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春奈在线播放

      “咚咚——”就在这时, 房门被敲响,门外没有主动开口,沈凛就没应声。他走到猫眼处向外看了一眼, 门外站着个年轻男人, 他神『色』略有些紧张和焦急, 见门内没人应声又“咚咚”地敲了两下。

      “您好。”男人低声喊道, “我是吴翔吴先生的朋友, 我知道他和您认识, 可以打扰您一吗?”

      沈凛蹙了眉头,他和吴翔交情很浅,除了在健身房聊过和电梯门口的那一个照面之外没有任何交集, 这人怎么能追踪到他这儿来?

      “您好!”外面声音又再次响起,“我没有任何恶意,可以稍微占用下您几分钟的时间吗?果您觉得可以的话,隔着门说话也行。”

      沈凛犹豫片刻,说:“过心理学。”

      kp暗投了一个看到结果的骰子,在检结束后,沈凛察觉到这人声音颤抖, 带了些慌张, 应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找他。

      他缓了缓, 将门链挂上, 把门打开一道缝隙,隔着缝隙问道:“我和吴翔太熟, 只见过两回。”

      “没关系!”男人激动地说, “谢谢您愿意开门见我!是这样的,吴翔是我师父,他这次过来这儿是为了雪怪, 刚才那个直播,您也看见了,出了事情。可我相信那是真的,我觉得那一是师父的节目效果。可我联系不到任何人,我今天看到您在电梯口和我师父说过话,有关这个企划,他都跟您说什么了,能请您帮帮我吗!?”

      沈凛:“……你现在不应该找警察吗?”

      “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已经有人报警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没法坐在这儿等警察的消息。”

      “他没跟我说什么,”沈凛说得直白又坦诚,“他只跟我说打算去拍雪怪的发现之旅,希望我当他的主播,我没答应,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其他事情我也清楚。”

      “这样吗……”男人沮丧地垂头,“这次计划是他临时起意,他原本只是想写些报道蹭蹭热度,但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直播一期专题,连夜叫来了团队,制定计划。我来得晚了,没参与进来,早知道……”

      “等消息吧,现在也没有那么绝望,也许正你所说,只是节目的效果,”沈凛停顿了,又说:“你最好等警察的消息,外面雪那么大,你师父带着专业的团队都出了问题,你要想不开,擅自行动。”

      “好的好的,谢谢你。”男人断道谢。

      吴翔的直播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这『逼』真的画面效果让观众吃了好大一惊。连带着雪怪的影响力,这段直播画面很快在网上传播得铺天盖地,就近的人几乎都贴在窗户上好奇地看着直播的方向,只能在纷飞的大雪里看到手电筒和交错闪耀的警车车灯。

      世界一整晚都在为此沸腾。

      明明是一个小小的北方城市的小小山岭里发生的事情,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有“专家”解释,看到的雪怪也许只是发育比较惊人的熊,也有“专家”激动地表示,这也许是藏于深山的未被发现的新型物种,也许是猿类,也许是熊类。『政府』和媒体竭力安抚着民众的情绪,但收效甚微。

      这个晚上,沈凛在各爆炸新闻中睡过去。

      他又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第二天依然是个明媚的晴天,昨日那场遮天蔽日的大雪仿佛曾出现,天气诡异得让人敢出门,再加上有昨天那件事情垫背,滑雪场上寥寥几。

      雪怪袭击的消息让他们都不敢出门,二『骚』组织他们在酒店自己房间里玩起了桌游。

      玩到一半的时候,沈凛随意向窗外一瞥,明媚的天空开始变得阴沉,像是要兴起狂风骤雪,但并不像昨天那样转瞬就扬起鹅『毛』大雪,今天的天空阴沉了好一会儿,在梦里,沈凛感受到明显的时间流逝,直到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弥漫的灰『色』雾气渐渐填充了整片天空。

      浩瀚云雾几乎覆盖了所有视线。

      这名场面又引来围观,堪比末日大片的景象让滑雪场变成了一道盛景。

      到晚上,弥漫了一天的大雾终于散去,天空又恢复晴朗。

      沈凛洗漱完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随手刷新了怪博的论坛,其中一个帖子后面挂了一个高高的hot,发帖时间距现在只有短短的三分钟。

      打开帖子,砸在脸上的是一张令沈凛震惊的照片。

      那是今天来找过他的年轻人,他死在雪地里,身上布满淤青,地上拖曳着一条长长的血带。

      在见到照片的瞬间,沈凛从睡梦中醒来,脑袋嗡嗡作响。

      kp:“过个体质。”

      沈凛投掷体质,失败。

      一整晚的噩梦让他身体很舒服,沈凛掉了1点hp。

      入睡时梦境真实,他仿佛活在梦境世界,但从梦境中醒来后,一切又变得模糊起来,他甚至记清楚那个死去的男人的模样。

      沈凛『揉』了眉心,走出门,第一天让他确认这是一个预知梦,但导向何却又无法把握。

      第二天也发生了和第一天同样的情况,原本明媚的天气在下午陡然笼罩起了浓厚的雾气,经久散,一直持续到晚上才渐渐散去。

      滑雪场声名大噪,其“世界奇观汇聚地”的名声比它滑雪场的本职之名要远扬,诡异的气象引来更多的围观,外围交通拥堵,得调用更多人力来疏散。

      “这滑雪场闹得也太大了,”二『骚』现在门都不敢出,天天跑沈凛房间里打游戏机,“本来是要出来放松的,出都出不去。”

      “我们不会去了吧?!”他人从床上弹起来,眼睛离游戏机屏幕,“万一好几天后人这么多咋办?万一开学还这样咋办!万一世界末日了咋办!?”

