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视频无限次数下载观看

      “闹鬼?有点意思。”

      陆宇眸子微微一眯,他今日修炼有所小成,正愁没有鬼物拿来练手,却不想猎物送上门了。

      他今日运气不错,修炼成吐纳法第一层是第一喜,炼化装鬼袋算是第二喜,如今猎物送上门来是第三喜,一日之间三喜临门,陆宇都有些觉得自己是所谓的天命之子了。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猎物送上门来,岂能拒绝?”陆宇邪魅一笑,望了眼窗外波荡的河水,天色还早,去了也抓不到猎物,他便继续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陆宇脸色有些潮红,却是有了些许醉意。

      陆宇晃了晃脑袋,见到大堂里人群散去,只剩下寥寥几桌还有人在吃酒,几个小厮正忙活着点油灯。他把熟识的那个小厮叫过来,旁推侧敲从其口中得到了春香酒楼的位置,陆宇起身出了客栈。

      看见他出了客栈,小厮惊恐不安,暗道这位公子打听春香酒楼,不会是好奇想去看看吧,那地方可是凶地,谁去谁死。别人送死也就罢了,这位小公子可是自己的大财主,好不容易遇到这样一个出手大方的,眼看着去送死,他着实有些不舍。

      “公子,那地方您听听就好,千万不能去啊,春香酒楼真的闹鬼,死了好多人。”小厮慌里慌张跑出客栈,在大街上拦住陆宇,急声说道。

      见状陆宇有些好笑,这个小厮还挺有意思,他摇头摆手道,“你可真是无趣,我只是喝多了酒,出来吹吹风罢了!”

      “这……好吧,公子您可千万别去啊。”小厮有些不信,又说了一句,站在原地不肯走。

      见状陆宇也不在意小厮的话,他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清醒了几分,分辨清楚方向,直奔春香酒楼而去。

      春香酒楼坐落在秦阳城西南部,正好处在两条主街道交叉的地带,旁边还有一家开了多年的怡红院。平日里到了晚上,春香酒楼的生意最是火爆,除了给怡红院送餐,大晚上来此喝酒的也不少,韩胖子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

      不久前,春香酒楼突然闹鬼,一晚上死了十多人,吓得没人敢靠近这里,天色一沉下来,这边几乎就看不到人影了,连带着旁边的怡红院,生意冷清了不少。

      韩胖子虽然没有什么大背景,不过他挺会做人,平日里便供奉了不少,出了这事,他更是大把大把的撒钱打通关系,好一顿折腾,总算把事暂时压了下来,急匆匆寻找法师驱鬼。

      “张道长,这就是闹鬼的地方,只要道长收了那厉鬼,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韩老板放心,我龙虎山天师府可不是浪得虚名,区区厉鬼而已,贫道手到擒来。”一位身着道袍,手持拂尘的年轻道士,瞥了眼韩胖子,满不在意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道长可需要起坛做法?”

      说着韩胖子招了招手,几个面色苍白的伙计连忙抬着早已准备好的法坛进来,三清铃,铜钱剑,黑狗血以及做法所需的香炉之类的物品一应俱全。

      韩胖子这段日子请过很多和尚道士,很多人都会设立法坛,他对这些物品倒也门儿清,早早的就派人准备好了,就连布置的工夫都剩下了。

      瞥了眼法坛,年轻道士嘴角抽了抽,这他么都是什么玩意,也就黑狗血有点用,三清铃之类的法器都没开光,拿着这些玩意给厉鬼送人头?

      他连忙摆手摇头道:“不用了,贫道驱鬼不需要开坛做法,韩老板直接带贫道上楼就行。”

      “我这就带道长进去。”韩胖子笑了笑,也不在意,看着面色苍白的伙计喝骂道:“你们这些没眼力劲的东西,道长都不用法坛了,还站在那作甚,赶紧上去趟趟道!”

      话音刚落,突然平地掀起一股阴风,大门“砰”的一下自动关上了,吓得韩胖子浑身发颤,身上的肥肉不停的颤抖,几个伙计也浑身打哆嗦起来。

      “姓韩的,我要你偿命!”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伙计手中的火把瞬间熄灭,原本明亮的酒楼顿时黑暗下来,只剩下韩胖子手中一盏用玻璃罩罩住的煤油灯,在黑暗中摇曳。

      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鬼,披头散发的出现在楼梯口,看不清其模样,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楼下,泛白的眼珠子死死盯住韩胖子,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诡笑。

      其身后隐隐间又出现了十多道阴魂,面相或狰狞或恐惧,目光呆滞的漂浮在半空。

      “呔,大胆妖孽,胆敢残害人命,贫道劝你乖乖束手就擒,如此,贫道还可替你超度,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

      年轻道士挡在韩胖子身前,见到这么多鬼,他面色有些凝重,抽出桃木剑横在身前,左手悄悄伸入布袋里,拿出一沓画着奇怪符文的黄符。

      见到厉鬼飞扑过来,年轻道士额头渗出冷汗,手指轻轻一捻,一沓黄符直接砸向厉鬼,顿时漫天黄符飞舞,齐齐飞向女鬼。

      女鬼身形一顿,没有硬接黄符,反而退回二楼,随手拎起一个阴魂砸过去。阴魂刚触碰到黄符,浑身如同破了硫酸一样,“噗嗤嗤”冒起股股白烟。

      然而女鬼看都不看一眼,瞥了眼身后的阴魂,冷声说道,“杀了这个臭道士,我就放过你们。”

      听闻这话,原本目光呆滞的阴魂,眸子里多了分神采,虽然畏惧黄符的威力,却也想逃出女鬼的掌控,当即张牙舞爪飞扑上去,狠狠的撞在黄符上。

      这些黄符可不是一般的符箓,而是龙虎山天师府有名的七杀灭鬼符,砸在阴魂身上如同火苗落在油桶上,噼里啪啦的爆炸起来,眨眼工夫便有几个阴魂被打的烟飞云散。

      “啊”阴魂们凄厉的惨叫,被七杀灭鬼符打的连连后退。然而这些阴魂死战不退,身上的怨气愈发浓郁起来,浓郁的怨气缠绕在他们身上,如同一团黑雾。

      七杀灭鬼符落在黑雾上面,片刻工夫就被染成了漆黑色,已经对这些阴魂起不到丝毫作用了。

      见到这一幕,年轻道士倒吸口气,连忙退了几步,抓起黑狗血泼过去。趁着这一空闲,他闭上眼睛,左手手指掐诀,口里开始念念有词。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金光聚身,急急如律令。”

      哗啦。

      年轻道士蓦然睁开眼睛,金光从眼中一闪而逝,掐着法决的指尖冒出一缕金光,而他站在金光的中间,在金光的衬托下,仿佛谪仙一般。

      “韩老板,这头女鬼怨气很重,贫道恐不能拿下她,你赶紧带着伙计离开。”金光加身的年轻道士,冲身后已经吓傻的韩老板喊了一句,提着桃木剑冲了上去。

      听到这话,韩胖子顿时回过神来,颤颤巍巍的看了眼厉鬼,吓得撒丫子就跑,瞬间爆发出与身材不符的速度,转眼间就跑到了门口,嘴里还小声念叨着。

      “怎么几天不见,厉鬼变的更厉害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