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喜欢江郅

      两天以后,新闻媒体都刊发了这样的一篇报导:《我国生物基因发生诱导性异变》。

      篇中介绍了各类生物、动物都出现了个别基因异变,包括人类试管婴儿的胚胎在内。

      这种榡看似“个别”突发现象,分散在各类生物、动物族群里,似乎是一种偶然。但经过生物基因专家的观察和研究,发现它们뤫都出现了相同的基因☒诱导信号。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篇报导的记者并没有明确说明,只是在篇章末尾引用一位生物基因专家的话:

      “这世界有上帝吗?如果没有,那一定是外星人干的。”䔶

      棪报导一出,很快掀起了科爠研界或质疑、或深感忧虑、或佐证、或多方解读……

      而民众,一片祥和、安静,连点击阅读䯨这篇报导的人数,都是廖廖无几。

      这篇报导之所以引发멣科研界故注意,是因为篇中报导了“相同的基ꌋ因诱导信号”——这种跨物种的基因诱导信号,让他们神经绷咓紧。

      这不是空穴来风的猜测,篇中从专业的角度分析、罗列出了这个“相同的基因诱导信号”,它经得起在各生物、动物族群中的对比ꥄ,得出近似相同的结论。

      一时㹭之间,扎ݢ身在各领域的科研人员,比如搞生物培植的、动物物种保护协会⹊、基因研究工程的、人工受精卵培育机构的……ꢩ马上进行了解读和验证。

      他们都惊讶地证实了这种诱导信号的存在。

      虽然这只是发生在其领域个别现象,并且还是一个苗头阶段,但已足够引发他们的恐慌和焦虑。

      “个别物种发生基薇因异变,是很正常的事情뮘,但萐这次是跨物种统一出现了相同的诱导信号,这让人细想极恐。”

      各领域科研人员,一边发出惊讶的声音,一边开始寻找那幕后“操纵者”。

      “怎ᆍ么样,效果如何?”

      唐起约到陈虹,又在同一家咖啡馆里见面。

      把这篇报导提供给各大新闻媒体的陈虹,兴勃勃地问唐起道。 ᩍ

      “引发一波讨论的声音,至少在我的科研论坛里,是这样的效果。”

      唐起道。

      毕竟唐起的䀗圈子,不是与基因、物种的研究,有直接的关系,所以没有那些相关领域的研究人员那么热烈。

      “民众的反应,出乎平静,几乎没有丝毫的波澜。”

      陈虹道。

      “情理当中的鼬事情。”

      唐起道:

      “不是有一首歌,是为这样奔波劳累的民众而唱的吗?‘権一日为了三餐,不至于寒酸,为了给你取暖,我把翅膀折断’。科研上的事情,民众感觉离他们很遥远,他们更关心他们的柴米油盐。再说,他们的学识,也讨论不了科研上的事情。所以,科研上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科研人员去n操劳吧。”

      “这是秦灿去年出的专辑,其中一首叫《麻雀》,想不到你也喜欢听啊?露”

      陈虹有点意外。

      印象中的唐起,不是一个无趣的家伙吗,怎么还会有兴致去听流行音乐?

      “是秦灿唱的吗?”

      唐起愕然,想到原唱可爱的柴犬,变成了憨憨土狗一样的家伙……秦灿真是不要脸啊!公붶然剽窃!

      陈虹点点头,然뀌后诧异地看着唐起……你既然听过,连歌词都记住了,却不知道是秦灿唱的?

      “对了,我想起来了,提醒你一下,”

      宓 陈虹拿调羹默默搅拌面前的咖啡,不想揭穿唐起这个假粉丝的身份,就在这尴尬的安静中,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上次我跟你,还有刘帮,从龙拳寺回来,你不是要刘帮发一篇什么量子中继器论文的吗?褐刘帮发给你没有?”

      陈虹这一提醒,让唐起如梦初醒——

      呦 됱“你不说,我都忘记这件事情了。”

       “看样子,刘帮툐是没发给你了。还好,我现在提醒你了ꩂ——刘师兄有严重的拖延症,你不催他,他是不可能发Ṃ给你的。”

      陈虹有点哭笑不得地道:

      “以前我经常跟他要资料,他就是这样子对我的。你现在打电话给他,催他发。你不催他,他永远也不会发给你!”

      唐起摇摇头,道:

      “不必了。之前是흔想看那篇论文臼,了解一下那个智禅猄大师的物理学识。现在感觉没那个必要了。”

      쐙 “没那个必要?”

      陈虹停下搅拌的手,몛并把调羹从杯子里提取出来,看着唐起问:軵

      “怎么又没那个必要了?对了,那次从龙拳寺下⦢山后,你突然返回寺院去,说是向智禅大师讨教一个问题텋,到底是什么问题呢?䥩”

      唐起愣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讲那次的经历?

