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腿女神的灰色在线观看

      这年腊月,天上飘起了鹅毛大雪,叶三刀去市场采买的时候听菜农们说,春城这地界几十年未必下一场雪,这城市下雪的时候依然能看到阳光,所以下雪也不会很冷。

      一夜之间,整个院子里银装素裹,地上铺了厚厚一层积雪,那始终不见长大的羊羔也不爱动弹,在院子的窝里不肯出来,这简易的木棚窝子还是张蛮蛮和武波合力搭起来的。那母羊则更加懒惰,许是在三叶福利院日子过的逍遥,不为生计发愁吧。

      羊虽然不动,可厚厚的积雪把三个孩子高兴坏了,哪怕平时安静的范淼也加入了雪仗战团,三个大人三个小孩玩的不亦乐乎,叶三刀则坐在砖房台阶上,拿出老烟锅,巴砸巴砸不断的咗出火星子。

      这天,三叶福利院迎来了一个不一样的弃婴。

      两个民警冒着风雪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小孩进了大门,刚一进大门所有人都莫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仿佛有人在脖子上吹冷气,不管大人小孩都齐齐打了个寒颤。

      “叶院长,这孩子刚在雪地里捡到,您看能不能暂时先收容在你们院里,手续明天我们所里和民政办沟通一下然后补办过来。”民警紧紧抱着孩子,生怕给冻坏了。

      三刀内心隐隐有一种大石落地的感觉,连忙接过孩子捂在自己的袄子里“不妨事,不妨事,我这就把孩子收下,警官进屋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民警连连摆手说不用,“大雪封路,到处都需要人手帮忙,还要去巡逻咧”,然后也不听三刀挽留,匆匆走了。

      此时小孩还在玩雪,但声音小了不少,三个女人连忙走到三刀身边,几人进屋,三刀才把袄子里的孩子抱出来。

      “啊~”一声惊叫,张蛮蛮拿在手里的水杯应声而落,可她还死死的盯着小孩的脸庞看。

      这孩子满脸青紫,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可还是睁着一双大眼睛,静静的看着叶三刀,脸上看不出表情,就是平静,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孩子怎么能这么平静。

      范子怡急忙脱下外套给婴儿取暖,脸贴脸的过渡一点体温给婴儿,众人忙活了大半小时,孩子的脸色才好了一点。

      “院长啊,这孩子不是个面瘫吧,你看我们折腾这么久,他愣是一个表情都没有。”张蛮蛮颤颤巍巍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又不敢说的大声引起众怒。

      百合瞪了她一眼“瞎说,许是雪地里冻的久了,暂时身体和脸颊麻木了吧。要不我们还是先给孩子取名吧。”

      “就叫天晴吧,叶天晴,他来的时候下着那么大的雪,希望他以后的每一天都是晴天,可惜就是名字有点女性化。”范子怡双眸含泪,这一刻母性光辉无比强烈。

      大家自然是没有意见,纷纷赞同。

      三天后,雪停了,派出所把所有手续都送了过来,而叶天晴依然一动不动面无表情,这三天,范子怡和白百合用了无数办法试图引起叶天晴的注意,可是这小子愣是连眼珠子都不曾动一下,但却是有奶必喝,百合每一勺温热的羊奶,都被叶天晴一一咽下。

      叶天晴能吃能睡,也请医生来看过,医生确定孩子的骨骼和肌肉没有问题,至于孩子不动的原因是真的没办法探究,但既然是健康的,大家也就不会过于担忧,日子总归要过下去的。

      每天叶天晴躺在床上都会迎来三个稚嫩的客人。

      “天晴弟弟,我带着武波哥哥和叶焱弟弟又来看你了。”

      三个孩子爬上了叶天晴的小床也不显拥挤,福利院刚建好的时候,叶三刀为了省钱,就统一订了一米的床,图的就是个一劳永逸,也方便规划。

      如果现在有大人在这里,一定会惊掉下巴,床上的叶天晴随着三个孩子的到来,抬起小手挨个摸了摸她们的脸颊,天晴眼角流下一滴眼泪,无声,却滚烫。

      “天晴弟弟,为什么院长他们面前你不动呢,我跟你说,昨天武波哥哥悄悄拿了院长的烟锅炫耀,还有模有样的吸了一口,呛的喝了好多水,然后挨了院长一顿胖揍,屁股都开花了。”

      武波在旁边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然后使劲抱着天晴坐起来你一点嘿嘿直笑,一张脸本就因为时常晒太阳有点犯黑,这时候反而看不出他脸红。

      “天晴弟弟,我给你拌个鬼脸好不好,吓到你可不许哭啊。”

      三个孩子就这样围着叶天晴逗趣。

      叶焱还在牙牙学语,不时比划一下,但大多都是意义不明的发音和看不出意图的动作,惹的范淼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

