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拍还有什么视频软件

      凝结了一个冬季的冰雪融化成水, 携带着尚未融化完全的冰块,顺着勾缝往地势低下的区域奔去,汇成一段小溪蜿蜒着流向远方。

      冬天的尾巴还堪堪挂着, 春天迫不及待的到来,一抹绿意从地底探出头, 惬意舒展着嫩绿的叶子。

      沉寂了大半个冬季的苍山热闹起来。

      妖精们窝了一季的冬, 家里的存粮差不多吃完,此时吆喝上三三两两熟悉的妖精, 勤勤恳恳的组队去打猎。

      同样冬眠了一季的异兽,早就饿得瘦了好几圈,此时也忍不住跑出来捕猎。

      而部分妖精则留守在家里, 趁着天气转温,将窝里的兽皮拿出来晒晒。

      幼崽们终于解除禁令,得以独自走出家门, 呼朋引伴到处疯玩。

      苍山的幼崽并不多, 而因几个幼崽的存在, 顿时变得热闹生动起来。

      突然,苍山深处传来一阵喧嚣, 不多时,一群身强体壮的妖精们抬着一只小山一样的灵兽走出来。

      过了一个冬季,这只灵兽还显得肥壮, 显然这个冬天过得很好。

      妖精们喜气洋洋, 个个满面红光。

      开春第一天就猎到灵兽, 可真是个好兆头。

      若说这异兽、灵兽和妖兽的差别, 区分很明显。

      异兽不会自主吸收灵气,也没有启智的普通兽类,可以捕食, 但对修士和妖精们的修行没有益处,只能饱腹。

      灵兽则是会本能吸收灵气,但因未开启灵智,不能自主消化,吸收的灵气只能游走在皮肉之中,故而肉质美味。且这些灵兽大都体型巨大,修士们可以直接吸收其中的灵气,对修行十分有作用,是亘古不变的最受欢迎的食物。

      而妖兽,就是妖族了,他们已经开启灵智,走上修炼道路,会把灵气融入骨血之中,把□□锻炼得强大。

      普通植物,灵植和妖植,亦是同样道理。

      不管是灵兽还是灵植,假以时日,若得机缘,则有机会成妖。

      妖界有明文规定,只要是启智了的精怪,就不能被捕猎,不允许吞食同族。

      所以有些妖精尽管是食物链的关系,一旦成了精,则变成同族。

      但并非所有妖精都遵守规则,当然,这话另说。

      妖族并不把灵兽和灵植这些灵物当做同族,而是作为食物,作为修炼的资源。

      断屏群山的灵气匮乏,无法孕育灵兽灵植,故而苍山的这些妖精,很少能捕猎到灵兽,偶尔遇见一只,是惊天的大惊喜。

      山脚下的小石头精仿佛知道了外面的热闹,此时正闹着两个爹爹,要出去玩。

      “父亲~爹爹~去玩嘛~”

      偌大的床榻上,一个身穿红『色』漂亮衣服,长得玉雪可爱的粉团子,从床的这头滚到那头,不时四脚朝天挥舞。

      都说小孩子一天一个模样。

      冬季一过,又长了两个多月的陆夭夭,明显长了一截,当然,更加珠圆玉润了。

      这种肥嘟嘟恰到好处,不至于过于肥胖,却充满肉肉的萌感,反而让陆夭夭更加萌软可爱。

      两个多月的充分锻炼,现在的陆夭夭不同往日,她现在已经可以流利的短句,不再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蹦。

      并且,她已经能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走几步路。

      必须重点强调,她,已经成功从四肢动物,进化成两肢动物了。只不过父亲和爹爹还跟以前一样,走到哪儿抱到哪儿。

      也因此,她的走路大业进行得最缓慢。

      除了为了哄她抱她出去过一次,及初冬爹爹离家出走把她也带出去那时离开过这个木屋范围,她基本没有离开过。

      在她能清晰表达自己的意愿后,终于等到了天气回暖,冰雪消融,她迫不及待的要求要出门了!