      䙧看看陈虹期待的眼神,唐起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然后焈脑海里浮起了那个向智禅大师讨教的问题:

      “关于量子方程的波函数,主流诠释都存在不足,给人一种用‘一个谎言去圆另一个谎言’的假象,让人无法信服。大师也是物理出身的,휥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낗

      那晚返回寺院,唐起找到了智禅大师。

      智禅大师正在打坐,见到唐起去而复返,而且一回来,就问윯量子波函数的诠释问题,这有点出乎他的奿意料之外。

      ……这年青人,从实验里死而复生,也发现了不明光点进入他的脑袋,他心里肯定有很多疑问,我料定他会回来——却没想到他回来竟然是问这种问题。

      “唐老师,我出家前的确是搞物理研究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一名和尚,已经不搞物理研究很多年了。”

      䞕 匮言下之意是,学术上的讨论,你找错人啦,老衲已不过问尘世间的事情啦。

      唐起一听,于是在智禅大师面前来回走动几下,想到智禅僋大师出家前的出身和成就,他有理由坚信对方肯定⿽有这方面的真知灼见,于是停下来问道:

      “释迦牟尼号称正遍知,连宇宙边缘地带某个星㪥球的大气层,落眕下一滴雨,摔成多少瓣,他都知晓,那么——他肯定知道量子方程里的波函数,正确的诠释是什么。”

      智禅大师眨了眨眼睛,本来不想回应,但看到唐起故意挤出一脸看笑话的表情,还是忍不住道:

      察 䩱 “唐老师好像有备而来,相信也了解我们老师ꀺ的身世岹背֐景晰。想想,他连国王都不当,就为了寻找生命的究竟……什么荣华富贵、权力地位,统统都肯抛弃掉,你觉得他还会记挂什么学术上的问题吗?况且他那个年代嫷,叟压根没有科学一说,民众连大地是个球都不知道,何亼况是近代才发展起来的量子理论,他们更不知晓!”

      憐 唐起看着结跏而坐的智禅大娰师,继续刺探道:

      퇎 “他老人罹家珆肯定不会记挂什么学术上的问题,但他既然成佛了,肯定知道宇宙的真相,生命的真ୱ相。那么,뻈作为他的弟子——大师你又是物理出輡身,秉着ᇑ释迦牟尼究竟的思课想,肯定能正确解读量子方程的波函数。”

      智禅大师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然后睁开眼睛道:

      “我刚刚ꟾ翻遍老师所有的经典,都没有找到他解读的答案啊!所有经典里面,老师只写下两个字——修行!”

      “大师,㒅如果你知道正确解读的答案,却不肯告诉我这个虚心好学之徒,这算不算吝法?”

      佛门弟子没开悟之前,可以什么都不说,但要是开悟后,一定要把知道的告诉别人,否则就是吝法。

      唐起的话,很有煸动力——但是,智禅大师又闭上了眼睛。

      智葌禅大师似乎不想回答这问题。

      别说是他了,只怕释迦牟尼再世,也未必能回答得了这么专业、奥妙、高深的问题……ጓ唐起暗想。

      “基础科学近一个世纪以来,没有新的突破,感谙觉⸘像被什么东西锁死了似的。㜷科学界都在传言,这是能级沙漠的到来,科研已藺无出路。正是଼这个大༘背景下,很多搞基础科学研究的工作人员,都跳鏒海了。大师出身物理专业,怕是眼光独到,早就看到了今天的局面,所以才提早削发出家的吧?”

      唐起加大了语言力量的输出,激将道。

      这智禅大师抛弃物理研究,转投佛学研究,一定是有所发现,或者感悟到了什么,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唐起心想就算你解䰳释不了波函数的奥义,也该让我知道왹一下你为什么“跳槽”佛门的原因。

      “非也!”

      智禅大师长长叹了一口气,终究是睁开了眼来,道:

      “我投身物理研究,为的是寻找万物之理,图的是宇宙的真相,也想知ᔌ道生命的真谛到底是什么。而我出家,正是受到了量子理论的影响,尤其是量子方程的波函数,它似乎正是释迦牟尼所描述的心!我们的心,众生的心ͮ,也即是佛性。我就是˰为了弄懂这个,才出家的。”

      ……这怎么牵扯到心了?

      唐起感觉这——太牵强附会了:

      “大师,我们科饘学界创立量子理论,是为了研究物质世界微观粒子的运动规律,可不是研究人的心。研究人的心,有心理学……”

      唐起有点后悔向智禅大师请教波函数的看法了。

      他原以为大师是物理学家出身,而且在出家前就取得那么大的成就泝,对波函数一定有独到的见解,结果一请教之下,他竟然是用佛学来生啃这样的物理名词。

      “知道科学界为什么一直以来解释不了量子波函数吗?̜科学家一直在研究世界万物、宇宙万物,把万事万物当成了研究的对렰象,却在研究的时候,偏偏把研究的主体隔离开来,把‘我’排除在外,把意识排除在外。量子现象一直在돲提醒科学家们——这跟意识有关,要把意䮜识并入橿研究体系里,才能成立……”

      “大师,意识只是大脑思维的产物,它没有实质,空无一物!”

      唐起有点反感起来,觉得智얮禅大师这是典型的“牛头不对马嘴”……我在跟你讨论物理,你却在跟我讨论佛学?

      “你也知道它是空无一物!?”

      智禅大师菍突然把手一伸,伸到ᗹ了唐起的面前,虚空一抓,然后牢牢握起了拳头:

      “我抓到了什么?”

      唐起后退一步,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这位大师:

      “空空如也,实无一物,还能抓到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