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攻略>

      后院,被陆沉击败的施奇,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他的左脸青肿,小腿被陆沉踢伤,走路的时候都一瘸一拐。

      施奇扶着墙,盯着地面一言不发,表情渐渐变得激动。

      他一拳打在墙壁上,咬牙切齿道:“陆沉。”

      陆沉出了后院,回想这一天的经历。

      今天出城先是莫名其妙被人埋伏,回到拳院后,又是莫名其妙被迫打了一架。

      这天过得,真是有点火大。

      他明明只想安安稳稳的练个拳而已。

      等陆喜儿弄完药房的事情,陆沉便带着她回家。

      出门后,陆喜儿就知道陆沉买了匹小母马。

      现在的她已经习惯她的小哥总是会带来的变化,见怪不怪了。

      在陆沉的鼓励下,陆喜儿第一次骑上了高头大马。

      母马发现背上驮着一个女性,有点不太安分,但见是陆沉牵着它,它也就没有计较太多。

      陆沉在前牵着缰绳,陆喜儿走后坐在马背上,把头埋在了胸口。

      回到家里,陆沉把母马交给了陆喜儿照料。

      马匹对于普通人家而言无疑是笔重要的财富。

      因此陆喜儿对马匹看得很重要,给它准备的吃食都是上好的草料。

      这种草料不是纯粹的干草,而是由细干草,燕麦,黑豆混合而成,有时候吃得比人都好。

      晚上闲着无事的陆沉,决定在院中练拳。

      一边练拳,一边脑子里回忆白天发生的事。

      现在仔细想想,有几点他比较在意。

      从天蝎帮的那些人说的话来看,貌似有些帮派知道了他为风雷门做饵的事。

      要说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陆沉绝不相信。

      这件事里面最能收益的只有两个,一个是被打残了的血手帮,一个是被他拒绝了风雷门。

      血手帮释放这些消息,可以借刀杀人,同时把他定性为风雷门的人,先造势,再杀了他,如此在西皋城众多帮派里面还能挽回点颜面。

      若是风雷门的话,做这事就是给他打个风雷门的标签,不让他和风雷门敌对势力沆瀣一气,加入对手的帮派,避免增加敌对者的实力。

      两者的动机都很充足。

      如果要说的话,他觉得血手帮做这事的动机更大一点,但是陆沉也不能完全确定下来。

      另外一件让他在意的事就是全灵教。

      从发生黑袍女子这件事来看,全灵教似乎也回过神来,躲过他放的烟雾弹了,没有真的把矛头对向血手帮。

      听说全灵教女子居多,因为信仰问题,尤其团结。

      陆沉连杀他们好几人,这个梁子算是彻底结下来了。

      以后会发生什么,陆沉也不知道,就这样看他将来的麻烦可不少,要做的事情也很多。

      为了应对未来的风险,陆沉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

      想到这里,陆沉意识一动,看了下武道作弊器的界面。

      透明罐子里面的红色液体已经积攒到了二分之一。

      自从他吃凶兽肉再加上武道精进了以后,本身肉体所消耗的气血都发生很多变化。

      现在获得一个能量点所需要的具体药量是多少他已经算不出来了。

      只能是闷着头进补气血。

      就目前来看,要把透明罐子的红色液体攒满需要耗费的时间不短。

      当下的处境,他需要加快点速度。

      滚热血液在全身流淌着,陆沉感觉到他的身体蕴含着大量的气血,与他的血肉纠缠在一起,相互影响,缓慢向更强的方向发展。

      次日一早,天蒙蒙亮的时候,陆沉就已早早爬起。

      这个时间,西皋城里面的很多店家都还没有开门,只有一些小商小贩起早摆摊,准备一天的营生。

      在家吃完早饭后,陆沉去了天罡拳院。

      这个时候,拳院都还没有开门,陆沉不断敲门,拳院的管事才睡眼惺忪的给他开门。

      陆沉轻车熟路地进入后院,独自练了起来。

      当后院的师兄师弟们赶到时,他已经比他们多练了一两个时辰。

      等到日高三竿的时候,苗师到了后院。

      他打算今日给施奇和陆沉两人教习天罡拳三印后的一些要领。

      可他到了后院却只见陆沉一人,而施奇不在,脸色露出几分不满出来,不过转瞬即逝。

      苗大江轻叹了一口气,点了声陆沉,带他去了书房。

      这还是陆沉第一次来苗师的书房里面来。

      书房不大,里面的书籍也不多,就那么寥寥几本,倒是各类山水画和书法挂了许多。

      “天罡拳等练到三印以后,后续的练法就不太重视外在的招式了。反正招式就是以前那些,你熟记于心,懂得随机应变就够了。”苗大江向陆沉传授道:“天罡拳的三印是一个分水岭,三印之前重力量和招式,三印以后则重视气感。”

      “气感?”陆沉意动,看来这天罡拳里还有其他的门道。

      “不错。我们天罡拳的气指的就是罡气。”苗大江继续说道:“武师与普通人的根本区别,并不是力气大小与否,气血旺盛与否,有些普通人天生神力,与三印武师都有一战之力。两者根本区别在于武师是否练出印血,而印血就是气感练到极致后的自然而生的东西。”

      陆沉追问道:“那要如何练气感呢?”

      第一次知道印血和气感的概念,像是给陆沉打开了武道新的大门。

      苗大江笑了笑说道:“其实练气感这东西,你们早就练过了,只是还没有注意。”

      陆沉立马领会道:“师傅说的是呼吸法?”

      “不错。”苗大江很是赞赏的说道:“你们之前练的呼吸法就是气感的入门,三印以后,就在呼吸法的基础上进行更精深的修行。”

      陆沉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说道:“请师傅教我。”

      见陆沉如此识得礼数,苗大江更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个徒弟未来或许有更高的成就。

      苗大江从墙上指着一副字画说道:“这是一副具有天罡拳意的画,你来看一遍。”

      陆沉仔细端详,这副画上面画得是一座孤峰,直插入云,悬崖峭壁上挂着白云,像是从地底冲出一般,有种势如破竹的气势。

      “现在记住了吗?”苗大江问道。

      “记住了。”

      “好,你闭眼观想一遍。”

      陆沉闻言闭眼观想。

      “你看到什么了?”

      “一座山峰。”陆沉回答。

      苗大江追问:“现在呢?”

      陆沉皱眉,沉吟了一会道:“拳。”

      苗大江拊掌笑道:“妙极,就是如此。从今日之后,你每次练习呼吸法的时候就观想这一拳,等你观想的拳势变得和这山峰一样,那么就能察觉到所谓的气感了,气感一出,凝练出罡气也就不远。至于后面是否能练出印血,那也是五印之后的事情,只能看你自身造化,我也教不了你。”

      “多谢师傅教导。”陆沉拜谢道。

      苗大江此时收起了平时的嬉笑之情,变得很是正经,大大方方受了陆沉这一大礼。

      “虽然三印以后,力量和招数不是重点,但也不是说就不练,懈怠了。你回去后这两方面再加点强度吧,基础还是打牢。”苗大江想起来什么,又叮嘱了一句道。

      陆沉站起来躬身道:“弟子明白。”

      “好了,你下去练习吧。”

      陆沉抱拳,退出书房之外。

      在陆沉走了之后,苗大江怅然若失,他最中意的弟子,给了他最多,他反而却不懂珍惜,今日如此重要的授业居然都没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