      在这小小的福利院里,温情无处不在,不爱学习的武波,喜欢舞刀弄枪的叶焱,还有安静学习且温柔的范淼。

      1993年夏天,时至今日,院里新增了三个孩子,一个长着一对招风耳,一个眼睛眼珠子比其他人大的太多,一个天生残障腿脚不便。

      这年,武波13岁,范淼8岁,叶焱6岁,而叶天晴5岁有余,年岁并不精准,但这世道就是如此,被人遗弃的孩子会失去很多快乐,而这所三叶福利院,四个大人都在尽力给他们温暖。

      经过五年时间,院里的孩子王不是武波,反而是范淼,招风耳有一次悄悄问武波,为啥这个小丫头是头头,武波就一句话,“你要有本事让子怡阿姨不骂人,闯了祸院长不揍你,你就是我们的头头。”

      招风耳自那以后唯范淼马首是瞻,为了不挨揍,为了有糖吃,为了不挨骂,一时的认怂并无不可。

      孩子们每天有说有笑,该上课上课,该玩闹玩闹,无忧无虑,唯独叶天晴不怎么动弹,沉默寡言,面无表情。

      这天,叶三刀召集了所有人在教室,包括孩子们,只听他侃侃而谈“大家都来了这么久了,我们也没进行过一次像样的会议,今天我要给大家说道说道。”

      他喝了口茶水清了清嗓子“武波你不学习,13岁认的字还没范淼多,以后出了社会可怎么办,你不是爱玩木头搞那些花架子么,要不我在农村给你寻个师傅,学一门木匠手艺好不好。”

      他没让武波接话继续说“武波13岁了,比你们大的多,是该学门手艺了,不然成年了离开我们这里被饿死了就是我的责任了,这五年我光顾着给你们做饭了,你们的三位老师可是找我诉了不少苦呢。”

      “你你你,笑什么笑,说的就是你,倒霉丫头,闯祸都是你来兜着,平时安安静静,出事鬼点子倒是不少,听百合老师说,你连孙子兵法都学了,是准备拿来对付谁啊,对付我还是对付你的三个老师啊?”

      “都别说话,你们给我老实听着,今天要骂你们一顿。”叶三刀说话情绪激动,那标点符号一堆堆的往外飞,坐在他下首的范子怡连忙伸手挡住了脸。

      “还有你,叶焱,你以为缩着脑袋我就看不到你了?上次趁我和范子怡老师去市里学习,百合老师给他们几个教课,张蛮蛮老师在三楼张罗晚饭,你偷拿我的刀宰了我们唯一一只老母鸡,还生火给烤了,你说你烤就烤了吧,还烤成了焦炭,一口都没法吃,你以为范淼给你兜着我就不揍你了是吧,拿刀也不怕伤着自己。”

      叶三刀越说越气,脸色由一开始的正常逐渐转红。

      “最省心的就是叶天晴了,你看他多乖,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搂着长不大的小羊羔。”

      三刀话锋一转,指着腿有残障的诸葛小天骂道:“你也跑不掉一顿骂,上次大家去隔壁村偷西瓜是你使唤的吧,要吃西瓜不会跟老师说么?院长还能少你们一个西瓜是不是,我苦点累点没啥,可我叶三刀绝不短你们一顿吃的。”

      叶三刀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了所有人一跳,范子怡有心帮孩子们打圆场说说好话到了嘴边又悄悄咽了下去。

      白百合一激灵,被这一巴掌吓的抖了三抖,孩子们都睁着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叶三刀,叶三刀还想继续教训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但实在是狠不下心,最后叹道“罢了罢了,你们啊,明天开始认真上课,严格按照百合老师的课程表学习,百合老师记得每天布置作业给他们,作业做完以后,每天跟我锻炼一个小时的身体,不许偷懒,我们从马步开始强身健体。”

      “好”叶天晴第一个说话,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五年时间,跟所有人说的话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句,每句话绝不超过十个字,虽然只有五岁,但他的眉宇已略显英俊,除了那一成不变的表情以外,其余都好。

      接下来是叶焱,举双手赞成,其余孩子都垂头丧气的,但都表示愿意锻炼身体。

      范淼苦着一张脸对叶三刀说“老师,这两年我发现小羊羔经常晚上从院子里蹦出去,天不亮又蹦回来,也不知道它怎么能蹦那么高的。”

      “嗯?你怎么发现的,羊羔就那么大一点,跟个土狗一样大小。”

      “是天晴弟弟跟我说的,我就留意上了,这两年蹦出去十多次了。”

      范淼信誓旦旦的说辞让三刀不得不信,虽然范淼丫头人小鬼大,可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说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