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燥热的下午,载着空竹篮的拖拉机缓慢行驶在返家的道路上。

      “爷爷,方才那小子一看就知道是来吃霸王果的!”

      “第一次您给他的时候,那家伙连句谢谢都没有,第二次您还给他,这是为何?”

      陆渊不满地向爷爷质问道

      陆元礼摸了摸陆渊的头沉声道

      “大男人行事要大气,不必拘礼于小节。”

      “第一次我给他两个桃子,是行善事,那个孩子也只比你大了两岁而已,我到镇上办事时经常看见他在镇上晃悠,应该是已经不念书了。”

      “虽然桃子虽小,不足果腹。但是我免费给他了,这就是恩情,无论他记不记得,这件事都已经发生了。”

      “两个桃子能有什么恩情,难道他以后会给您报两个桃子的恩情不成。”

      “咦,您买只猫干啥,家里不是有大小王吗。”

      陆渊看了看背后的装着猫的笼子疑惑道。

      “咳咳...”、你奶奶这两天惦记着养猫,话回主题。”

      “两个桃子既然没有恩情,我们卖桃子又不是为了钱财。何必去计较其中的得失呢?”

      “即使是为了钱财,我们也不在乎这些桃子,只要有人吃,又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就好了。”

      陆渊不回语,显然还是为刚才的事感到不爽。

      陆元礼顿了顿又道

      “你可知道我为何第二次伸出了一只空手给他选择?”

      陆渊摇头“方才我没看见。”

      又问道:“那您为何如此?”

      “那小孩,虽然年纪轻轻便不再上学,家人也不太管教了。长相平平,桃花运却盛满神庭穴。”

      “这代表他现在乃至临终前,身边都会有女人相伴,而且都不是同一个。”

      “他第一次接过桃子的时候,我就知道此人这一生将会为了养家糊口碌碌终生。而且他会在二十七岁的时候可能会选择一个克夫的妻子,克的不是运、不是财,而是——命!”

      陆元礼叹了叹气又道

      “我给他一个空手,意思让他不要太在意眼前的窘迫。并忠告他二十七岁时不要娶属狗,且寅时出生的女子。可他只惦记自己给女孩的桃子了。”

      陆渊闻言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卖个桃子人命都算出来了。您怎么看出他碌碌终生的,那我呢,我一生又会如何?”

      没等陆元礼回话,又托着下巴笑咪咪说道

      “爷爷,你又为啥不给家里人算命啊?,不算命那算算您孙子的桃花运怎么样?”

      陆元礼咕咚灌了一口

      “爷可不管你小子桃花运如何,反正我就你一个孙子,俩孙女。”

      “你应该知道,要不是你妈拦着,爷现在就得给你说门亲事去。”

      “至于算命,光靠你母亲,你这辈子已经衣食无忧了,更不用说你父亲了。”

      “何况还有我和你奶奶在,就你一个传代的,这一点想必你早就明白了,不然你也不会打小就这么任性!”

      说罢火气上喉,又给陆渊头上来了一记重响。

      陆渊摸着隐隐发痛的小脑瓜,想起小时候自己在村里闯了祸,奶奶挨户上门塞钱赔礼,那阵子可挨了爷爷不少“木棍”伺候。

      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果然还是天机不可泄露吗”。

      说罢又嘟起小嘴嘀咕着:“天天这么打也不怕把唯一传人给打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领养的小孩昵。”

      拖拉机载着春风得意的爷孙俩缓缓停在了陆家小院门口,李婉仪正坐门前,叼着一根香烟,戴着眼镜穿针缝线。

      “奶奶,今天卖桃子赚了一百多。来,都给您。”

      陆渊把一沓零钱全都塞到奶奶手里笑说道

      “孙子知道疼奶奶,奶奶高兴!”

      看到陆渊来了,李婉仪丢去刚抽了一半的香烟笑咪咪道,脸上的皱纹也变的明显了。

      “咳..咳咳..”,陆元礼把揣在怀里的盒装烟草拿了出来,又去拖拉机上拿出装着小猫的笼子递给了李婉仪。

      李婉仪接过笼子抱出了里面肥肥的小花猫高兴坏了,笑咯咯的抚摸肥胖的猫腰。

      陆元礼眼睛死死地着老伴儿,好像是想说什么似的。

      “死老头,我又不是一年笑一次。盯着我干啥,走开。”李婉仪骂说道

      陆元礼像是没听见似的,双掌摊开向上指了指陆渊的方向,又指了指自己。

      “真是不害臊!别想着老婆子能给你美言几句,改天给你酿点新酒。”

      说罢李婉仪心满意足抱着花猫进了屋子,留下一脸失望和不明所以的爷孙俩风中凌乱。

      “陆老道士可在屋里吗?”

      陆渊刚进屋没多久,正想跑去爷爷房里问,为啥奶奶说爷爷不害臊,门外便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门开,只见一位着装整齐、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着站在门外。

      “时辰已到,请老先生即刻随我一同前去酒庄。”中年男子行礼道

      “急不得,刚从镇上回来呢。待我先回屋里换身衣裳。”陆元礼说罢便大步回了屋。

      陆渊心想,这个时候换衣服,可能又有白事了吧,跟上去问问。

      “爷爷,什么事情啊。这个点来找你。”

      陆元礼边换着道袍边说道

      “隔壁村的王家葡萄庄园,他们要扩建,迁几个野坟。我过去看看,你也可以跟过去,新鲜的葡萄让你吃个够。”

      陆渊疑惑道

      “还有个葡萄庄园?在我们村后面吗?,为啥我们这些小孩都不知道。”

      “村里的小屁孩嘴馋,那王庄主聪明,专门请人护庄。不然早就被附近村的小孩干完了。”

      “你可不缺这点葡萄钱,就是带你去涨涨见识。他们王家还有几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姑娘,或许能给你说个亲事。”

      陆元礼笑嘻嘻说道

      有这等好事,陆渊自然是不能放过,虽然说葡萄他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但是这种不用花钱又好玩的好事,他还是很乐意去的。

      不久,爷孙俩带着胖子陈列坐上了中年男子的黑色轿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