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污片丝瓜视频下载

      黑夜中的扬州城像一艘在黑暗中穿梭的小舟,细看舟中灯火通明,坐实了它不寐城的名声。

      江七临推开面馆的门往外走去,白鞋的步调轻快,惬意又自在,迎接着它的是人声鼎沸的街道。

      小馋猫舔了舔自己的唇,手抚摸着小肚子,一本满足,徐云容今晚算是吃饱了,看向江七临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江七临这种男人肯定是陪逛街的不二人选,毕竟会走路的钱罐是不太多的。

      几人吃饱了面后便找了间客栈,安置了一些闲余繁重的行李,在江七临的千叮万嘱下,两个小姑娘撇撇嘴,用了一个小背包把贵重的物品携带在身边。

      太平盛世下也是不缺贼的,比如老酒鬼李寻,只不过他偷的不是钱罢了。

      抚平了略带着褶皱的衣袖,江七临心想也无事可干,便问道两个小姑娘,

      “我们现在去街上的哪里玩玩呢?”

      “随便。”

      “随便。”

      徐云容和宁怀心的回答很公式化,‘随便’二字有时真的就是个万能公式,能委婉地表示顺遂迁就,也能避免承担选择不当的责任,更能消解眼下的烦恼。

      人们都偏爱这个词,谁都不想让自己承担太多,也谁都不愿意做出错误的决定,结果自然而然,大家都会尴尬地立在原地,寸步难行。

      江七临想了想都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得带着两女在漫漫长夜的扬州城四处闲逛起来,遇到感兴趣的事情才迎上去。

      扬州城的街道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店铺前驻足的客人会精打细算,酒楼里的人会聊着江湖野趣,抱着酒发牢骚,口上三句不离‘不要离开我’,茶舍里的文人轻声细语地交流学术。

      一切都很美好,张灯结彩的街道长长的,两边挂着好多的红灯笼,喜庆又热烈幸福从灯火走来,也会从灯火中走去。

      走着走着的脚步停了下来,江七临遇到了熟人,徐云容也感到有些惊喜,是卖糖葫芦的胖大叔他们一家。

      胖大叔一家显然也看到了江七临,亲切地微笑招手,慢慢地走了过来,在街道的正中央会了合。

      “许久不见,胖大叔日子过得还是那么潇洒惬意呢。”

      “那当然,江少侠这么有空又来扬州玩乐了?”

      众人走在街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江七临也是简单地介绍了下小丫头宁怀心,又转头聊起了其他趣事。

      胖大叔听得很认真,不时地点了点头,遇到不懂处时也会向江七临解惑,没有一点长辈的架子,刚开始只是有点意外地看到徐云容,毕竟还以为她早就离开江七临了呢。

      “徐小姑娘,我还是需要向上次扬州城时不当的言论向你道歉。”

      徐云容很少和长辈交流,缺乏经验的她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的,还好有江七临这座‘桥’架在两人中央,解除了误会。

      胖大叔的妻子和乖女儿小沁倒是向众人问好后就静静地跟着,偶尔说上一两句,显得端庄又得体,小沁小巧可爱,但却有了几分大家闺秀的清丽气质。

      刘夫人跟在丈夫身后,眼光突然落在了走路蹦蹦跳跳的宁怀心身上,准确地说是她那一袭黑瀑布般的头发上别着的钗子,眼里藏着忽暗忽明的意味,轻声道,

      “宁姑娘头上的钗子见得面熟,可否借我一观?”

      说话的声音是和蔼亲切的,可这却让宁怀心心里一突,玉足后退一步,犹豫再三,还是解下钗子借给刘夫人看看。

      钗子解下的一瞬间,盘起的秀发如瀑布般一落,鬓角上的一道黑徐徐地躺在身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江七临俯下目光看去,有些好奇,胖大叔也是心里直泛嘀咕,只听到刘夫人轻声道:“不会错了,就是这支钗子,上面的纹路我都清楚地记得。”

      语气中带着坚定,让人深信不疑,宁怀心的瘦小的身子一绷,衣袖里的暗器紧了紧,倘若对方强取豪夺这钗子的话,她会毫不留情地出手。

      这是江七临送给她的礼物。

      只见刘夫人将钗子郑重地归还到宁怀心手上,脸上还是带着温和,没有失礼的举动,对宁怀心说道,

      “既然是姑娘心爱之物,我自然不会夺人所爱,倘若姑娘哪天愿意做个交换,我也不甚感激了。”

      一行人又走在街上聊了好久,江七临他们才了解到很多事情,原来刘夫人便是当年那潜心修道的刘道婆。

      下山路上遇到了土匪和强盗,打算抢她身上的盘缠,这时候胖大叔英雄登场,救下了她,可却受了些伤,只得慢慢恢复。

      刘夫人对山下的人情世故一窍不通,颇得胖大叔的照顾,可刘夫人却要回山修道了,胖大叔整日借酒消愁。

      最终打算送她回山,再后来两人又遇到了劫匪,胖大叔又又受伤了,再后来又又又遇到江湖歹人,胖大叔又又又受伤了。

      江七临听得云里雾里,嘴角抽搐,这故事怎么这么狗血?还有,这是只有胖大叔受伤的世界吗?

      两个小姑娘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的,当故事讲到险境时还会小手紧握在一起,蹙着细眉担忧着,深陷故事其中无法自拔。

      听着听着,徐云容又有些幽怨地看向江七临,心里暗道江混混差远了,没有一点情趣可言,只会逗她打趣她。

      可是自己依旧会深陷其中......

      江七临看着徐云容幽怨的目光也是有些无奈,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啊,被喂了柠檬还要被嫌弃一番,心里想着:臭妹妹真是没心没肺。

      讲着讲着,刘夫人看到拿着钗子手足无措的宁怀心在那发呆,又看了看一旁倜傥潇洒的江七临,轻声地调戏道,

      “怎么还不快帮人家小丫头别上钗子呢,到时候小丫头跟别人跑了,你可没地哭哦......”

      “前辈,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江七临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母胎单身至今的自己拉低了大众的结偶平均水平,拖了后腿还真是抱歉......个鬼啊!

      我要悄悄地单身,然后惊艳所有人!

      只是,宁怀心脸上挂着动人的红晕,小手在自己面前摊开,钗子在手中静静地躺着,可姑娘眼里的激动却是热烈的,等待着意中人的临幸。

      江七临无言地接过钗子,绕到小丫头的身后,将散发着清香的头发轻轻盘起,看似熟练地将钗子别入其中。

      此时气氛安静又暧昧,像是一同生活了许久的老夫老妻,丈夫为妻子妆束,徐云容在一旁撇开头嘟着嘴,一脸傲娇地赌着气。

      只听少年身前安分的小丫头突然蹦出一句话,把气氛打散得乱七八糟的,

      “嘶,好疼~”

      “不好意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