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区日本

      张林见王胖子说得好听,却与胡八一一起隐隐的将自己夹在中间,虽不知二人为何如此,但听王凯旋说起大金牙,想起原著里这座姑墨王子墓也没危险,确实可以跟下去看看,便同意了下来。

      胡八一二人一见张林同意下墓,相识点点头,还十分体贴的给他整理好装备。

      张林看得不明所以,但也跟着众人通过梯子下到墓门前。众人合力,打开了用兽皮密封的墓门,进入了姑墨王子墓的上层:祭祀大殿。

      “啊!”

      突然,就在一行人准备进入祭祀大殿之际,一声惊呼响起,也吓了一大跳。

      原来呀,是那祭祀大殿里的油灯居然在无人去点的情况下自燃起来。

      这一突然的事件,让几人身后的叶亦心吓得出了声,连王凯旋和胡八一也是吓得一身冷汗。

      走在最前面的二人小心打量着油灯照亮下的大殿,王凯旋悄声问到胡八一道:“老胡,不是鬼吹灯吗?怎么变鬼点灯了。”

      “大家不用害怕!”跟在最后面进来的陈教授给大家解释道:“这是过去常用的一种手段,用的是白磷,白磷燃点低,遇空气自燃,再引燃油灯,是种普通的手段。”

      王凯旋道:“我倒是不怕,就是觉得太残忍了!”

      胡八一闻言白对方道:“还不怕?声都变了!”

      王凯旋闻言狡辩道:“我那是害怕吗?我那是担心大家。”

      说着众人往前,走到祭台前道:“这不是墓穴吗?怎么没有棺材?”

      胡八一一听,突然想起他们在元代将军墓是,刚进去也没见棺材。

      想着该不是有什么机关,便用手电照亮四周查看,众人一见手电所照之处,居然都是是各种死状凄惨无比的干尸,用铁链绑在祭祀台四周的柱子上。

      同行的叶亦心与萨帝鹏一见当场就吐了出来,跑到后面。

      陈教授连忙询问叶亦心,胡八一见此看看雪莉杨道:“你没事吧?”

      雪莉杨点头说自己没事,便去与陈教授道:“陈教授,这里应该都是殉葬的奴隶或者囚徒之类的。”

      陈教授点点头道:“看来这里还真不是一个墓穴,而是一个举行大型祭祀活动的场所。

      大多西域小国的风俗大同小异,他们会把触犯法典的罪犯或者囚徒绑在沙漠里活活渴死,待他们完全风干成干尸后,再摆放但这里,然后再把宰杀动物的鲜血淋在这些干尸身上。”

      “真是太惨了!”

      王凯旋一听感慨道:“幸亏我们生长在新社会,这万恶的旧社会,太野蛮了!”

      胡八一也道:“***啊!”

      一旁的郝爱国闻言道:“这在奴隶社会是很稀松平常的。”

      说着带着萨帝鹏几人,开始研究起这些干尸。胡八一和王胖子四周大量祭坛。

      雪莉杨问到张林:“刚刚你不害怕?”

      “还怕什么?”张林道:“打小我就和尸体打交道,睡坟头那都是家常便饭。”

      雪莉杨笑道:“是吗?”

      然后便去了一边。

      见雪莉杨离开,张林连忙拍拍腿。

      “那个,裤脚有沙子,我拍拍!”一手遮着手电强光,张林笑着解释道。

      雪莉杨点点头道:“那拍赶紧点,不行外面可以洗个澡。”

      张林不动声色的离那些干尸远一点,笑着道:“那倒是不用,你们还要喝呢。”

      见雪莉杨转身,张林道:“对了老板,你们喝外面那水,会不会泡过这些尸体或者水下也有尸体……”

      “哇……”

      一旁走过的叶亦心闻言,又吐了出来。

      “你小子,别恶心人,不行,我受不了了老胡……”

      随着王胖子一吐,听见张林话的都吐了出来,一旁的萨帝鹏与郝爱国听见声音,急忙过来问到几人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吐了?”

      胡八一摆摆手道:“我们没事,郝教授您们继续考察,我们四处看看。”

      “哦!”郝爱国与萨帝鹏怀疑的看着几人,又去研究起干尸。

      胡八一几人方恶狠狠的看着张林,雪莉杨道:“你不也喝了?”

      “没有啊!”张林一摊手道:“沙漠里的水我都没喝过,这鬼地方,也就鬼知道水里有啥,不是吗?”

      几人一听疑惑道:“哪你这么多天,不喝水?”

      “大家还是找找四周有没有其他机关暗道吧!”张林扯开话题道:“这里这样大的祭祀大殿,不可能没其他地方。

      至少什么更衣室啊,守备室什么的应该有吧,毕竟这祭祀在古代,不论部落还是封建国家,都事重器,这里……不完备。”

      “说得有道理!”胡八一与王凯旋一听点点头,便去找机关暗道。

      “不是,你看着我干嘛?”

      张林见雪莉杨还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的问到。

      “进沙漠以来,你都没喝过我们找到的水源,你这么久,是怎么做到的?或者说你喝的什么?”

      雪莉杨见张林要说话,严肃道:“张先生,你可要想好再说,我们所有的物资都是同等份的,我们都缺水了,你不缺吗?

      还有,刚你不说,我还没注意,从昨晚到现在,我们来到这里,你都没喝过外面的水,我很好奇,你不渴的吗?”

      “看见没!”一旁,心不在焉的找着机关的胡八一二人支着耳朵,暗暗看着张林与雪莉杨,见雪莉杨一副审问的样子,胡八一对胖子道:“胖子,让你别多嘴是对的,你看,要是没我给你把嘴,现在站那里的就是我俩。”

      王凯旋道:“我嘴严着呢!不过老胡,你好奇这小子喝什么吗?我是觉得这小子玄乎得很。

      你想想,我们一行人,前几天就因为缺水,差点没交代出去,但你回想,当时这小子那叫一个悠然,这一路来,这小子什么都缺过,就没缺过水。

      你再想想,还有他那身手,还是人吗?

      车头大的冰块,一铁锹拍碎,那兵工铲都变形了,他还面不改色……

      总之,这小子太邪门了,我认为杨小姐审问得好,最好查出这家伙是何方神圣。”

      胡八一与王胖子暗中看戏,张林看着雪莉杨,揉揉额头。

      “你跟我来!”

      张林往祭祀大殿外而去,雪莉杨见此迟疑下,也跟着出去了。

      “他们要去哪里?”王凯旋碰碰胡八一道:“要不要跟上去?”

      胡八一一看大家都在认真的考察,点点头,与王胖子猫着腰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