:“她俩马上就会掉下来了,而且是头部先落地,那是必死无疑的。但你就站在她们下面,凭你的身手可以接住她俩其中一个,但是另一个就会脑浆迸裂,给你选择的时间可不多了!”

      刘成凯急得满头大汗,他看看吊春梅和雪梅的绳子马上就断了,她俩都会跌下来。而且她俩又相距三米多远,自己就算长了三头六臂,却没有分身之术,也只能接住一个,这可怎么办?

      眼看绳子即将被烧断了,他必须做出对雪梅和春梅的生命选择。他站在两个女孩的下面中间的地方,露出了绝望的神情。他头脑里完全混乱了。

      方春梅虽然被反吊在上面,但她却把情况看得明明白白。她知道刘大哥已经进入了两难的地步,于是趁着绳子还没烧断之前喊道:“刘大哥,我是一名人民警察。为了人民,我可以随时做出牺牲。对于生死,我不害怕。你不要管我,快去救雪梅吧。”

      梁雪梅见到这种情况,早已经万念俱灰。她虽然把刘大哥当作了自己的精神之柱,但刘大哥已经是春梅姐的未婚夫了。他怎么会撇下自己未来的爱人,去救自己这个总给他添麻烦的丫头呢?

      当她听到方春梅说出这样的话时,这才鼓起勇气对他喊道:“刘大哥,你快救春梅姐吧。她家有老人和孩子需要她照顾。而我呢,为了一个男人背叛了自己的亲人,现在又被那个男人抛弃了。我孤苦伶仃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你要答应我好好爱春梅姐吧。她是全天下最善良的女人!”

      “不,刘大哥,你一定要救雪梅妹子,她吃了太多的苦,应该享受她应有的幸福。我相信,我走了,你会好好照顾雪梅妹子的,你和雪梅妹子能够承担照顾起珊珊和她奶奶的重任。把她们交给你,我就放心了。”

      方春梅在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大彻大悟的圣人,早已经看出了雪梅对刘大哥的感情依恋和刘大哥对雪梅难以释怀的情愫。她深深地爱着刘成凯。也希望他能得到他心仪的女孩,幸福地过一生。而她,就可以安心地去地下陪她的的邢卫东了。

      “春梅姐,你别这么说!刘大哥是爱你的。您们不该因为我而生离死别的。我就是到了天上,也会祝福你们的。我梁雪梅有您们这样的肝胆相照的朋友。感觉活一回,值了!”

      就在梁雪梅说到这里时,她脚上的牵引绳子已经承受不了她的体重了,率先从上面脱落了。

      “雪梅!”

      刘成凯此时被她俩的话弄得六神无主了。当看到雪梅就要跌落时,他大叫一声,立即从她俩中间,移动脚步,来到了雪梅的下面。

      雪梅跟春梅一样,穿着裙子。当她被倒挂时,裙子就完全张开了,露出了修长的美腿。此时身体突然下坠,裙子又立即被身体带动,就像一把花伞一样。她带动这把‘花伞’,如同下凡的仙女一样,投向了刘成凯的怀抱·——

      就在梁雪梅下坠后不到到百分之一秒,方春梅的身体也失去了绳子的牵引,迅速地下坠了。当她看到刘成凯奔向梁雪梅时,心里顿时一沉,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神的迎接········

      刘成在举双手接梁雪梅同时,百忙之中又回顾方春梅一眼,当他看到春梅也几乎同时身体下坠时,想再做什么反应,都已经来不及了。他不由悲痛地高喊:“春梅!”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张突然从斜刺里冲了过来,他扑向了即将落地的方春梅——

      原来,小张在刘成凯到来不久后,也疾驰来到了宾阳路13号。但他不像刘成凯那样,把车开进了厂房里,而是把警车靠在旁边一个隐秘处停了下来。他知道,刘成凯可能跟那些人做某种交易,不会惊动那伙人的。而自己开着警车,又穿着一身警服,如果被那伙人发现,不仅仅春梅性命会受到威胁,自己也不可能把那伙人抓到。

      所以,他把车停好后,立即拔出佩枪,并拉开了抢栓。他想在暗处监视这伙歹徒,并伺机营救春梅。

      刘成凯和那伙人的对话的声音,很快就把他吸引到了那个宽敞的车间内。当他看到春梅和另一个叫雪梅的女孩被高高倒吊在车间的天花板时,顿时大吃一惊。他潜伏在距离春梅被吊了二十多米远的车间门框后面,在这个位置不适合救人。正当想暗中转移到那伙人后面时,那个杀手头看手下人吃了刘成凯的亏,便恼羞成怒地放起火来。

      小张正要转移位置,但一看牵引春梅绳子已经起火了,春梅瞬间就要坠落下来,而下面的刘成凯已经无力救助她们两个人。

      时间紧迫,已经不能让小张再有丝毫犹豫,他立即挺身而出,直奔春梅的下面。

      由于现场的人眼光都集中在刘成凯身上,都没注意到一个警察突然跑进来。

      当小张还距离春梅下坠地点有五六米时,春梅已经开始下坠了,而刘成凯又忙着去救雪梅。

      如果按小张的速度,再跑到春梅下坠地点需要一秒钟以上。但春梅的头部距离地面仅有六七米高,按照自由落体加速度讲,不到一秒钟,春梅的头部就会落地了。

      小张一看情况危急,突然纵身一跃,用失去身体平衡做代价,一个鱼跃冲顶。他的上身就扑到了春梅下坠地点。他已经撇下佩枪,再探双手去托春梅。

      就在方春梅头部距离地面不到一米时,小张的前身正好扑到她头部下方,而小张的双手正好托住了她的双膀。

      方春梅的肩膀被小张双手一托,产生了一点缓冲的力量。但小张的上身还在半空没着地,自己无处借力,根本托不住她身体下坠的力量。

      但由于小张向前有一个冲力,也把放春梅垂直坠落改变了。放春梅的肩膀经小张双手一个推托力,立即改变方向。由单纯的头部向下,变成了上身向下,但下面是小张的身体,她的整个玉体就砸在了小张身体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