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天使在线视频观看

      正午灿烂的阳光下,铁丝网上都闪着光晕,佐藤千岁正从挂在铁丝网上的书包里往外取东西,雾原秋拿毛巾擦着汗坐在天台上休息,顺便暗中偷窥佐藤千岁。

      私立清水高校身为札幌名门,收费高昂之余,女生校服也制作得精良又有特色,并不是传统的日式水手服,整体更像是件颇为时尚的连衣裙——主体色调为黑色,上身有着类似水手服的V字大开领和红色飘带,以表明学生身份。腰带则是假的,只起一个束腰装饰的作用,还饰有铜色纽扣和细巧金属挂链增添一抹亮色,画龙点睛,而再往下就是正常校服短裙样式了,不过裙摆镶了一道红边。

      以雾原秋的审美来说,这校服他看着挺舒服的,庄重和柔美并存,特别是这会儿佐藤千岁正踮着脚取东西,微风吹抚,裙摆和黑色的过膝袜之间,偶尔闪现出一点雪白的绝对领域,尤其引人入胜,令他看着看着,擦汗的手都慢了下来。

      佐藤千岁似有所觉,突然回头望来,猫眼中全是警惕,好在雾原秋这段时间也不是白练的,反应超快,瞬间移开了目光,若无其事,接着擦他的汗。

      佐藤千岁觉得哪里不太对,但也没往心里去,取了便当盒后过去递给他:“给你。”

      “谢谢。”雾原秋老实接过。

      经过早上的事后,两个人心中都有点纠结,上午的训练气氛略显古怪,似乎空气中突然添加了少许暧昧成分,让两个人说话动作都小心了几分,倒显得比以前生分了不少。

      他俩也都觉得不太合适,但都缺乏应对当前情况的经验,毕竟之前全是孤零零村村民,有心改变但无力施为,也就由着这种古怪气氛一直拖到了中午,现在就连递个便当都要客客气气。

      佐藤千岁捧着她那个巴掌大小的便当盒也坐下了,不过天台地面太硬,她无法正常跪坐,便双腿交叠着侧坐,太阳光下显得纤细又柔美,让雾原秋又忍不住瞥了一眼。

      一时间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反省中——这就是男人吧,要是对某个少女动了心思,竟然觉得她的膝盖都那么可爱,很想把手放下去把玩一下。

      可耻啊!

      “你怎么不吃?”佐藤千岁开了盖,含着筷子头问道。

      雾原秋回过神来,马上掀开了便当盒的盖子,嘴里说道:“马上,只是没想到你……又给我带了便当。”

      佐藤千岁低声道:“本来也不想给你带的,但天天训练,你也不能整天吃那些没营养的速食品。”

      “是这样吗?谢谢。”

      “不客气。”

      雾原秋合什轻道了声“我开动了”,然后伸筷子夹了一个油炸肉丸子,入口酥脆,内心软糯,十分可口,明明是凉的,但却一点也不腻,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他觉得满口肉香十分舒服,嘴里嚼着又伸筷夹向了一个照烧鸡肉丸子,顺便扫了一眼,这便当盒里面仅是炸货就有厚切炸猪排、炸肉藕盒、炸小酥肉、炸肉丸子、炸素丸子、炸天妇罗等数种,依旧是那么用心。

      一瞬间他又动摇了,眼前浮现出佐藤千岁晚上拿着细长筷子,对着深炸油锅细心翻动食材的画面,感觉再这么吃上十天半个月,不……再这么吃上四五回,自己可能就无法再纠结下去了,只有背叛革命一个选择——对不起所有热爱黑长直的绅士们,不是我意志不坚定,实在是小黄毛太狡猾,做的爱心便当好好吃。

      正常人根本顶不住的好不好,我就是想反抗胃也不乐意啊!

      这实在是非战之罪!

      他吃了几口,很诚恳地向佐藤千岁说道:“味道非常好,谢谢你。”

      佐藤千岁倒不好意思起来,觉得雾原秋倒也懂点事,没让她拿头白蹭了老妈半天,轻声哼哼道:“好吃就行,你不用总说谢谢,我们之间不用……我们是伙伴,我们之间不用那么生分。”

      雾原秋连连点头:“说得对,我们是……伙伴,伙伴之间确实不用那么生分。”

      “对。”

      “对。”

      两个人继续默默吃饭,略过了一会儿,雾原秋觉得气氛好像更尴尬了,觉得不太行,犹豫着说道:“犬金院转到我们班了。”

      佐藤千岁暗暗松了口气,她刚才也在想话题呢,只是一时没想到,连忙问道:“那个纵卷洋娃娃已经转过来了?”

      “是啊……”雾原秋长叹了一声。

      “她还一口一个庶民叫别人吗?”

      “自我介绍时倒没有,但我觉得这会八成已经叫过了,可能已经在班里被划进怪人分类了。”

      雾原秋大概也清楚曰本高校的套路,学生之间都是拉帮结派的,讲求要有个属于自己的小集体小圈子,从而避免被孤立,但开学已经大半个月了,圈子基本成形,转学生本身融入就有点困难,犬金院丽华又那么傲慢没礼貌,除了本质是M的人,估计没谁想和她凑在一起。

      他说着话还掏出手机来看了看,没发现收到陌生号码的邮件,也不知道犬金院丽华在班里怎么样了。

      佐藤千岁这会儿倒是很好说话,看出他在苦恼,想了想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拜托几个国中时的同学和朋友日常留意一下她吧,要是有事就和我们说一声。反正我们尽上力,别让她在学校被人欺负就算对得起黑木警部的拜托。”

      “也就只能这样了。”雾原秋应了一声,越看佐藤千岁越有贤内助的味道,总是这么可靠,忍不住又补了一句,“谢谢你。”

      佐藤千岁哼了哼:“都说不用总这么谢来谢去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

      “这种事也不用道歉啦。”

      “那……”

      “吃饭。”

      “好。”

      两个人继续埋头吃饭,又吃了一会儿,佐藤千岁问道:“摩托车的事怎么样了?”

