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仓穗香手机在线播放益坂美亚女仆在线观看新水浒传潘金莲

      白府大厅中,一名青年不紧不慢地品着茶。

      白叶来到大厅,见到这一幕,便知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漫步走到上座坐下,问:“信使此来,带来了什么话?”

      信使抿一口茶水,放下茶杯,说:“元帅让我来问白将军,将军从前线回来,已经数月有余,将军打算何时启程,回前线去?”

      听到信使这番话,白叶心中冷笑:天策府年轻弟子看我越来越不爽了?

      白叶平静地对信使说:“回去告诉元帅,我心中煞气未除,请他再宽恕些时日。”

      只见信使摆了摆手,说:“元帅倒没有催促之意,最近前线也是异常平静,只是帝国内,那些与将军同龄的青年弟子,见到将军战功赫赫,武功更是难有敌手,一直在元帅耳边吹风,希望将军早些回到前线。”

      果然,白叶冷笑道:“那麻烦信使传话,前线少我一个不少,那些随我征战多年的将军们也不是吃素的,让元帅安心,等我心中煞气除去,自然会回前线,期间若是前线吃紧,我也会快马加鞭赶回前线。”

      “好。”信使点点头,随后站起身,附在白叶耳边,小声说:“另外,元帅让将军小心那薰姑娘。”

      白叶不耐烦摆了摆手,说:“我知道,让那老东西安心吧。”

      信使眼皮一颤,随后站直身体,右拳顶在做胸上。白叶心中会意,将自己的右手顶在左胸上,与信使一同说出:“天策子弟,生为东空而战,死亦不叛国。”

      送走信使,白叶回到自己的庭院,见到婧薰还在吃着桂花糕,嘴角沾着一些碎末,怀中的桂花糕已经吃了大半。

      埋头吃桂花糕的婧薰眼角余光瞄到白叶回来,朝他笑了笑,说:“你回来了,要不要一起吃?”

      嘴上叫白叶一起吃,但实际上一点想分享的意思都没有。

      白叶笑着走过去,伸出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笑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话音落下,白叶转身回到屋子里,拿出自己的长枪,在庭院中开始练枪,同时嘴边说:“下午,陪我去黑石湖练枪吧。”

      “好。”说着,婧薰将最后一块桂花糕塞入嘴中,走出庭院,回到她居住的客房里,将琴抱去庭院,搁在庭院中的石桌上,坐在石桌旁抚琴。

      随着曲子挥动长枪,宫商角徵羽夹杂空气呼啸声,白叶心中竟然缓缓静了下来,十分享受这一刻时光。

      一曲终,枪停,白叶眼睛盯着枪尖,良久开口问道:“这曲子,叫什么?”

      婧薰双手轻放于琴上,沉默片刻才说:“这首曲子是我自创的,还没有给它取名字。”

      白叶拭擦枪杆,想了想,笑道:“我给它取个名吧。”

      白叶盯着不远处,堆积在墙角的落叶,道:“就叫‘暮叶龙吟律’吧。”

      “暮叶龙吟律……”婧薰轻声的念一遍这个曲名,笑道:“好,就叫暮叶龙吟律。”

      望着婧薰的笑脸,白叶轻轻一笑,有些伤感地看着堆积在角落中的树叶。

      身为将军,若是哪日战死沙场,你能为我抚一曲这暮叶龙吟律作为我的哀乐,我就知足了。白叶……暮叶……呵呵,想到这,白叶不由惨然一笑,挥挥手,道:“走,跟我去黑石湖吧,这里太小了,我展不开拳脚。”

      婧薰点点头,说:“好。”说着,将琴抱在怀中与白叶并肩走。

      俩人走出府门,管家已备好战马,白叶揽住佳人的素腰,踩着轻功轻盈地飞上马镫:“驾!”用力夹了夹马肚,载着佳人朝郊外疾驰而去。

      坐在马上,婧薰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身后的人说教她骑马,想到这,婧薰回头看了看白叶,说:“你之前不是说教我骑驭之术吗?”

      白叶恍然,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举起缰绳,递到她手中,笑道:“来,你试试”

      看着递来的缰绳,婧薰摇了摇头,笑道:“不了,下次再教我吧。”

      白叶放下缰绳,问道:“没兴趣了?”

      “嗯”婧薰点点头,说:“等我什么时候有兴趣了,你再教我。”

      白叶搂紧怀里的佳人,心中疑惑,对婧薰问道:“你好像有心事啊?”

      “你是怎么知道的?”婧薰不解地问道。

      白叶伸手刮了一下她的小翘鼻,无奈的笑道:“我发现你藏不住事,有事就会写脸上。”

      婧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垂下眼眸,小声的说:“那下次我尽量藏好一点。”

      见婧薰这幅可爱模样,白叶会心一笑,将食指按在她的嘴唇上,轻声道:“嘘……下次有事,跟我说,我在呢。”

      “嗯”婧薰点点头,将自己的重心靠在白叶身上,开心的笑道:“那下次我有心事就跟你说吧。”

      ……

      穿过树林小径,清澈的黑石湖映入眼中。

      白叶抱着婧薰下马,指着不远处一颗大树,道:“你去那抚琴吧,那里是我经常乘凉的地方,清风拂面,十分舒爽。”

      “好”婧薰抱着琴,走到大树的树荫下,盘腿而坐,将琴放于地上,开始抚琴。

      白叶则手持长枪,漫步至湖畔,开始舞动长枪。

      在辽阔的黑石湖畔,长枪犹如龙上云霄,大开大合,亦有横扫千军之势,让白叶心中一股狂傲油然升起。

      浑身筋骨得到松展,别提多舒服了,长枪挥动带起空气流动,黑石湖的水面不断泛起涟漪。

      婧薰抚了曲暮叶龙吟律,目光紧紧盯着不远处在舞枪的白叶。

      望着他舞枪的英姿,婧薰心中毅然有了决定,此后,她愿放下手中长剑,只为那一人抚琴。

      白叶舞过一轮后,心中大喝一声:龙刺!随即纵身而起,长枪脱手飞出,朝不远处的树林飞去,身形紧随长枪而去。

      只见,长枪穿透十几颗大树,才稍作缓势。这让白叶心下惊喜,龙刺的威力提升了!

      白叶收回长枪,回头看着身后的狼藉,握紧枪杆,心中有些激动。

      龙刺已经好几年没有进步了,这次居然有如此飞跃性的提升,这让白叶如何不喜。

      白叶回到黑石湖畔,看着不远处抚琴的婧薰,缓缓走到她身旁,坐下,欣慰地叹了口气,此时心情大好,笑道:“继续弹吧,我静静听一会儿。”

      “好。”婧薰应道,手中动作放轻盈,曲调悠扬轻快,比起暮叶龙吟律,这首曲子更为柔和。

      听着尽显温柔的曲调,白叶心中的狂傲之气减少许多,看着身侧的脸庞,心中一动,下次从前线回来,用他的功勋,向元帅请辞吧。征伐多年,心里倒是累了。

      嗅着婧薰身上的薰衣草幽香,听着柔和的曲子,白叶不由泛起困意,头一歪,靠在婧薰的香肩上,低声道:“我先睡一会儿,醉酒后,头还是有些疼。”

      婧薰偏过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你的决定不会错。两国之间的事情让他们去烦吧,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样想着,婧薰微微歪头,靠在白叶头顶,也闭上了眼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