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app旧版本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灵石”嘛!

      可很快李长安就知道了,灵石是没错,不过也要分等级。

      他手里的这些,连“低阶灵石”都算不上,在五行石中,都属于垫底的存在,勉强算是“下品五行石。”

      这种五行石,一般由“低阶灵泉”产出,成型多少全看天意,时间也无定数。

      再往上就是中品和上品,不仅法力多,纯度也高,多产自中阶和高阶灵泉。真正的“灵石,”只有“灵脉”以上才能够孕育。

      修仙早期,特别是“初入炼气”阶段,不仅常用的五行石出自灵泉,就连炼器的主要材料,也是如五行石一般提前放置。

      所谓的“文武币,”也不过是放置在灵泉的温玉和精铁,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导致其无法成熟。或本身就放置在“微型灵泉”附近,大部分根本没法成型,才由此切割而成。

      五行石的出现,绝对解了李长安的燃眉之急。只是现在时间不对,否则他一定先试试效果。

      李长安没什么行李,钱伯长送来的东西也不多,铜钱和书简,全放在一个包袱里,提起来就可以走。

      只是找住所这种事,真的用不着他出马。还没等他出门,老齐就已经上来接过了包袱,并告诉他可以代劳。

      看了一眼老齐,李长安心说:“代个屁!”

      他的终极目标,一直都是成仙得道。现在的“假大宗师”身份,只是隐藏在外的表象。

      更何况,成仙得道得长生的本质是什么?当然是享受生活啊!

      真让老齐去找,先不说灵气存在的多寡,就是以书院背景的高调,都与他的本心相左。

      只是出门后转了一大圈的李长安,又不得不放弃了这种选择。

      没办法,三河府城太大,仅靠他自己步行,别说找寻合适的住处,一天之内,能不能逛完南北两城都是个问题。

      三河府城依山傍水,南邻“新水”河畔,背靠“苍山,”城中街角相连,商贾店铺众多。

      “北城”以苍山“储秀峰”为基点,蔓延周边九里方圆。内有各部衙门和三河武校,属于核心行政区域。

      “南城”以“鸣梁湖”为起点,逐步向四周扩展,码头,商铺,书院,皆在周边。

      这一山一湖,也基本就是府城周边,唯二的“微型灵泉。”再想找,只能出城去寻。而且李长安相信,真有这样的地方,也不会等到他去占据。

      最终,忙活了半天的李长安,也只能无奈接受了老齐的建议,选了一处书院外临湖的宅院。

      这宅院有三进,东有一座三层阁楼,可俯瞰半个鸣梁湖。起初李长安觉得这地方太高调,与他的本心不符。可后来一听是免费的,这才来了精神。

      免费?

      免费个蛋!他要是知道郭仲安的打算,非喷他一脸不可。

      能在湖边建房,还圈了不小的宅院,这是普通人能干的?要是没点实力,早就被邻居三河书院给吞了。

      这座宅院的前主人姓陈,主家是“广安封君,”实力是“文宗四品,”比郭仲安的修为都高。本人又在京城做官,现在也不是闲置状态,而是由他家小辈,实力刚入七品的书院学生陈淮安暂住。

      为了这片建筑群,郭仲安这些年早就想瞎了眼。可实力不如人,势力比不上,只能干看着。现在有机会狐假虎威,那还不得赶紧下手?

      老齐看似是“无意,”中间也推荐了好几个地方。但跟这座名叫“青竹梁园”的宅院一比,瞬间就成了猪窝。

      俗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李长安重生后,住的最差的都是书院客房。舒适与否先不提,至少环境优美,真让他去住大杂院,能不能安心修炼都是个问题。

      当然,当初山贼窝里的“小单间,”早就被他选择性的遗忘了。

      李长安登门“租房,”老齐像极了豪门恶仆,提着包袱直接闯入,门口家将居然连拦都不拦。不知内情的李长安,还真以为这家人的房子在“招租。”

      院内站着不少人,有家将,有仆役,也有侍女,明显都在收拾东西。为首的年轻人应该回来的比较匆忙,头上见汗,衣冠略有不整。

      李长安进门时,他正拿着画卷往外走,见了李长安,急忙丢掉手中的画轴拱手一揖九十度,口中喊道:“学生陈淮安,见过李师~!”

      “尼玛~!”

      李长安就知道,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还好他来的快,否则肯定又被郭仲安和老齐给坑了。

      无他,说好的隐藏身份呢?怎么好像是个人,就知道他是谁?

      这已经不是今天出现的第一次了,前面“看房”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喊出了“大宗师。”虽然对方声音小,但李长安如今耳聪目明的,怎么可能会听不见。

      只是当时的他,并未多想。也是为此,才放弃了那处宅院,现在倒好,人家连藏都不藏了。

      倒是老齐,无声笑了一下道:“他是上院学生,迟早要见!”

      “滚~!”

      李长安差点没被他给气吐血,只能示意让陈淮安先起身。并且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让郭仲安和老齐如愿,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

      陈淮安年二十四五,一身白袍,头戴青玉冠,上插白玉簪,面如冠玉,身长七尺,微瘦,很有英气。

      只是他脸上的敬仰是什么情况?

      哦!想起来了。李长安心道:“老子现在可是客串的文道大宗师,三河书院的上院先生啊!”

      可随即他又想到,真住进了这座“梁园,”他还当个屁的下院学生啊!

      “算了,听天由命吧!既然早就暴露了,那还隐藏个屁,只能是能藏几天算几天。”

      不再纠结的李长安道:“准备一间房,我小住几日,家中一切不变。”

      “啊?”

      陈淮安明显有些惊讶,郭仲安派人去湖心岛找他,可不是这么说的。老郭的原话是:“赶紧把你家收拾干净,能搬的赶紧搬,大宗师要住。”

      “大宗师?”

      最近三河府里的大宗师是谁?他又是怎么从八品突破的?稍微一想不就清楚了嘛。

      尽管稍有不甘,可他们家也不敢跟大宗师掰手腕,哪怕是他爷爷也不行。本来都已经打算认命,顺势送出这座梁园趁机结好,这才马不停蹄的回来搬家。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

      别问陈淮安为什么认识李长安,这个世界的镇抚司,可不是吃白饭的。确定了身份后,昨晚镇抚司就紧急画像,送往了三河府各“宗师之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