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千杯不醉

      天地良心,原主和陆君辞थ一点关系都没有。

      莫凉走进来之后,冷冷的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

      怞 “你们几个胆子倒大,什么话都敢炰讲,当心祸从口出。”莫凉冷冷说道。

      几个人一听此番言论,皆不停的给莫凉磕头求饶뮀。

      睢 被关在牢房里的祝修浑身都被锁链捆绑着,听到这么大的动静,极艰难的抬起了头。嘴角噙着冷笑与悲凉。那个女人还是那么大的威风。

      莫凉摆了摆手,算是不计较此事。

      倿众人匍匐着身体,不敢抬头看走过来的女人一踢眼。

      圣君走到牢房门口簉,一招手:“把门打开。”

      ꇆ一垫句话佭说完,立刻有人起身过来。牢房里的管事颤颤巍巍的打开了锁,莫凉很自然的走了进去,管事弓着身子站在莫凉身后陪侍。

      ꬳ 莫凉站在祝修面前,仔细观察祝修的惨状。

      掳祝修浑身都被链锁绑着,周身动儎弹不得,全身上下只有脖子能稍微动ᰟ一动。祝修受过鞭刑,鞭子打破皮肉之后溢出来的血液渗在祝修的白衫上。㱖祝修整个人ھ成“大”字+张开。

      祝修的手臂上不知道趴了一个什么虫邭子,啃噬着祝修的皮肉,没一会祝修的手臂就变成了一截白骨。变成白骨䃛之后又慢慢的长出皮肉……虫子继续啃噬……啃噬之后又变成骨头……以此循环往复……퍛

      管事挂着笑脸讨赏:“圣君,按您的吩咐,我们没动他那张脸。”

      㤂莫凉眨眨眼,嗯了一声。然后伸出一只手捏住祝修的下巴,强迫祝修抬头。

      受了伤而惨白的脸。五官清秀,眉如墨画,眼如星辰。莫凉在﵋心里啧啧感叹几声,不舜得卟不䫟说原主的眼光是真的好。

      莫凉松开手,看见落在祝修眼前的碎发,于是很自然的伸出养手想把祝修坝的头发给撩至耳后。结果刚一触碰到祝修的时候,祝修的头顿时往后一仰。

      高贵圣君的纤纤玉手就㉖悬空在空中。

      祝修的嘴角勾起一丝讥诮,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妖女。”

      少年郎骨气硬,就算是身陷囹圄也绝不低头求饶。

      嬱我们的圣君大人毫不计较,笑了一下就把手放至背后。

      “祝修,十方꽑轩来人了。” 剎

      此话一出,祝修的眸光里缓缓生出希望。

      如果是十方轩的人过来救他的话……应该可以救出来……他相信十方轩的能力檋。

      就算十方轩的人不是莫凉的对手,凭借十᫒方轩的底蕴,两方也应该可以达成共识谈和。

       莫凉现在来找他,应该是来放濫他回去…… 꼎

      然而莫凉接下来的话,又把他的希望毫不留情的给泯灭:“瓊不过很可惜,十方轩派来的那几个ꇜ小修士能是本座的对手?”

      祝修一惊,眼里全是不可置信。接着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

      ἵ祝修挣扎着想要动弹:“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他们是无辜祢的!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便是!”

       莫凉反问“你觉得本座是讲道理的人吗?他ୠ们是无ꇎ辜的,你也是无辜的。你不是也一样被本座关在这里了吗?”

      “既然来攻ꕥ打我焚月界,就该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次你们十方轩来的人,除了那个小金丹之外,其余人全部陨落。说到底也是本座仁慈,竟还留了那个小金丹一命。”

      祝修眼眶一红。

      “如此说来祝修还得感谢䑽圣君大恩大德?”

      高贵的圣君理所왧当然的点头:“自该如此。”

      祝修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

      高贵的圣君仍是高高在上的神态。

      莫凉一䴘挥手,附着在祝修身上的枷锁全部消失。羧祝修得了ᖥ自由。但是他知道这种自由是有代价的。

      莫凉略微颔首:“你现在如果跪在地上若求本座,本座便放过你。”

      少年眸光清澈,眼中却藏讥诮。

      䊫 寂静的牢房内奁,响起一声哂笑。

      “圣君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贪生怕死之徒吗?”

      䟫 莫凉微微皱了眉,面前的少年讥笑,语气近乎疲惫:“既然说到蒊求字,那祝修唠便求圣君高抬贵手,赐我一死룎。”

      与其这样生不如死፳的被困在这个黑暗㝬的监牢,倒不如求得一死。

      “还请圣豗君成全。”

      莫凉:“……”

      ẋ莫凉有些无奈的揉了揉眉心,这怎么搞?又不胑能真杀了。

      管事看了莫凉一眼,看见莫凉皱眉。于是自作主张的上前一步,直接动手打了祝修一耳㨭光。

      祝修现ꡔ在才是一个小开光,而管事已是ࡺ筑基修为。一巴掌下去,直打的䞜祝修头侧了过去,眼冒金星。

      滤“放껑肆!我们圣君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好大的胆子!”

      祝修突然感觉到有些好笑。

      为虎作伥说得就是这种人吧。

      莫凉:“!”

      莫凉想都没想,抬脚就把管事踹倒在地宅:“谁让你动他的?!氇”

      她以瀔后的崽怎么能让别人随便뙚动。

      ꈜ 䥂 莫凉身边的婢女㔁很有眼色鞉,一看到这种情况,立刻便化出佩剑一剑横在管事的脖子上。Ⳣ

      莫㶓凉身边两个婢女,一个叫折疏,另一个叫羌色。弃跟着ᩭ莫凉来牢房的的,就叫折疏。两个丫头都是灵寂修为。

      原主毕竟是个大佬,身边厊没点工具人做事可不行。

      折疏풺侧着身子看莫凉,似乎是在询问莫凉这个人应该怎么处置。

      管事只想着讨漥好莫凉,却哪想犯了忌讳。管事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莫凉的冷眸冷面。管事葛心中害怕,扑通一下子就跪在地上求饶。

      莫凉嫌恶的看了他一眼,置之不理。

       “圣君不会真对祝修生了情下不了死手吧?”

      祝修挑衅似的看着莫凉。꩒“圣君瞞,你就只有这么些手段吗?” 憮

      莫凉咬牙,尽量克制住自己想把祝修一巴掌拍成肉馍馍的想法。小屁ඥ孩真是太气人了!

      “折疏,我们走。”莫凉深深的看了一眼祝修。

      看现在这个情况一时半会也没办法,只劌能再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徐徐图之。 ܢ

      莫凉扯过折疏衣角,低声吩咐道:“把祝修安置到一个院子里,吃住都要最好的,另外找个医师给他看看伤。别轻贱他。됻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找我禀报娇。”

      “是。”折疏点头。

      莫凉心里直发愁,还在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若是厌恶一个人厌恶到腊了极ᴛ点,那么不管 这个人做什么都是在减分。

      就原主和祝쑘修这关系,她得怎么才能把祝修的好感度给刷上来᝼啊。难搞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