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艳是三级在线观看

      隔天,为表歉意,李源大出血,微信联系,宴请小阿馋到最好的三星级顶楼餐厅吃牛排。

      小阿馋一身素颜打扮出场,朝气十足,有些拘谨。

      她并不是因为就餐环境而拘谨,而是因为面对李源就有些拘谨。

      毕竟,眼前这个男生,把她宝贝都看了!

      “你的小伙伴呢?”

      李源觉得任务中那个被自己纵火过的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裴棠梨。

      第一次见面,对方就展现出了令人窒息的舔狗攻势。

      而小阿馋,这个可能性很低。

      第一次见面时,小阿馋表现得有点冷淡,然后昨天是第二次见面,虽然画面旖旎但却有点小尴尬,但是任务额度并没有变化。

      这很能说明问题。

      喜欢,激动,藏是藏不住的,尤其是在他眼前!

      “她她没来……”

      小阿馋很小声的说道:“我没有告诉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个人,但是真还是来了。

      “喔。”

      小阿馋猛地一抬头,语气有些急促的问:“你是不是喜欢梨子?”

      “没有,只是随口一问而已,看你有点紧张,我以为你会带你那个朋友过来撑撑胆子。”

      “哦哦哦……”

      李源看着她像极了一只小鹌鹑,险些乐出了声:“不要那么紧张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小阿馋唰的一下,脸就红了。

      她一下子就想起了昨天晚上被看光光不说,还被抱起来,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

      哇,好害羞。

      李源喊着服务员,恰好没看到这一幕,不然,他就不会认为自己眼力够强了。

      牛排端上来了。

      两人开始吃饭,吃饭过程中,小阿馋一声不吭,只顾着埋头小口小口的吃东西。

      李源看着挺有趣的,这小阿馋有点像松鼠。

      他不知道,小阿馋其实是门牙还痛着。

      忽然间,身旁传来悠扬的小提琴音乐,一个乐手走到他们身边,正在演奏音乐给两人听。

      琴声悠扬轻快。

      李源不懂纯音乐,但看见小阿馋的脸一下子红的不行,猜都猜的出,这位兄弟拉的是一首有关于爱情的曲子。

      直到音乐结束,小阿馋的脑袋愣是还没能抬起来。

      李源敲了敲桌子,轻声说道:“你这么容易害羞,以后要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那还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我……我不会。”

      李源看不下去了,只能渡一道天罡真气进入小阿馋体内,帮助她平稳呼吸,调整心率。

      小阿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觉得身体忽然轻松了不少。

      身体放松了,这一直紧绷着的心态也就跟着放松下来。

      小阿馋卷弄着头发,一边不好意思的说:“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爸帮我买了这个房子让我上学能住,但是这一年来我都是住校,一直以来都是我姑姑帮我打理房子,可能是因为太久没住人,所以他们就把房子租给了你。”

      “最近学校发生了一点事情,我也没有问清楚,直接就回来住了,没想到我姑父已经把房子租给你了。”

      “不好意思啊,如果我有提前问一下的话,就不会闹出这事故了。”

      “这也不是你的错,再说是我占了便宜你吃亏了,咳咳……”

      李源一看小阿馋一言不合又准备闹大红脸,连忙干咳一声,转换话题:“等会下午你要没什么事,就陪我去找一趟你姑父,我们把租房合约解除了吧。”

      小阿馋急道:“你可以继续租的,我回学校住。”

      “还是算了吧……”

      李源有太多秘密了,先不说异人的身份不能透露,光是每天的剑术修炼及修行,这就需要有个人空间。

      这个房子就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日常修炼需求。

      别的不说,练剑这一项,房子太小了,以他挥剑造成的威势,三两下就能把这房子拆的七零八落。

      所以最好还是租到一间自带院落的房子,而且还得偏僻一点,免得搞出的动静太大,遭到周围居民投诉。

      小阿馋有点失望。

      李源看着她,心想,这女孩子要是攻略起来,肯定很简单的。

      不过,他也就是想想。

      他确实有想过盗走小阿馋的芳心,以此完成自己那不太道德的任务。

      但是因为他怀疑裴棠梨已经对自己芳心暗许,这种的情况下再招惹小阿馋,有可能演变成赔了夫人又折兵,两头都落空的惨剧。

      不好不好!

