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操日操

      下意识找了石头躲藏,萧寒暗中观察着。

      随着距离接近,他看到安宜脸上泪痕未干,明显是刚哭过;而在她身后,几个大汉狂笑着,看的他目眦欲裂。

      虽然他与对方并不相识,可她与其说是被追杀,不如说是被戏弄——几个人仿佛扑蝴蝶一样追着十二岁的小女孩。

      几个炼气后期手中劲气不断,不为杀人只是为了羞辱,堪堪擦破女孩的衣物!

      “人渣!”

      萧寒牙齿紧咬,手中出现一杆竹矛。

      碎玉枪不拘于形式,更注重对力量的运用,若是被他用于投掷定然比竹精毫无技巧的攻击强得多,而竹精为了攻击他,凝聚的竹矛可不少,萧寒自然收取了一些作为远距离攻击的手段。

      “啊!”

      萧寒摸到近处,以有心算无心,第一次攻击就成功命中,竹矛瞬间贯穿其中一人的大腿,讲这个倒霉蛋钉在地上。

      “有人偷袭!”

      对方毕竟都是炼气后期以上的人物,立刻做好了防御准备;可萧寒此时又是一根竹矛紧跟一根,三矛连发,并且飞快的移动自己的位置。

      竹矛坚韧,除了一人运气好只是被擦伤,其余的两根几乎瞬间带走了目标的战斗力。

      这些人虽然修为停滞在炼气后期,但并不代表他们弱。相反的,他们在这个阶段停留很久,对这个境界已经摸索的很透彻,各有绝活。

      只可惜,萧寒的炼气后期和他们的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单纯地属性值甚至比外界的同级别还要强上一些!

      基础攻击32,这绝对是开挂的水平。

      要知道太王城资源稀缺导致修士的绝对实力相对外界要弱一些,炼气后期攻击力大概在17——21之间,而三个外来者中,炼气中期的安宜不善战斗都足足有27点攻击力,这也是萧寒当时觉得一般人招惹不起的原因。

      当然,萧寒并未完全爆发战力,否则37点的爆发攻击就是筑基初期的瞿吟不小心下也要吃大亏!

      一力破万法,花里胡哨再多,一支碎玉枪足以。

      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萧寒都没料到自己竟然已经这么强,强到城内同级别的修士接不住自己一枪!

      实力提升的太快了,修炼到现在从未有过如此的速度;萧寒有时都会忘了自己已经不再是被欺负的可怜炼气初期,而是一个拥有恐怖机缘的强大炼气后期!

      他心里知道,这一切恐怕只有修改器才能解释!

      也正是修改器,才能让他弯道超车,以并不太高的天赋在短时间内达到足以和八荒世界的正常修士相比的境界!

      突然的攻击不止打乱了追兵的节奏,也让逃跑的安宜呆了一下,可萧寒毫不客气,对着站住的女孩脚下也是一枪。

      脚下炸开的土石让女孩吓的跳脚,也让以为来了救兵的安宜再次迈动了逃跑的步伐。

      “跑吧跑吧,跑远点......”

      心里默默的念叨,萧寒不再躲闪,从石头后如猛虎下山,向着场中唯一站着的筑基初期迎去。

      “滚开!”

      萧寒大吼,手中的竹枪横扫,将攻击力达到24点的壮硕男子直接抽飞,撞在旁边的山石上发出轰的巨响。

      24点攻击,对于太王城的筑基初期修士来说已经不低,算得上其中的佼佼者,却抵不住萧寒的全力一枪,直接被击昏过去。

      环绕四周,看着周围伤的伤倒的倒,萧寒最后看了一眼安宜逃跑的防线,随后默默打扫着战场,取出一杆百锻银枪伫立在场中。

      他在等人。

      等一个和他一样打破了修为界限的人。

      同样是筑基初期,太王城的普遍攻击力在19-27点的范围内,而八荒的基础数据却为24-40点!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特殊的机缘,太王城同级别的最强者,拉到外面只能算是中下游的水平!

      萧寒逼迫安宜离开,不是因为他想做好事不留名,而是修改器探测到在这支队伍的最后有强者压阵,若是她被对方抓住从而威胁自己,自己没有把握全身而退。

      太王城中筑基初期能达到27点攻击已经足以称得上绝世天才,可对方却已经突破了这个界限,达到了惊人的30点!

      最重要的是,对方才20岁。

      20岁的筑基初期,弱吗?

      和八荒的修士相比肯定是弱的,瞿吟14岁就已经是筑基初期修士,攻击力达到37点,对方怎么比?

      可和城内的人相比就是高高在上,面对筑基后期都有一战之力!

      至少萧寒可以肯定,自己的老爹,萧家的家主萧启,凭借筑基中期的实力绝对不是对方一招之敌。

      当然了,说害怕是没有的,只是有些忌惮;谁让人家比他多吃了四年饭呢?难保不会有什么杀手锏。

      不过对方虽然不弱,但自己更加不凡:

      32点基础属性本就比对方高了不少,再加上气运爆发,攻击力足以达到37点,就算是在外界也足以在筑基初期的修士中站稳脚跟,不说轻而易举,占据主动还是可以的。

      “你比这些废物要强不少。”

      站在血泊之中,一个人影飞速的赶来,落在萧寒面前。

      虽然面色冷漠,但萧寒颤抖的手却躲不过对方的观察,让来者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

      至于为何颤抖,萧寒自然是有苦难说。

      之前看到安宜被欺负,热血少年血气方刚,在美人面前如何能保持冷静?

      因此他果断出手相救。

      可等人离开了,他才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杀过人!

      别说杀人了,就是杀鸡他都没杀过......

      更何况自己现在身处于血泊之中,周围还有被他钉在地上的修士不断发出惨叫,他何时经历过这种场面??!

      能保持脸色不变已经是不错的表现了,手心出点汗,有些颤抖,不算什么......

      “为什么?”

      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样子,萧寒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可心底的疑问还是让他开了口。

      “什么为什么?”

      对方狭长双眸看着萧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百年不变的太王城突然出现三个外来人,你不好奇?”

      对方完全不在意萧寒如临大敌的模样,眼中翻滚着惊人的欲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