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懂你更在线播放

      赵鑫的探索队往上游探索了很远,一直进入了东面的山区就不再往前走了。基本上把整个淡水流域的盆地部分探索完了。这一片真是好地方啊,淡水河冲积下来的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要不是有热带疾病肆虐,根本到不了社团手里。

      一路上碰见了五六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在灭害炮的威慑下,全都好好的交易,他们交易的大宗物是鹿皮,其中,在东面山区那边的部落,竟然还有金砂做交易物,让赵鑫暗暗高兴。

      路上赵鑫采集了很多黄花蒿植株,这是准备卖给制药厂的原料,不出意外,卖的工分能够贴补一下这几次出去的费用。

      方君平的制药厂已经运营了,因为以前有过预案,所以当时在船上用保温的方式带了一些冰砖。在原料足够的条件下,一天最多能获得50克黄花蒿汁的干燥物。而由于是冬季,气候凉爽,加上公司执行一些防蚊措施切实有效,所以,疟疾的发病率还屈指可数。

      不过这个黄花蒿粉确实有效,方君平把这个粉包裹在鱼胶制成的胶囊里给感染上疟疾的雇员服用,三顿就可以使重症变成轻症,如果连服七天,超过一半的人能痊愈,剩一半的也不会有生命危险,让人们对这种瘴疠疾病不再恐惧。

      方君平把这种胶囊命名为“驱瘴丸”,对外高价出售,当然,雇员可以去北海钞行贷款购买,不过别人嘛,一概只收现金。

      春节前,刘星林在李国助的带领下,拜访了大员笨港的颜思齐大当家,颜思齐现在的事业主要还是在日本,正好回寨子。刘星林送上了精美的礼物,并带过去20颗“驱瘴丸”。

      现在的笨港寨还是一个很小的私港,只是作为福建和日本贸易的一个中转站而已。颜思齐长得仪表堂堂,刘星林见面直夸奖:“颜大当家相貌堂堂,器宇轩昂,且年纪轻轻便置下如此产业,真乃我辈之楷模啊!”

      不过颜思齐也没接茬,“贵司在大员开拓,颜某也是刚得闻,如果刘东主不告知,颜某还未能知晓东主的手面如此之大,实在是让颜某汗颜啦。”

      颜思齐看着李国助的面子,没有当场发飙,但冷嘲热讽是免不了的。但刘星林是什么人,就修炼了一副厚脸皮,也是不以为然。

      双方这次也就是走一个过场,官面上过得去就行。接下来也不会有什么事,住几天就是告辞的事,但颜思齐下来两天没露面,李国助不明所以就去打听,原来是颜思齐的妹妹颜思雨得了疟疾,而且是重症,颜思齐也顾不上李国助他们了。

      颜思齐兄妹情深,而颜思雨也是命苦,说了一门亲事。但还没过门,男方就得疾病死了,守了望门寡,便帮着家族经营商业,几年下来,生意做得挺红火,前些天来大员,谁知,染上了瘴疠,眼看命不久矣。

      刘星林听闻此事,马上认为是一个机会,“驱瘴丸”的疗效他也见过,治好过两例重症呢。

      于是马上求见颜思齐,声称社团有灵药治颜大小姐的病,并亲自进药。

      待见到颜思雨,她正处于发冷的状态,裹了好几层被子还瑟瑟发抖。刘星林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确认是疟疾,就把那一盒驱瘴丸拿出来了,取出一丸让侍女侍候服下,然后叮嘱,每日三丸,一直到不犯病为止。

      然后又拿出一张方子,让颜思齐安排人抓药,说等不犯病时进服,并注意下食疗禁忌等。

      当然,这些都是方君平教他的,既然担任推销大使,就得像模像样啊,其实那些药无非就是护肝泻胆的效果,对疟疾后遗症起调养作用。

      神药入口,立马见效,两丸过后,颜思雨的寒热症就消失了,正按照刘星林的法子进食补充体力,刘星林进来观察询问了一下,考虑到女子闺房便不再逗留。转身出门。

      化身神医的刘郎中对颜思齐恭喜道:“托大当家洪福啊,令妹已无大碍,只需正常进药,注意调养,即可痊愈了。”

      这下颜思齐对刘星林是刮目相看,连连感谢,并表示对神药很赶兴趣,不过刘星林也没怎么上赶,就告辞而去,返回淡江镇了。呵呵,这可是刚需,还怕卖不出去。这次是送的,下回就是生意了。

      没等到七天,第五天的时候,颜思雨就可以下地自由行动了,不过也不敢出门兜风,在住宅里跟她哥哥详谈。

      “刘东主竟然是如此神医,还商务亨通,人也是器宇轩昂,这是一个人物啊。”颜思雨不再是得病时憔悴无助的模样,现在若如常人,只是脸上还是苍白,不过谈到刘大神医,脸上竟难得有一丝红晕。“我想,待我大好之后去一趟淡江镇,当面拜谢其救命之恩。”