      沈凛:“?”

      这事儿挺奇,但至于让滑雪场停业,这两天的暴雪和浓雾都毫预兆,让人『摸』不到头脑,天气预报报不出来,人也是懵的,果这是偶然发生的事情,闹个几天也就过去了,但果接下来每一天都这样,可能真要出什么事。

      直到夜晚,天『色』干净得像话,几乎可见遥远光年外星辰璀璨,滑雪场的雾气散去。二『骚』想不开想出门溜达,沈凛原本不想答应,但他得找找昨天晚上来的那年轻人。

      “我想去找那年轻人,”沈凛说,“过幸运?”

      kp说:“围聚在酒店和滑雪场的人太多了,你法通过幸运找到那个人。”

      沈凛:“……”

      这话说得挺明白了,那个年轻人必死无疑,从另外一个角度想,他活着是死了对这个房间的剧情都没什么引导作用。

      “去吧,”沈凛对二『骚』说,“也算出来解闷了,外面人太多,杂七杂八。”

      “行吧。”二『骚』挺听沈凛的话,顺从地应。

      沈凛折返房间,去做自己的事情,偶尔刷新一怪博的论坛,在约莫十点多的时候,发现了那张被上传到怪博的照片。

      和梦境一模一样。

      男人惨死在雪地上,身上有被深深勒出来的淤青,雪地上拖曳着一连串与洁白的雪形强烈对比的血迹。

      这个晚上,沈凛再次陷入梦里,他梦见大量的死亡,连天大雪永停歇,雪地上躺着一具又一具尸体,很快被泼天大雪所掩盖,先是形一个个凸起的雪包,随后被大雪划一道一望际的、平坦的线。

      雪地里站着一个身披红『色』斗篷的人,雪原茫茫无际,冒出扎眼的一点鲜红。她身旁站着一个庞大的怪物,但论是她是怪物本身都被风雪所笼罩,让人看清楚具体的模样。

      kp:“你先过个灵感。”

      沈凛投掷灵感,功。

      沈凛的灵『性』更深入地扎根于这个梦境,这让他更清楚地看到画面里的细节,但

      kp:“很红嘛,没关系,你再过个侦查。”

      沈凛投掷侦查60/2,大成功!

      kp:“沈凛,你是跟从前一样欧,这个游戏其实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潜规则,你来到这个世界的部分能力会是你现实中的一些映『射』,就像是你的运气,和你的爱人的战斗力。”

      这点沈凛并不意外,他现实里就是个运气好得离谱的人,二『骚』常常说他生来就被老天爷宠,论什么都近乎完美,他时而在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家庭才会支离破碎。

      kp:“好了,要在意这些,你的大成功应该得到一些特殊的嘉奖。”

      浓雾和暴雪似乎削弱了些,他注意到,披戴着红『色』斗篷的是个容貌艳丽的女人,她有一双澄澈的蓝『色』眼睛,但过于空灵和空洞,让她看起来不像是个人类。

      她下半身被什么东西紧紧抓着,宛连通雪地,生出蠕动的触手正在轻柔地抚『摸』她的小腿。

      站在她一旁的则是个体型庞大的怪物,它双腿粗壮分立站在地面,腰部生有倒扣的花冠一样的东西,触手挥舞间,散播出浓郁的黑雾。

      它和所见到的雪怪一模一样。

      凶悍猛烈的雪怪站在女人身边十分乖巧和顺从,藏住了爪牙,没有丝毫的攻击『性』。

      就在沈凛想近一步找到女人的关键容貌时,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窥视,略略仰头看向他,冰蓝『色』的目光和沈凛的目光对上,一刻,她抬起唇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沈凛猛地从梦中醒来,那双眼睛影随形,宛近在眼前。

      “这算什么……”沈凛坐在月『色』里,低低喘息,“真被二『骚』说中了,世界末日?那个女人算怎么事……?”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沈凛愣了一,抓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三点。

      门外又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沈凛绷紧了唇角,他站起来,悄声息地靠近房门。

      “沈凛。”门外响起的熟悉呼唤声让沈凛懵了一瞬,随即心脏不受控制地狂跳,他顾一切地快速奔到门口,打开房门。

      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被走廊柔软的灯光映着,晏修一漆黑的眉眼深邃动人。

      “沈凛。”他又叫了一声。

      沈凛扑到他身上,被晏修一抱了起来。

      两人紧紧拥抱,宛在现实重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