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大片抖阴

      帐篷里,小秋早就撑了灯。

      “姑娘,那书好看吗?”碧云凑过来看了看。

      “好看呀……哦,有一些画,画的不错。”香香蹩脚的解释着,每首诗的后面,的确有一些简单的小图。

      “姑娘,今晚上要睡这里吗?”小秋问。

      “当然了!”香香头都没抬。

      “主子爷昨晚上不是让姑娘去他的帐子里住吗?”小秋有些犹豫的开口问。

      “主子爷这么说啦?我都记不清楚了,我以为只是昨天晚上。无所谓啦,在这里也一样。”香香仍然在翻着书本。

      “姑娘,好像都亥时了,奴才就给您打水洗漱吧。其他的帐篷好像都没声音了。”小秋问得有些小心冀冀,似乎怕香香不能去四爷那儿而伤心。

      “好!麻烦小秋了。”香香笑眯眯的抬头,小秋看到香香的笑容,才松了一口气,拎着桶要出门。

      “奴才也和秋姐姐一起去。”碧云也跟着出去了。

      香香的月事结束了,小秋是知道的,多给香香准备了一些水。香香习惯了每天都要擦洗身上,今天更要用用水。

      香香仍然是不习惯旁人近身伺候,还是坚持要自己清洗。内衣裤被小秋收走的时候,香香仍是羞红了脸。

      洗漱好,换了衣服,坐下来梳开头发。香香晚上睡觉的时侯,习惯披散着头发。

      面前没有镜子,香香仍然不紧不慢的梳着头发,眼里却是放空的。脑海里还在想着《饮水词》。

      刚才放下书的时候,正好读到“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这一阕词,是比较耳熟能详的,在现代的时候,香香就读过很多次了。

      不过,以前读来,不如“虞美人”:

      春情只到梨花薄,片片催零落。夕阳何事近黄昏,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

      银笺别梦当时句,密绾同心苣。为伊判作梦中人,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

      这几句,那么揪心和悲凉。

      可是,今天通读到这里,竟然是“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给了香香更大的感触和震撼。

      以前香香不曾恋爱,甚至故意的避开儿女私情。所以,香香只懂得失去亲人的痛苦,却不敢碰触情情爱爱的伤人伤己。

      可是,现在因为四爷,因为心里一些无法控制的情愫。今儿个读起了,似乎有些懂了这一阕词里的情感,虽然不是深刻的理解。

      香香已经有些害怕了,害怕理解那样的感情,害怕真的对四爷动心。

      前几天,在避暑山庄的时候,香香还可以用:自己在例假期,情绪化,才患得患失来说服自己。

      然后,又用“生存”和“工作”说服自己,可是今天,香香读完这一阕词以后,内心是混乱的、挣扎的。

      “在想什么?”被拥进了熟悉的怀抱,香香才后知后觉的惊讶了一下。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四爷的到来,而被突然的拥抱以后,因为熟悉,而安心了下来。

      “嗯!”香香叹了一口气,嘴角却是忍不住的扬了起来:“想爷了。”香香低着声音说。

      “说什么?爷没有听到?”

      “想你了!”香香在四爷的怀里转身,直接伸手搂住四爷的脖子,把自己埋进四爷的脖颈里,嗅着四爷身上的味道。

      四爷紧紧的抱着怀里的软玉温香,同样也深深地嗅着香香身上的栀子花香。

      “好香!”四爷呢喃着。

      香香身上的栀子花香,平时就淡淡地,若有若无的。情动的时候,香气会爆开,四爷已经切身体会过好几次了。

      今晚的香香,四爷一眼就觉得不一样。刚才他进来的时候,香香的脸色是凝重的,眉头紧锁着,甚至看着有些忧伤。

      让四爷看着有些揪心,只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没有想到,香香转过身,抱住自己的同时,香香身上的香味浓了起来。

      看来香香是真的在想自己!

      四爷开心的抱紧香香,抱了一会儿,才轻轻的把她推开一些:“爷回来的晚了一些,以为回帐里就可以看到香香,可是没有!”

      “帐里没有爷,不如呆在这里。”香香觉得此时的自己,内心充满了柔情。

      “傻瓜,走,我们回去。”四爷亲了亲香香的额头,拉着香香站了起来。

      看着只穿了里衣,侧披着一头长发的香香,四爷的心理和眼里,也满是柔情。

      四爷穿了一件斗篷,他把自己的斗篷拉开,把香香完全裹在里面,搂抱着香香,出了帐篷,回他的毡帐。

      夜已经深了,其他的毡帐几乎都没了灯光,路上只有月光隐隐的照着。

      被裹住的香香什么也看不见,干脆闭上眼睛。一只手搂着四爷的腰,一只手被四爷隔着斗篷,握着。

      跟着四爷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回到帐子里,打开自己的斗篷。四爷看到的是,还在闭着眼睛的香香,微微启开着嘴唇。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完全的依赖和信任。

      感觉停止了前进和更亮的光线,香香才睁开眼睛。看到四爷正在望着自己,娇羞一笑,红了小脸。

      “香香等着爷,爷还没有洗漱呢。”四爷放开香香,脱着斗篷。

      “奴才伺候爷洗漱吧。”香香伸手去接了四爷脱下来的斗篷。

      “好!”四爷自己主动的脱着长袍。

      用屏风隔开的净房里,已经预备好了水,香香伺候着四爷洗漱。

      “今天太热了,出了很多汗。”四爷说着直接把自己的上衣脱了个精光。

      “爷!”香香惊呼了一声,粉红的小脸,瞬间爆红。拿着帕子的手,停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什么都做过了,还害羞吗?”四爷贴进香香。

      “奴才······奴才帮爷擦背。”香香赶紧转到四爷的背后。

      擦上四爷宽厚的背,四爷不是肌肉男,但他的肌肉比较结实。虽然隔着帕子,但肌肉的触感,实实在在的让香香感受到了。

      “还满意吗?”

      “什么?”

      下一秒,香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被人一小只的抱在怀里,热情似火的亲吻,来得理所当然又猝不及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