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一极性全黄

      但幸好,这些人里面叶法善一眼扫就知道没有高力士。

      而就在叶法善在想怎么破解机关时,那小熊忽然就跑到了左侧的墙边的某处。那一处正处于夜明珠照射的一个死角。

      阴影中叶法善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黑白小熊身体逐渐跟阴影融为一体,再难分辨。

      “这小东西,真的是深藏不露啊!”

      连叶法善都是第一次见到这小熊的这手绝活。

      随着这小熊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叶法善也听到了前后都传来了脚步声,马上跟着隐去了身形。

      果然道路的前后两端都出现了两队秦卒。

      就在叶法善还想看看这两队秦卒如果通过那段机关路段时,那两队秦卒竟然都默契的回头了。

      直接略过了那段路!

      同时叶法善也更加确定这些秦卒不是活人,因为这些秦卒尽管栩栩如生,但竟然始终目不斜视,眼无余光。

      不只没有看另外的队伍一眼,更没看地上的那些尸体一眼!

      不管多么训练有素的军人都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而随着两只队伍走远,小熊也重新现出了身形。

      就在叶法善准备把它抱起来,瞬移通过这段路时,那小熊忽然贴着右侧墙壁又开始跑起来。

      叶法善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准备伸手去救那只小熊。

      结果发现原本按道理应该出现的机关强弩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叶法善马上就开始留心那小熊的脚步来。

      果然,那小熊或跑或跳,所有落点都非常怪异,明显都是精心选择过的!

      叶法善是越来越惊叹,自己当年随手抓的小熊可能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异兽!其他不说,单这点机关隐匿的神通就是什么宝物都换不来的!

      这些世俗的机关陷阱自然难不住叶法善,几乎在小熊通过的同时,叶法善也已经闪身到了它的身边。

      之后叶法善索性就放开让那只小熊发挥。

      它走,叶法善就跟着走;它躲,叶法善就跟着躲;

      毫无例外的是,路上守卫的那些秦卒全部都能被它提前躲过,所有机关陷阱也全部都给这小熊顺利破解。

      甚至有好些机关陷阱是连叶法善都看着棘手的!

      而同时,羽林卫的尸体也是越来越多,并且这些军士很多都不是死于机关陷阱,而是死于搏杀。

      而跟这些尸体在一起的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破碎的陶俑。

      看到这些陶俑,叶法善也是终于知道之前看到的那些秦卒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原来都是等比例的人俑!

      只是不知道这些陶俑是受阴气影响还是其他什么特殊的原因,竟然变得像是活人一样,一直在这陵墓内巡视游走,遇到外来的羽林卫竟然还知道攻击。

      题外话。

      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这句话语出《孟子》,但孟子又说是孔子说的,也没人搞得懂。

      这句话历来就有很多解释。

      而我在这书里的解释是,最开始创造出人俑代替活人的人真的是个天才,可惜这门神通却失传了,再没有继承者!

      纯是为了写作需要,牵强附会罢了!

      言归正传。

      终于在小半个时辰之后,这只小熊在一个转角岔路处停了下来。

      向左走了几步退了回来,向右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

      正当叶法善以为,这小熊也是吃不准方位时,那小熊竟然开始拿着小爪子拼命的扒拉面前的那座墙!

      大概是发现墙体坚硬,根本无法破开,那小熊转头就看向了叶法善。

      叶法善立刻明白了过来:“你的意思是高力士在墙的那边?!”

      小熊一听这话,立刻就窜到了叶法善的怀里。

      摆明了就是,我任务已经完成,我要吃饭的意思。

      可惜叶法善这次出来的匆忙,根本没想到帮它带点吃的,而这始皇陵里面明显不像是能找到吃的地方。

      所以叶法善只能是先抱着它再说。

      同时一手摸了摸墙体,一闪身直接就穿了过去。

      小熊的感知真准,墙后正是叶法善找了半天的高力士。

      此时的高力士一身血污,灰头土脸,狼狈异常!身边的一百多羽林卫也都如此。

      而这些羽林卫正在高力士的带领下,死死的抵住一座石门!

      与之对应的则是石门外,不停的撞击声和一阵阵凄厉的嘶吼声。

      看到高力士无碍,叶法善也索性不急着打招呼,反而是先打量起来了四周。

      房间不算小,但进出就只有高力士他们抵着的那一座石门,房间内整齐的排列摆放着各式青铜的剑戟,而墙角则还点着几个火堆。

      以叶法善的猜测,此处应该是秦卒一处摆放兵器的库房,而高力士他们这几天应该都坚守在这里!

      看清楚四周的环境之后,叶法善终于决定还是理一下高力士:“力士,别来无恙啊!”

      高力士忙于守门,直到叶法善喊了三次,他才反应过来,回头看到了叶法善。

      高力士顿时就再也支撑不住了,原本死死抵住石门的双手哪里还有半分力气!

      幸好身边都是羽林卫精锐,高力士的空缺立刻就被众人给补上了。

      高力士紧紧抓住叶法善的手臂,话里都快带着几分哭音了:“真人,你终于来了!”

      高力士尽管英武,但这几天看到的、遇到的事,已经把这个铁打的“汉子”快弄崩溃了。

      特别是身边的军士一批批的战死,现在的高力士已经完全是靠着心中的那点毅力在支撑了。

      叶法善如果再晚来半日,高力士他们可能都撑不住了!

      叶法善细细看了看高力士,尽管身上有好几处伤口,但幸好都不深,也已经被包扎过了。

      叶法善也明白,这些羽林卫必定随身带着军中的伤药,要不然高力士他们也撑不了那么久。

      尽管外伤没什么大碍,只是脱力罢了,但叶法善一碰到高力士的手就知道,高力士已经阴气入体了,只是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罢了。

      叶法善先给高力士服下了一颗九阳丹,然后缓缓渡了一道灵力过去,先助他恢复气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