      陆清予双手环臂,“外面湿哒哒的,有什么好玩的?”

      “就去!就去!”每天睁眼闭眼都是这一亩三分地,陆夭夭早就熟悉透彻,向往外面的世界了。

      姚九霄上前,抱起陆夭夭。

      陆夭夭顿时眉开眼笑,亲昵依赖的抱住姚九霄。

      她感觉到头顶有些松动,连忙说道:“父亲,扎揪揪!”

      因为她来回打滚,早上爹爹扎好的两撮头发,变得散『乱』了。

      姚九霄看一眼,抱着陆夭夭坐在凳子上,随后低头给陆夭夭重新扎头发。

      陆夭夭的头发亦长长了许多,原本只能扎成一个笔直笔直的小冲天炮,此时能弯出一个小小的弧度。

      陆清予靠在门边,他看着这一大一小,啧了一声,“你就惯着她吧,看看你看看你,把她惯成什么样子了,以后看你怎么办!”

      陆夭夭『摸』『摸』父亲三两下就熟练扎好的头发,然后朝陆清予扮个鬼脸。

      姚九霄抱起陆夭夭往外走。

      陆清予不情不愿的跟上去。

      陆夭夭坐在姚九霄的手臂上,从他的肩上探出脑袋看向陆清予,晶亮的眼睛微微弯起。

      陆清予不自觉泛起笑,凌空虚点了下她的额头,陆夭夭顿时嘻嘻哈哈笑着缩回小脑袋藏起来。

      走出结界外,刚走了一段距离,陆夭夭就听到了好像很热闹的声音。

      她当即坐不住,扭着小身板,努力伸长脖子往外看。

      只见她印象中见过的妖精们,很多都聚集在一块儿,围着一个超级大的动物。

      很快,其他妖精就发现了他们的到来,纷纷热情的打招呼。

      “陆兄弟和九霄兄弟也出来啦!”

      “我们今儿打了只灵兽!”

      “好久不见了……”

      “……”

      他们嘿嘿笑着,神情还颇不好意思。

      这些小妖精早上本想邀请两位大兄弟一起去捕猎,但是想到他们这么强大,随随便便都能打到只灵兽,就不好意思去邀请。

      不然总觉得他们是去给妖拖后腿,占他们的便宜。

      但没想到,他们这次这么顺利,居然打到了灵兽。

      这只灵兽可也是灵兽中的极品,这么一想,落下了大兄弟又觉得不太好。

      陆夭夭不知道这些妖精们的别扭心思,她好奇的多看几眼。

      她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动物,已经死掉躺在地上,还跟小山似的。

      这些妖精好厉害啊!

      远远围着转的幼崽们,看到陆夭夭出来,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崽崽,崽崽!”

      小松鼠过了一个冬季,身上的肉肉清减了下,不过还蛮有肉感,『毛』皮发亮的,显然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叔叔好!”

      几个幼崽排排站在姚九霄的不远处,稚嫩的打招呼。

      陆夭夭见到久没见面的小伙伴,十分高兴,她扭着小身板要下地,“父亲,要下!”

      姚九霄垂眸看一眼,地面因冰雪融化湿漉漉的,土壤没有植物覆盖,焦黄泥泞,看着脏兮兮的,便稳稳抱着,没有让陆夭夭下地。

      陆夭夭说服不了父亲下不了地,她便努力探出小身板跟小伙伴们说话。

      她一本正经道:“窝有名字啦!窝叫,陆夭夭!”

      “夭夭!夭夭!”小松鼠蹦蹦跳跳,溅起一片水花,片刻后才想起自我介绍,“我叫小七!”

      一旁等兔子精也迫不及待的说道,“我,我叫十二!”

      “我叫三三!”

      “……”

      这些幼崽们的名字简单粗暴,比如小松鼠,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七,名字就叫松小七。

      跟陆夭夭玩得好的兔子,在家排行第十二,直接就叫白十二。

      这么一对比,她的名字可真好听,陆夭夭美滋滋,还是她自己取的。

      不过他们的名字简单好记啦,而且也很好听。

      “夭夭,你长大只啦!”

