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无限次数版本

      中午,内院。

      看到杨承宇放下碗筷,杨菲儿眼珠子一转,小心翼翼地拿出早已备好的道具,叫道:“抓阄洗碗了啊!我手中的碗里呢,一共有四个阄,只有两个是涂了黑点点的,抓到了就去洗碗!不许耍赖皮!嘿嘿……我先抓了哈!”

      看到她选阄的样子,众人莞尔一笑。谁都清楚,这阄绝对有问题。

      不出意外的话,洗碗的工作肯定要落在杨承宇和郑亮头上。

      果然,就见她假惺惺的打开阄,故意给众人看了看,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都看到了,我没抓到哈!”

      然后就要绕过去,把道具递给杨淑玉,杨承宇见状,偷偷伸腿拌了她一下。

      “啊!”杨菲儿没注意脚下,顿时一个趔趄。

      “小心点!”

      杨承宇连忙扶住她,另一只手接住她手里的碗,用大拇指狠狠压了压,顺便用力摇了摇。

      杨菲儿不知所以,还道了声谢,可等她把碗递到大姐手里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三个纸团早已混淆了位置,而且都被压的扁扁的,她一时难以分清哪个没有黑点。

      杨淑玉失笑,摇了摇头,伸手随便选了一个,打开后是涂了黑点的。

      杨菲儿顿时急了:“大姐,我……杨承宇,你耍诈!”

      “三姐,你可别冤枉我,该我了,赶紧把碗给我!”

      杨承宇搞坏成功,笑嘻嘻地夺过碗,抓起一个纸团,打开一看,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忒!运气真差!”

      “哼!活该!”杨菲儿撅着嘴道。

      郑亮刚要笑,被杨承宇瞪了一眼,顿时闭嘴。

      “姐,要不我帮你洗吧。”杨菲儿心里很是愧疚,她本来都记好了的,右边两个有黑点,左边两个没有,可……都怪杨承宇!

      “没事,就我和承宇洗吧。”

      太阳照在玻璃上,厨房里亮堂堂一片。

      “大姐,我一个人洗就可以了。”

      杨淑玉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承宇,你好像变化了很多?”

      “有吗?”

      “以前你都是躲着我爸的。”

      “哈哈……人嘛,都是会变的。”

      “说真的,当时听说你因为救一个小孩子受了重伤,我都吃惊了好久呢。对了,你绘画是跟谁学的啊?那种作画笔法和技巧,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知道的,我经常去参加画展。”

      跟谁学的?

      “画仙子,一位很厉害的神仙,可惜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神……神仙?”

      杨淑玉小嘴微张,斜着脸看向杨承宇,见他说的很认真,下意识又问,“世上真有神仙?”

      只见杨承宇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眼神恍惚而忧郁:“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是在梦里学会的。而画仙子,你应该见过。《众神集会图》和《众神宴春图》中,那位身穿绛衣,戴着面纱的,就是她了。”

      杨淑玉被他逗乐了,抿着嘴笑道:“好吧,不说就算了。你的画很传神,我很喜欢,有时间多画几幅可以吗?我想收藏几幅,也许,还可以办个画展呢!”

      办个画展?

      杨承宇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自己的画作署上神仙居的名字,岂不是就能为神仙居增加知名度了?

      于是答应道:“当然可以!风景山水,鸟兽虫鱼我都行!”

      “吹牛吧你!”

      ……

      午后,杨承宇搬了个凳子,泡了壶茶,坐在院子里翻看《帝经》,提前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

      大爷爷和大伯观赏完七幅意境图后,再次开始了修练。杨菲儿、郑亮、杨淑玉、杨宗爱都是。

      之所以这么认真刻苦,就因为杨承宇在吃饭的时候给他们普及知识,说:“突破第一境,进入元灵化神后,将拥有灵体,寿命增加至三百岁,而且将极大的延缓衰老。”

      结果非但搞出了个抓阄洗碗,还造成了院子空荡荡的景象。

      奶奶还念叨着将二叔、二婶、姑父等都要叫过来修练。

      叮铃铃…

      “杨先生在吗?”

      听声音并不像是林家来人,有林子豪那家伙在,进门根本不按门铃的。

      杨承宇以为是送快递的,走出去一看,却发现并不认识。

      “您哪位?”

      “星罗司,李宁。”

      一听是星罗司的,杨承宇脸上的笑容立刻退了下去,不悦道:“星罗司的人来我杨家做什么?是不是想看看上次送来的种子种下去没有?还是来看那批树苗运来了没有?如果是看我杨家笑话的,那就请回吧。我小小的杨家还入不了你们星罗司的眼。”

      李宁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杨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去问问你们安副司长,他心里清楚的很!看看他送来的灵植种子都是什么货色!以为我蠢的看不出来吗?还有昨晚扣压树苗的事,难道不是星罗司在从中作梗吗?”