      论渣男都是怎么马失前蹄的,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这原因占有一定比例。

      最好的方式,三个对象,互相之间都不认识,这样才是安稳完成任务的人间正道。

      李源:“我这次到京城也没法久呆,看一下朋友后就得走了,估计也就这两三天的事情,本来也有想要退租了。”

      “你想去哪?”

      “不远,天津。”

      “那我要是有空,能去找你玩吗?”

      “当然可以了。”

      天津离京城又不远,再说了,裴棠梨可是第一个粉丝,好歹得维持住好感度,免得裴棠梨忽然之间就粉转路人不爱了。

      这是李源自己苦心孤诣钻研出来的海王绝技——钓鱼法。

      钓鱼,是讲究技巧的,钓线不能太紧或太松,太松,这鱼就跑了,太紧,钓线会断。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会松一会紧,保持一个若即若离的态度,尽量把鱼儿折腾的脑子发晕,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

      女人嘛,跟鱼也差不多,都是只有七秒钟的记忆,而且又感性的要死,只要对她好,那就行了。

      李源觉得自己这套理论,有必要实践一下,万一能成,嘿,那这世界上又该出一个情中圣人了。

      海王可不稀罕鱼获,只享受钓鱼这个过程的乐趣,上鱼就没有意思了呀。

      ……

      ……

      下午,李源跟小阿馋前往早餐店老板的家里,将退租手续办了。

      早餐店两公婆看见李源和小阿馋是一块来的,尴尬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

      他们背着私自将房子给租出去的,本身就是一件错事,不告诉小阿馋,更是错上加错。

      而被小阿馋发现,很尴尬,被小阿馋带着租客一起来算账,那就不只是尴尬了,还有羞愧。

      这种被人当场抓包的感觉,着实有点令他们感到难堪。

      李源才不理会这两公婆尴尬不尴尬,难堪不难堪。

      他带上小阿馋,主要目的也是想为了希望帮她妥善处理这件事,以小阿馋这羞答答的性格,如果没有他,指不定会将这件事情憋回心里面,半句话都不敢说。

      好歹也算一波眼缘的朋友。

      李源说什么也得杜绝这两公婆尝到甜头,继续背着小阿馋将房子给租出去的行为。

      昨天也就是碰上了他,但是下一次呢,不是谁都像他一样守身如玉,正人君子,坐怀不乱。

      万一真出现图谋不轨的人,小阿馋不一定还有这么好的运气逃过一劫。

      所以,哪怕这些话不当面说穿,还是应该让这两公婆受到心理层面上的压力,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的恶劣。

      手续弄完,钱也要回来了。

      老板娘将小阿馋拉到一旁说话。

      老板小声对李源说道:“没想到我家小馋跟你是朋友,这样吧,这个月的房租我也退给你吧。”

      老板说着就要掏钱。

      李源伸手拒绝:“这个就不用了,交情是交情,说好的事情是说好的事情,这是两码事,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下次想要将房子租出去的话,最好还是跟小阿馋先说一声,以她的脾气,不会跟你们计较这些事情的。”

      “是是是,我们这件事情做的确实不妥,是我鬼迷心窍了,我回头就会跟小阿馋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那边也聊完了,小阿馋走了过来。

      李源主动说:“咱们一起走吧?”

      小阿馋点点头,跟姑父姑姑说了“拜拜”后,屁颠屁颠跟在了李源后头。

      两人沉默无声,走了很长的一段路。

      “谢谢你。”

      李源转头看她,才看见这丫头眼里满满的感激和诚意,行,心里明白就好。

      要是真的傻,那可没救了。

      李源劝说:“回头把这事给你爸说一下,让你爸跟你姑姑聊一下,我看得出来,这件事情你姑姑才应该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没有太多的恶意,但你姑父就不好说了。”

      小阿馋犹豫了一下,回道:“这样子不好吧……”

      李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很希望下一次洗完澡,还能碰见我?”

      小阿馋涨红脸,连连摆手,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没……没有!”

      “那就你想碰见其他男生?”

      “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