      “弄到了一辆二手的本田MC-XXX,性能还可以。”雾原秋马上答道,“等放了学我再去买两个新头盔就行了,原来的比较脏,又不好清洗,我直接扔了。”

      佐藤千岁对摩托车倒也懂一点,回忆了一下说道:“是太子摩托?”

      雾原秋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马上道:“后座很舒服的,载人没问题。”

      “那头盔我来买吧,我和朋友约一下,放了学直接去拿就好。”佐藤千岁心里估算着时间,掏出了手机开始编写邮件,嘴上说道,“今晚我们就去富良野先探探路,时间不等人。”

      这种事当然是佐藤千岁说了算,雾原秋没意见,其实他有所有普通男生的通病,如果能少点麻烦,当然是少点麻烦比较好,除非逼不得已,涉及到了原则底线或是大是大非,否则还是更喜欢把事情推给熟人来做——陌生人就不太好意思了,但病猫现在不算陌生人。

      不过这么想想,病猫爱管事爱做主也不是什么坏毛病,反倒能算个优点。将来要是和她在一起了,她那么爱管事就让她去管好了,自己翘着二郎腿当大爷好像不是梦。

      脑袋里转悠着,雾原秋突然觉得嘴里的料理更香了。

      …………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三点四十,技巧指导到此结束,雾原秋和佐藤千岁一起收拾东西离开,准备出了校门就分道扬镳,分头去进行准备工作,晚上八点多再由雾原秋爬墙去接人。

      他们一路商量着各种细节和预案,就连摩托车半路坏掉该怎么办都要讨论一下,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投到他们身上——雾原秋是真不在意,他这人心大,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而佐藤千岁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她全家都知道雾原秋了,明天下午还要把他弄到家里去看一眼,只要确定了他不是个混球并不打算干涉他们在一起,那被外人看看又有什么关系?

      她有信心雾原秋能通过“家庭鉴定”,这家伙性格挺普通挺温和的,但莫名其妙就给人非常值得信赖的感觉,很难让人讨厌的起来,她觉得她妈妈一定会很喜欢雾原秋,而只要她妈妈喜欢就行了,家里还没有敢和她妈妈唱反调的人。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歪头看了一眼雾原秋,倒是又纠结起来——该不能真弄假成真了吧?

      妈妈觉得他人不错,她又是那种很开明的人,不但不介意高校交往,反而还喜欢凑在里面瞎起哄,时间久了,天天说天天说,自己莫名其妙真变成他女朋友怎么办?

      自己以前也没想过这么早就交男朋友啊……

      她正走神着,突然被雾原秋轻轻拉了一下,连忙抬头一瞧,发现犬金院丽华正往一辆黑色豪华汽车里钻,小脸上全是郁闷之情,看着就能感觉到她十分不痛快。

      而犬金院丽华坐进汽车后座,抬头间也看到雾原秋和佐藤千岁了,瞬间小下巴一抬,脸色瞬间就变了,又成了一脸傲慢之色,抬手阻止了司机给她关门,大声说道:“庶民,我会告诉黑木叔叔的,你一天躲着我,根本不负责任!”

      雾原秋走了过去,无所谓道:“想说就说,我有我自己的事,不可能整天跟着你。不过……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有吃苦头吗?”

      犬金院丽华下巴抬得更高了,骄傲道:“没有,我今天过得很好!”

      “好吧!”雾原秋也不和她争论,只是认真说道,“虽然这话不该我来说,但我还是想劝你一句……犬金院同学,这里不是久木市,你已经在一个新环境了,也许以前你在国中时周围有不少人很乐意巴结你,但这里应该不会再有,所以……回去好好想想,对待别人客气礼貌一些,放下你那种‘上等人’的想法,这样也许能交到一些真心朋友。”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以前我父亲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人要适应环境,别等环境适应你,这句话也送给你。”

      他说这些话,也是希望这犬金院丽华能过上比较有趣的高校生活,算是对得起黑木健介的拜托,但犬山院丽华却毫不领情,反而像被激怒了,生气道:“庶民,我不用你教我做事!”

      接着她挥了挥手中的扇子,示意司机快点关门走人,又大声叫道:“你被开除了!”

      然后,汽车留下一阵淡淡的尾烟,载着她就走了,但还是能从后窗上看到她顶着一头卷毛在那里愤愤不平地回望,似乎期待雾原秋能流泪狂奔着追逐车辆,努力求得她的原谅,那样她大概可能也许会让车再停下来,以一位优雅大小姐的姿态原谅他之前无礼的冒犯。

      前提是老实下来,以后好好给她当跟班。

      雾原秋当然不会那么干,他又不是偶像剧演员,更没有受虐倾向,只是望着汽车慢慢走远,有点后悔自己没忍不住多放了几个屁。

      这洋娃娃果然没救了,自己为什么还要多那个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