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无拦的丝瓜视频下载

      会后,小明让骆援朝去他办公室说话。

      小明亲自给他倒了杯水,热情地说道:“昨天报价那个项目,你今天下午务必安排合适的项目经理过去对接。”

      骆援朝转动着杯子,不解地问道:“这么着急?不是说工期三个月?”

      小明反问他:“项目经理休息了这么久,还没休息够?”

      小明说完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不是我着急,也不是业主着急。公司不是等米下锅呢吗?”

      骆援朝轻轻叹了口气,讪笑道:“也是啊,都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所以嘛,今天进场,明天就可以找他们拨付20%的进度款了,整整40万啊!至少可以将大家的工资补上了。”

      小明摸着头,感到一阵头疼,这个烂摊子被自己接下也是举目维艰。

      骆援朝也知道公司目前的困境,他小心翼翼地问道:“那这个项目是按公路工程分公司,还是按原来班子的名义去做?”

      小明怒目圆瞪,刚才开会可是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为毛还有这么一问?

      “肯定是分公司,不过不要慌去签合同,得等公司名字变更后才能签,开税务发票也得等。”

      骆援朝看到小明从抽屉里摸出了书本,正准备起身离开,又被小明制止了。

      他疑惑地问小明:“曾总,你还有吩咐?”

      “今天开会没有见到总工办的同志们,你将会议传达给他们。今后就靠你了,我只看结果!”

      “还有,这条路的事情有几点一定要注意,民俗问题要配合业主那边处理好。

      回填石方一定要解小,厚度尽可能按规范。

      挖填交接部位的土工格栅,一定要注意铺设方向。

      填方区的渗水沟也不能大意,我看有抛石挤淤,石头能不能直接采用开挖料?你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工地的利润点有哪些?怎样做才能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做到利润最大化?”

      小明说完给骆援朝挤了一下眼睛,后者哈哈大笑:“你放心吧,我用一个老工程人的人格担保,一定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送走骆援朝,王慧象征性地敲了下门,直接走了进来。

      “这次动静这么大,资金够吗?”她担忧地问道。

      小明这时才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人,年龄在二十七八岁上下,一头波浪卷齐肩短发,五官秀丽。

      小明示意她坐下谈,安慰道:“没钱就不办这些事情了?钱嘛,特殊纸张罢了!无需担心,项目干好了,口碑提升起来后,到时候我还怕你数钱数到手抽筋!”

      王慧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一对兔子左窜右跳,小明赶紧转移视线。

      这些再好看也不急搬砖半分,反而会让他分心。

      小明拿出一张6月18日的报纸,指着上面“元首在西北五省区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抓住世纪之交历史机遇,加快西部地区开发步伐’”的新闻给她看,后者仔细看了一眼后,目瞪口呆,她死死地望着小明,身体像被抽空一样,虚弱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小明矢口否认,他重生前也确实没注意过这些,只是误打误撞,被他抓住了这次机遇罢了。

      “我也是刚才翻这间办公室的旧报纸不小心看到的,当然要引起重视了!这对公司可是绝对的利好消息。”

      王慧听他这么说,有点魂不守舍,任何一个人,将自己的东西拱手让给别人后,别人反过来还主动告诉你,你给他的东西是无价之宝。

      现在是木已成舟,为时已晚。你说气人不气人?

      小明站起来张开拇指,在她面前挥了半天,嘴上一直喊个不停:“王姐~王姐~~”

      好一会儿,王慧才回过神来,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夺她无价之宝的男人。

      冷笑着一字一句道:“你这个趁人之危的小混蛋!走着瞧!”

      她说完就站起来,摔门而去!

      小明有些不淡定了,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做法。

      这合作才刚刚开始,怎么就搞成了这个样子呢?是他自己太嘚瑟?

      他为了这个破公司的发展,也是煞费苦心!

      他觉着应该给王慧说清楚这个事情。

      他快速来到王慧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门紧闭,他试着开了几下,无济于事。

      既然喊不开门,这层楼还有其他人办公,为了不影响其他人办公,就只有将门撞开咯。

      连续试了几次,小明手臂都撞痛了,也没能将门撞开。

      他只能扶在门上,急切地小声喊道:“王姐,你将门打开,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起初我是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再说了,即便没有我来签这份合同,公司能撑多久?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王慧在门内埋头低泣,她在自责,事到如今,怪只能怪自己目光短浅,没有敏锐地捕捉信息的能力。

      她听到小明在外叫门,哭得更大声了些。

      她没办法向朱涛交代啊,当初虽然让他在一份委托函上签了字,可是事情被办得一塌糊涂,怎么交代?

      幸亏他还有十多年才出来,到时候已是物是人非了,即便再白手起家,他有那个能力吗?

      任凭小明在外面如何喊,她就是不给他开门。心道,孩子嘛,喊累了自然就消停了。

      小明想了想,为了公司的声誉打算,他干脆重新退回自己的办公室。

      给王慧写了一段话,准备写完塞到她办公室门缝里。

      王慧看到外面突然塞进一张纸条,下意识捡起来一看,只见上面用并不好看地字写道:

      “王姐,当初签订对赌协议,我只想名正言顺地找一家公司挂靠,后来了解到公司的实际情况,转变了想法,变成了对赌协议。

      平心而论,我个人内心是有点抗拒的,但眼见这么大个现成的公司轰然倒下,我做不到,也舍不得。你说我圣母也好,强盗也罢,接手公司的过程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大家都已被绑在了公司这条船上,只有同舟共济,齐心协力才能让这首船在波涛汹涌的浪潮中走得更稳、更远!”

      王慧看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屑地将它扔进了废纸篓中。

      她不禁在心中想:他真没有私心吗?谁信?没有私心上来就要80%的股权?豁鬼呢!

      小明并不知道,他在公司处理这些乌漆麻遭的事情的同时,学校那边正有一场人间炼狱在等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