      “这个…妹子,你有什么想法,毕竟旅途奔波,你一个女孩子嘛”颜思齐有些担忧。

      “妹子命苦,这些年一直在外抛头露面,也是自由自在惯了,兄长是营寨首领,不宜亲临,就让妹子去探下淡江镇的底细,还有,将来营寨患瘴疠的人还会很多,如果都能救治,以后从家乡移民,也能少费一些气力。”颜思雨看得很远。

      过了春节,颜思雨已经大好,就乘船北上,还未进淡水,就看见有船在外海巡视,见有船来,马上过来接洽,并引导入港。

      听说颜思雨求见,刘星林急急忙忙的赶到码头迎接。因为治疗当天,颜思雨病体沉疴,容颜憔悴,刘星林也没当回事,待颜思雨下船相见,刘星林一看是一美貌女子站在跟前,粉面含春,身段婀娜,这下让他手足无措,差点失了脸面。

      颜思雨也是跑海惯了,并没有大家小姐那些繁琐事,当即下船一礼,“刘东主救命之恩,思雨没齿难忘。”然后媚眼如丝,笑盈盈的看着“刘大神医”。

      而刘星林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治病全是人家方君平的功劳,谁知道有这事,让刘星林不禁汗颜,虽然脸皮厚没变色,但耳朵根已经红了。

      颜思雨也在看刘星林,刘星林现在已经这个时代扮相,头上一顶黑色四方帽,一袭白衣道袍,再加上颌下三缕短须,一米八几的个头,看着就器宇轩昂,男人味十足啊。

      见刘星林耳根发红,颜思雨以为是他见自己容貌俏丽而心动,心底自是欣喜,不禁也是羞涩起来。

      刘星林赶忙邀请颜思雨进镇里视察,因为开发公司的总部尚未竣工,也没有地方可以待客,只能领着颜思雨四处散步。

      “刘东主看上去应该比小女子大一些,不如小女子就称呼您为刘大哥怎样?”这是颜思雨拉近关系,刘星林谦逊几句也就答应了。

      “既然刘大哥答应了,那您也别颜小姐颜小姐的叫我,就叫我思雨吧。”这番话又让刘星林心里小跳了一下。

      接下来进入正题,“刘大哥今年贵庚呢?家里嫂子都还好吧?”这番话勾起了刘星林的伤心事,面容戚戚,眼里竟然还噙了泪花。

      “你嫂子跟我永别了,她在另一个世界,我们再也不能相见了。”刘星林喃喃说道。而颜思雨见刘星林如此深情,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哥哥不用伤心,命运就是如此,您要向远处看,我相信另一个世界的嫂子也不愿意您在这边日日悲伤的,”说完,不禁声有哽咽。

      刘星林收起伤感,但当下也是默默无语,两人静静的漫步在淡水河边。

      还是颜思雨打破沉默,“刘哥哥上次救我的用的神药是您自己配制的么?不知价值几何啊?”

      “嘿嘿”刘星林有些难为情,“那神药是我社团药厂出的,我也是只知道用法而已,让颜小姐见笑了。”

      “颜思雨当即嘟起小嘴,娇嗔着说道:“哥哥跟妹子怎如此生分,您又叫颜小姐。”这丫头自从知道刘星林近况后也是豁出去了,也不顾及形象了。

      “好好,思雨妹子,一定改过来。”刘星林马上就哄,“不过我说的是实情,我确实不是神医。一会我让社团的方医生跟你解释下用法吧。”

      “不是神医没关系,妹子的命反正是您救的吧,在我一只脚迈进鬼门关的时候,您突然出现,一把给我拽回来了。这肯定是我前世修来的。”颜思雨声音越说越小。

      刘星林心想,这不是一世修的,得好几世吧,硬把我从四百年之后拽来。

      刘星林正在心里默默的吐槽,只听见颜思雨在叫:“哥哥您想啥呢,入神了?”

      “噢,没事没事,我在想应该是妹子你洪福齐天,我只是因缘际会而已,当不得如此。”刘星林没敢撩拨。

      “好一个因缘际会,妹子记住这句话了。”颜思雨说完,就站那儿媚眼如丝的看着,也不往下说了。

      刘星林一看气氛不对,有点慌乱,赶紧领着颜思雨去找方君平,然后谈神药之事。

      方君平一看生意到来,也是施展浑身解数,从黄帝内经一直到神农本草,从中国到印度直到欧洲医药的精髓,就是突出驱瘴丸的神奇,最后要价:一两银子一枚,然后忐忑的看着颜思雨。

      谁知颜思雨痛快答应下来,并且要下福建的独家代理权。接下来还好好感谢了正主的救命之恩,让方君平还有一丝尴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