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生涯>

      一缕阳光照进了院子,这天亮了。

      查氏今日睡的有些不安稳,总有些胸口喘不来气,好像有个重物压在了身上。

      “灵秀?”她迷迷糊糊的唤道,却无人回话。

      心中直恼,这死丫头又去偷懒了。干脆直接睁开了眼睛,便要起身骂,一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好像真的压了什么,起来甚是费劲。

      她用力推了一把,却摸到一缕毛发,她低头直直对上了一双流血的眼睛。

      “啊。”查氏猛的扑腾退后几步,几乎就要昏迷。退的多了,腰直接撞上了床栏,撞了个生疼,终于醒了神。

      她这一看,这竟然有个男人在她的床上。

      再一感觉手指黏腻的厉害,抬手一看竟然是血。她猛的一慌,又是一晕,头往下一倒,却又对上了一又圆瞪的眼睛。

      “啊,灵秀,灵秀。”查氏疯狂喊着,就是无人应答。

      她直接滚下了床,跑出来房间。

      一到门口,还被绊了一下,立刻抓住了门框。这一低头,那丫鬟灵秀倒在那里。

      查氏气狠了,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摇晃道,“醒醒,死丫头,还敢睡懒觉。再不醒来,我就把你发卖了出去。”

      灵秀迷迷糊糊的醒来,一睁眼看见如同疯子一样的查氏,她尖叫一声,才反应过来,立刻跪道,“夫人,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那查氏装若疯狗的吼道,“快去喊人来,我床上,我床上,有个死人。”

      灵秀有些恍然,向里屋看去,却见满地是血,好不吓人。

      查氏却扔开了她,起身朝院子跑去,那东倒西歪了一地,竟然都睡着了。

      查氏想得清楚,定是有人下了药,迷晕了这整个院子里的人,然后又将那些尸体扔了她床上。

      她全身发抖,若是有人想要杀她,岂不是易如反掌。

      “这院里的人怎么了,这个点儿还在睡,我说怎么没人出来给我通报呢。”突然一女子威风堂堂走了进来。

      那女子一袭金色海棠绣花大红襦裙,身披金丝云纹纱。头上插了一只金铃步摇,眉间点了一点朱砂。

      若是旁人,这一身就只有俗气了。

      可是这女子偏偏就是压住了大红大金,不仅不俗,还十分有气势,一个翩翩美人儿。

      来人正是卫宛之,她满脸笑容,一边走还一边看,好像是在欣赏风景。

      墨影卫果然厉害,还有那些药她也要多准备一点,以后应该还会用到。

      好在她通些药理,也把药的成分分析的差不多了,若能凑齐那几味药,以后她便可自己来做,倒是能省下不少银钱。

      查氏还在发呆,这女人她一下子竟然没有认出来。

      卫宛之笑道,“早啊。”

      查氏一顿,这才认了出来,满脸怒气,伸手指道,“卫宛之是不是你?”

      没错就是她,派人把那尸体放在查氏床上的。

      想要杀她,她倒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

      她不发威一个个就把她当个小猫咪了。

      不过,有什么证据说是她,她就不承认。有本事打她啊,没本事就只能憋屈着。

      再一看那查氏,穿着中衣就跑出来了,身上还都是血污,看样子吓的不轻。

      “什么?”卫宛之没有忍住笑了一声,才正色道,“我可是来请安的,却不想……”

      查氏咬碎了一口银牙,却没有任何证据。

      卫宛之笑话看够了,她本就是来威胁的,看她一眼,慢悠悠道,“我今日正好可以再说说另外一件事情,那嫁妆我好好的比对过了。却发现少了不少铺子庄子,还有那玉石都被换了次品。那些东西都是我的,还烦请你把嫁妆里缺的部分给我补回来。”

      卫宛之看了一眼四周,又看向查氏道,“不然,这一院子的人也护不住你。”

      查氏明白这是威胁,气的浑身发抖,“果然是你?”

      卫宛之不想理会,转身就走,“好了,安请完了,我走了。”

      但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头笑道,“一大早就穿个中衣出门,是不是有些有伤风化了?还是说,你想展现你那一身的赘肉?”

      卫宛之笑着走了,查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什么样子见的她,整个又尖叫了出来。

      卫宛之听着她的声音笑了笑,对她动手,就要有被报复的觉悟。

      将军府。

      查宏深坐在椅子上思考,昨夜派出去的人都没有回来复命,定然是失败了。

      刚刚自己的妹妹又来了信,那卫宛之竟然张狂到把尸体丢在了她床上,是来威胁他的?她是知道了是他下的手了?

      查宏深眯了眯眼睛,他实在想不明白,卫宛之是怎么逃过着这一切的。

      这些事儿一开始就透着些古怪,昨夜那些杀手都没有杀了她。

      而且,她还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尸体运到了查氏的床上,这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究竟是谁在背后帮卫宛之?

      那氏自然也看了那封信,知道了卫宛之又没有死,有点恼怒,卫宛之不死,她女儿就不能嫁过去。

      即使真的能够嫁,也只能是平妻,她不甘心。

      查曼儿也盼了一夜,却不想得到了这么一个结果,她有点失望。每次母亲父亲都说想办法,可是卫宛之就是不死。

      查曼儿默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那日被那王二踢了好几脚动了胎气。而且那外面的传言愈演愈烈,她现在都不敢出去。

      那氏也注意到了查曼儿的动作,她直接催道,“老爷,你快想想办法,再迟了,怕没了体面了。”

      查曼儿哭道,“父亲大人,我要嫁给元哥哥。”

      查宏深眉头微皱,这次没有点头,他要再想想办法。

      “报,将军。”一护卫突然走了进来,跪禀,“外面来了一女子,称是卫侯府的卫小姐,卫宛之,说是要见将军。”

      查曼儿一听先是厌恶,又是一喜,不如直接把她杀了!她正要说话,那氏却拉了拉她的衣服,摇了摇头。

      查曼儿只好作罢。

      查宏深没有想到卫宛之竟然敢上门,眼中凶光毕露,说道,“她倒是好胆识,让她进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