      “夭夭,你会说话啦?”

      “夭夭夭夭……”

      幼崽们亲热的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时候,妖精们交头接耳一会儿,随后一个猫耳的小妖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大块血淋淋的肉,用藤蔓缠好递给陆清予。

      “这是分给幼崽的,这肉可香嫩了,幼崽们都爱吃。”

      这小石头精是在苍山里化形的幼崽,大家都认可她是苍山的一份子,他们这些当长辈的,给点东西给幼崽,谁也没有意见。

      陆清予本想拒绝,但一听是小崽子爱吃的,便大方收进洞府里。

      不过他不可能占这些小妖的便宜,便取出一袋子东西扔给小妖,“我跟你们买了。”

      “这……”小妖有点反应不过来,正要分辨几句,陆清予已经走到另一边,显然不想听小妖废话。

      原本围在一旁看灵兽的年轻男女妖精,此时纷纷围到陆夭夭他们身边。

      兔妖清丽的面容微微泛红,“予哥哥,好久不见了,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六花……”

      陆清予挑起一抹笑,似是多情,“当然记得,六花姑娘,近来可好?”

      兔妖六花顿时更加脸红,她羞答答的说道:“好……”

      其他女妖精不甘示弱,将兔妖挤走,娇俏的说道:“予哥哥,一个冬季不见,你越发风采『迷』人了……”

      “予哥哥……”

      陆清予顿时被一群女妖精围起来。

      另一边,其他几个女妖精看向姚九霄,神『色』犹豫,他那边被幼崽们围着。

      软萌的小崽子将他那一身清冷冲淡,好似变得平易近人。

      年轻男妖精们把姚九霄当做偶像,此时好不容易见到,不甘心错过,顿时硬着头皮上前搭话。

      其他女妖精见状,也走上去。

      陆夭夭原本在和小伙伴们说话,很快发现她被好多小哥哥小姐姐包围了。

      再一看,爹爹那边,也被小姐姐们包围了。

      父亲和爹爹这么受欢迎的吗?

      可真是太有眼光了,陆夭夭骄傲的一挺小肚子,与有荣焉。

      “父亲,父亲。”陆夭夭揪了揪姚九霄的衣襟,体贴道:“你和哥哥姐姐,好好说话。”她也可以和小伙伴们说悄悄话了。

      姚九霄沉默,冷着脸表示拒绝。

      陆夭夭一看,这可怎么行?父亲再沉默寡言,也要交朋友呀!和朋友聊天说话多开心啊!

      陆夭夭看看那边,爹爹游刃有余,谈笑风生,明显和小姐姐们处的很好。

      于是她朝那边伸手,亮起小『奶』音,“爹爹!爹爹!”

      陆夭夭心想,她真是『操』心,父亲肯定是因为她在场,放不开说话的缘故,爹爹既然已经交上朋友了,那她过去也不影响吧?

      陆清予走过来,身边跟着一群小姐姐。

      “怎么了?”

      “爹爹,抱!”

      陆清予上前将陆夭夭抱过来,哼声道:“不是最喜欢他抱吗?”

      陆夭夭嘴甜的说道:“都喜欢呀!”

      陆夭夭扭头看过去,“父亲……”要好好交朋友呀!

      然而不知何时,现场一片寂静。

      片刻后,其中一个女妖,手指颤抖着指向姚九霄。

      “父亲?”

      兔妖六花也抬起手,颤巍巍的移向陆清予。

      “爹爹?”

      “你们……”

      “他们……”

      陆夭夭眨眨眼,萌萌哒说道:“是的呀,父亲!爹爹!”是她的父亲和爹爹。

      短暂沉默后——

      “哇啊!”

      女妖精们掩面哭泣奔跑,悲伤的一哄而散。

      十数个女妖精跑开,带起一阵犹有寒意的风。

      陆夭夭一脸疑『惑』。

      小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