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迹

      四月初,远在高都的张瑞收到了王凌发来的书信。

      看完后,深深松了口气。

      为了应对这位盖勋,整个太原文武都榳殚心竭虑。

      总算是取得了一个相对不算太差的簒结果。

      盖勋选取了相对温和的方式夺权。

      这对张瑞、对盖勋甚至对整伮个冉太原百姓都是一件츔利好之事。

      껕只要盖勋短期内不策动豪强暴乱,稍一拖延,盖勋最大的靠山汉灵帝就要去世了⒲。

      你汉灵帝总不至于从棺材里跳出来,下令禁军ﬗ北上太原吧?

      这䇎是历史位面,可不是魔幻位面。就算你是皇帝,也得讲基本法。

      倒时对盖勋是杀是留全凭自己心意。

      至于盖勋的君子之约……不好意思,张瑞从来不떸觉得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这乱世还是ꋫ小人更容易生存。放盖勋入境,不过是为了菵将他放到眼戓皮底下看住而已。

      随后张瑞便将书信递给审配,问道:“正南意下如何?”

      恀审配将书信阅读ঽ了一遍后,将书信收好,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形势似如吾等所愿。但以防万一,某以为툞还是烻需将盖府君ぞ麾下铁骑调出晋阳铹。如此以크来,盖府君即便使诈,手中亦无兵可用,只能倚靠豪强。”

      张瑞点头,与审配想法不谋而合。

      二人行事风格都近似霸道,喜好以势逼人。

      ఏ做出决断多类似如㋏此,让对方即便有异心,亦掀不起波澜。

      牌 想当初,豪俒强实力最鼎盛之时都难挡太原大军兵锋。更何况傣,他们如今已经被遣散了部曲,成了无垠之水。

      “当为之奈何?”张⊏瑞问道。

      뇯 这时候就显示出有谋主的好处了。

      以往都需要张瑞冥思苦想的事情,现在就只需要摊摊手,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问,为之奈何?

      㙜 审配却很享受现如今被张瑞倚重的境俹遇,稍一沉思,说㾺道:“便以平定河东之乱为由,向府君借调铁骑一用。盖府君乃正人君子,不至于让这支铁骑干吃不做,养肥营中。”

      张瑞感觉可以尝试。己等已諠经允许盖勋젢任命官员了,他盖勋怎么也应该投桃报李,礼尚往来一下吧。

      “那便由正南执笔回信吧。”

       闻言,审配立即躬身应诺。

      对当前的境遇实在是再满意不过。无比庆幸当初自己不以太原ᰵ为鄙,应承了主公礼聘,出任郡府主簿之职。

      如今主公对自己礼쳃遇倚重,幕府之事皆托付自己。

      许多情景都是自己代行太㞇守之职,逐一批复。

      主公只䪖最终过目У,极少驳回。

      几乎可以说,整个太原都是按自己的意志在运转。

      淋漓ꆹ尽致的演绎了主簿之职究竟嬨是如何的位卑权重。

      书信回复十余日后,盖勋麾下这支四百余人的铁骑便赶赴到了高都境内。

      撰 遗憾的是,指挥这支䩰骑兵的都尉是第五儁,而非士孙瑞。

      张瑞还是蛮想见一见那位大名鼎鼎的士孙瑞的。

      历史上吕布年轻气盛,管不住낎下半身,一时没忍住,啪了董卓年轻貌美的侍妾,给董太师戴了顶绿帽子。

      事后的贤者时刻,越想越怕。

      便与尚书仆射士孙瑞、太傅王允阴谋除掉董卓。

      洘 这位未来的尚书仆射、大汉救星,如今就在自己麾下,힇可惜机缘巧合一直未能相见。

      领兵的第五儁倒是标准的军人模样。

      쟾面容刚毅,胡须茂密,性格十分耿直殰。

      见到张瑞丝毫没有多想,直接行军礼,说道:“拜见张公。”

      张瑞觉得好笑,理论上自己如今还是叛军头目。

      他作为汉军都尉,见到自己不拔刀分生死,就已经是失职了。

      却还一本正经的行礼。

      ꧿ 看来自己真的是声名在外了,导致除了高官名士外的大部分普通人,见到自己第一反应就是躬身行礼。

      于是张瑞笑着将他扶起,说道:“第五都尉,不必多礼。在太原待得可还习惯?”

      这番回答,自然而然的便将二䛚人角色带入上南下级的嘘寒问暖。

      份 第五儁略感奇怪,但一时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只得如实回答道:“太原繁华平宁,远不同于西凉血色山河。仅待了数十日,却仿佛如同땐隔世。”

      “如同隔世?”张瑞开心的大笑,说揦道:“某之夙愿便是为万世开太平。若天下人能似都尉般活在繁华平畑宁⣬当中,某便不枉来大汉活过一世。꾡”钆 疗

      ꊞ“张公志向高洁,某望尘莫及。”第五儁躬身行礼,随后叹了口气,说道:“然大汉疆土内,仅太原一方뚳净土。更多的土地却在饱買受苦难,正是吾等武人除舃暴戡乱之时。”

      ᥅ 如今汉室疆土,烽烟四起。

      有人祸害一方,有人避祸辽东,更多的人在苦苦挣扎。

      拼但亦有眼前的这种仁人志士,奋不顾身,愿救黎庶于水火之中。

      或许他们的名字无人记得,他们的事迹没有流传刽。

      但正是因为有这种默默奉献的人,整㿼个华夏쒳民族才虝能够薪큆火相传,永不断绝。

      于是张瑞负手而立,望向窗外犨远方,壮志满怀的说道:“强梁合灭,宵小当诛。肃清天下,在孤一人。”

      仅这份胸襟便令第五儁敬服不已,拱手说道:“某愿艘助张公ޔ扫荡河东宵小,还百姓一份太平。”

      二人说话间,急促的马蹄声在门外响起。

      一阵喧哗后,两名䳛魁梧的卫士一左一右뢏架着胳膊,疾步快跑,将폏一名头顶雁翎的信使带入房内。

      满面疲惫的逳信使,嘴唇上布满了干裂的裂痕和张裂的干皮。 헨

      信使已经筋疲力ᛁ尽,见到张瑞첕强撑着最后一口气㻣,说道:“主公,皇帝昨日驾崩。如您⵩所↵料,后将军袁隗进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共参录尚书事。”

      信使不辱使命,将消息銮传达,便如뀕释重负,说完后便ఛ昏쿧迷过去。

      因为有第五儁윢在,张瑞并未喜形于色,便对谢玄说道:“安排뱄军医妥善照顾信使。一日一夜疾行数百里,其人忠义,纳入亲卫,论功擢升。”

      待信使离去휓,张瑞ᓺ才发现众騅人面淺上皆有悲色,神情恍惚。

      该这才感受到,剼原来皇帝驾崩在这个时代的影响如此深远。

      虽然刘宏ᯊ在位时胡作非为,横征暴敛。

      但他的存붝在至少让大家明白,大汉还在,这个政权虽然残破,但太阳升起,众人生活还是会如往日一般继续。

      当他驾崩,无数人都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就像天轃上没有了太阳。

      倗 明天会是什么样子,会变好还是变坏,官僚士民都没有把握。

      于是张瑞下令说道:“自即日起,凡太原士民꺴,男去冠缨、女去首饰𣏕,素服二十七天。”

      倒不是张瑞对刘宏有多深的感情,只是借机拉近太原郡府与士人之间的距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