      眼看杨承宇把话挑明了,李宁只好说道:“上午天监科带着大批军用物资来了杨家,我奉命来查看。”

      “呵呵,进来查吧。看看是不是我杨家搞什么军用物资交易。唉,看看人家天监科,忙着吸灵气修练,准备去南极杀敌,可我实在看不出来星罗司有什么用?保家卫国?还是处决不敬者?”

      李宁实在忍不住了:“杨先生是不是对我星罗司有什么误解?”

      “呵呵……走吧,我带你去找胡科长,否则,不知安副司长还会搞什么事为难我杨家呢!”

      查看军用物资?搞笑!

      探神仙居的虚实才对吧?真是把杨家人当傻子了!

      杨承宇甩了甩手,暗中把这里的灵气驱散,只剩下一点点。

      李宁踏进门后,果然眉头一皱,在他的感知中,这里的灵气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浓郁。

      “我爷爷他们都在各自的卧室打坐修练,争取利用好这里的每一丝灵气。所以,就不方便见客了。”

      带着李宁走出后门,杨承宇面无表情地说道:“喏,胡科长就在那里,你们猜的没错,我和胡科长确实有交易。他们帮我种完这批树苗,就可以在这里修练一个月,然后去南极杀敌。听说一个多月后,那里会出现极夜,你应该知道极夜意味着什么。杨家能做的也就这些了,不像某司,捂着一本烂功法,宁愿看战士们去死,也不愿意交出来。”

      李宁脸黑得跟碳一样,可偏偏没话可说。

      他们星罗司并不负责南极对抗暗灵的工作。

      “哟!李宁星士,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胡鹰见到李宁,立刻笑呵呵地打招呼。

      李宁笑得很勉强,立刻道出了此次前来的缘由:“胡科长,你运这些军用物资的时候没有登记清楚,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

      “哦?你看我这……肯定是当时太着急了!天监科突然失火,没办法,只好暂时搬到这边来,里面寒酸,李宁星士请。”

      杨承宇自然懒得跟进去,说道:“胡科长,我去看看树苗,就不奉陪了。”

      “承宇,树苗马上就种完了……”

      “放心,我说话算话,接下来的一个月你们就住在这里好好修练。”

      “哎……”

      胡鹰还想说什么,可见星罗司的人在,只好先放下,请李宁进了帐篷。

      事实上,杨承宇还真没有冤枉人。李宁一回星罗司,立刻去了安盛的办公室,将见闻做了详细的汇报。

      安盛听完,笑道:“杨家黄口小儿,不足为虑。你说那里的灵气并不浓郁?”

      “是的,绝对没有另外几个次元空间开启时的那么浓郁。估计是里面的空间扩大,稀释了灵气。”

      “这就奇怪了……你去忙吧,这里没事了。”

      杨家。

      杨承宇巡察了一遍,还算满意,便对早已等得急不可耐的胡鹰点了点头。

      四车树苗,两千多株,系统认可的种类有93种,可以领取的功德为372点。

      “承宇,现在可以谈谈其他条件了吧?”

      杨家众人都在修练,胡鹰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再拖两天,保不定杨宗显的修为就超过他了。

      “胡科长等一下,我这就拿功法出来。”

      杨承宇到书房将写好的功法和意境图拿上,同时花了一百功德,从抠门的系统那里兑换了份道契,在上面写了第一条契约:

      “不签定道契者,无缘得见《上元参仙集录》真容。”

      随即在最下方的“主”字旁边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果然,随着他最后一笔落下,一股莫名的道韵笼罩了手中的功法和意境图。

      见道契有效,杨承宇立刻将想好的其他条款一一写在了上面。

      回到天监科帐篷,杨承宇将东西随意地往桌上一摆:“胡科长,这就是仙品功法《上元参仙集录》。”

      胡鹰激动之下,连忙上前去看,结果发现上面明明有字,却怎么也看不清楚,心中顿时一惊:“承宇,这是?”

      杨承宇露出狐狸般的笑容:“嘿嘿,胡科长别急嘛。我这里有一份道契,先看看再说。”

      胡鹰略一犹豫,便接过那张金黄色的卷轴,打开看了起来。

      “第一:不签定道契者,无缘得见《上元参仙集录》真容。”

      “第二:所有学得《上元参仙集录》者,若肆意妄行,作奸为恶,则废其修为,断其双手。”

      “第三:所有学得《上元参仙集录》者,不得与帝都杨家作对,否则废其修为。”

      “第四:所有学得《上元参仙集录》者,不得将此功私下传与他人。”

      “第五:所有学得《上元参仙集录》者,若乐善好施,爱国爱民,斩杀暗灵,可获计功德。

      功德达到五百者,可获得神仙居永久居住权。

      功德达八百者,可获得《上元参仙集录》后续功法。

      功德达一千五百者,可获得神仙居土地一亩。”

      “第六:所有学得《上元参仙集录》者所得之功德,神仙居将扣取30%。”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