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淫乱帝国

      “姜尘,你把升灵丹分给师妹和师弟每人一粒,那本功法就先给可染师弟,至于这对霹雳子,暂且放在为师这里,如果仙门大会能用得上,为师自然会给你们。”

      姜尘连连点头道:“好。”

      宁琅心里笑骂了一句憨货,起身说道:“可染,仙门大会鱼龙混杂,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你就不要跟去了,呆在渺渺峰潜行修炼。”

      江可染同样起身,恭恭敬敬拱手道:“是,师父。”

      用完粥饭,姜尘把升灵丹每人分了一粒后,三人都回到了各自的竹屋里修炼去了。

      夜里。

      宁琅反锁房门,掩上窗户。

      从怀里掏出了那日在藏宝阁取出的五品清魂丹。

      丹药从一品到九品,品阶越高就越珍稀,下三品都是一般的丹药,中三品便是算不错的丹药,而上三品,据说都是丹药炼成后能引来天地异象,乃是无法用灵晶衡量的宝物。

      能从藏宝阁里找出一枚五品丹药,宁琅就已经很知足了。

      这枚丹药之所以没有被拿走,想必也是因为它的药效并不引人注目,只是清洗魂力杂质,温养灵魂而已。

      但对于宁琅来说,这枚丹药却很有用。

      因为魂力能决定精神感知力的范围,打个比方来说,一个人坐在屋子里,能感知方圆一里地之内的情况,那遇到危险时就能提前一步离开,但如果他能感知道方圆十里地之内情况,那遇到危险时就能提前十步离开。

      乱世之中,保命最重要。

      反正有系统在身,怎么都能修炼到头,但若是中途挂了,那可就真没了。

      所以宁琅那日才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把这清魂丹拿了出来。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甘棠媚生生地声音:“师父~”

      “为师今夜有事,回自己房间睡。”

      “好吧。”声音中似有些可惜。

      宁琅默念大黄庭经,待体内灵气‘静’下来后,才把玉瓶里面的清魂丹倒在掌心,吞服进了腹中,就像是吃了一颗冰块一样,宁琅明显能感受到丹药从喉咙下去直坠于胃部,一股寒气弥漫全身。

      如果有人在旁边的话,能很清楚的看到宁琅的皮肤表面在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这种感觉很奇妙。

      虽然身体就像是冻僵了,但宁琅却不觉得难受,反而有种夏天泡在冷水中的舒畅感觉。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股寒气逐渐散去。

      “哈。”

      宁琅哈出了一口寒气,茫茫然睁开了眼睛。

      “结束了吗?”宁琅喃喃一句,重新闭上眼睛,放出了神识……

      果然!

      在清魂丹的温养下,宁琅的感知范围比之前大了不少,而且就连很细小的风吹草动也能感知的到。

      宁琅嘴角扬起:“这波不亏啊。”

      ……

      两日后,高千寿造访渺渺峰。

      宁琅将他迎进了屋子,还没开口说话,高千寿就主动掏出一瓶丹药放在桌上道:“这是我这几日刚炼制出的二品回气丹,虽说只能恢复灵气,但去正阳宫的路上还是用得上的。”

      自姜尘和甘棠在上武峰一战成名后,高千寿也不敢再胡乱猜忌了,听到宗主安排自己和宁琅同行,他反而还有些高兴,毕竟有接触的机会,那就有可能和宁琅化干波为玉帛。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宁琅早已看破人心,不过既然人家主动求和,那宁琅也不至于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以后还要在浩气宗待下去,多一个表面朋友,总比对一个仇人要好。

      “哪里哪里。”高千寿摆摆手,欣慰笑道:“你想好什么时候出发去正阳宫了吗?”

      宁琅这才问道:“去正阳宫要几日时间?”

      “如果一路凌空,最快五天就能到。”

      宁琅心里有了分寸,点点头道:“离仙门大会还有十天的时间,路上五天时间,空出两天时间熟悉环境,我看不如三日后出发,如何?”

      见宁琅并不排斥自己,而且还询问自己的意见,高千寿立马笑道:“宗主既然这次让你带队,参加仙门大会的弟子又都是你徒弟,那时间自然是听从你的安排。”

      宁琅笑了笑,没有接话。

      高千寿起身道:“既然如此,那三日后,我们在山门口汇合,一同前往正阳宫。”

      “好。”

      ……

      两日后。

      服用升灵丹后的姜尘顺利突破到了开河境巅峰,而甘棠离开河境上品也只差一步。

      宁琅深知此行凶险,下山前一夜,将姜尘和甘棠都叫进了屋子里交待一路上要注意的事情,最后说道:“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去正阳宫,路上大概要花五天时间,你们待会回去就收拾东西。”

      “是。”

      “一路上你们要谨言慎行,特别是你,甘棠。”

      姜尘的性格憨厚,一般是不会惹事的。

      只有甘棠,姜尘放心不下。

      听到宁琅的话,甘棠精致的小脸皱了起来,摇动着身体娇嗔着喊了一声:“师父~”

      “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今夜你们就别修炼了,回去好好睡一觉。”

      “嗯。”

      姜尘施礼告退,甘棠则还留在原地。

      宁琅拿她没办法,摆摆手道:“拿自己的被褥来。”

      “好~”

      ……

      次日清晨。

      除了大长老邱云泽和五长老赵建没来之外,其他四位长老都和宗主梅清河一起在山门口等待着宁琅。

      一盏茶的时间后。

      从渺渺峰的方向,凌空而来三道人影。

      修士修炼到了开河境就能凌空而行,只是境界越低,凌空的时间越短,消耗的灵气也越多。

      高千寿正是想到了这一点,几日前才送了一瓶回气丹给宁琅。

      “怎么都来了?”宁琅不解问道。

      梅清河笑道:“仙门大会事关我浩气宗声誉问题,在你们离去之前,我自然是要勉励你们几句。”

      “用不着那么麻烦。”

      宁琅回道:“仙门大会前三甲奖励丰厚,姜尘和甘棠要是有实力夺得前三甲,我自然会让他们努力,但提前说好,想让我徒弟为宗门卖命,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话,姜尘和甘棠心里又是一阵暖意。

      可几位长老听得却都不是滋味。

      按道理来讲。

      就算你不愿为宗门卖命,嘴上说两句又不会怎样,何必把事情说的这么直白。

      可梅清河听到这话,却只觉得宁琅说话真诚,远比嘴里夸夸其谈的人要好。

      “尽你们最大的努力就好,我可从来没要过你们为宗门卖命吧?”梅清河微笑道。

      宁琅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就这样吧,反正最多一个月就会回来。”

      “嗯。”

      宁琅朝李鸿日几人拱手道:“多谢相送,改日再会。”

      李鸿日、余震、钱大海三人都有些意外,最后也都拱了拱手。

      “四长老,我们走吧。”

      “嗯。”

      一行四人,凌空而起,不过半柱香的时间,身影就消失在了空中。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