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

      狼人们就被捆在棚屋的附近,自然都看到彦行开着货车奔驰而来的样子。

      这是他们都没有见过,也不认识的魔兽。

      它身躯庞大,外面披着铁甲,有特异的轮式四肢。奔跑起来,还发出某处没有听过的鸣叫声。

      虽然低沉,但富有力量。

      这是什么魔兽?

      能驯服并驱使这头魔兽的人,又会怎样的强大?

      这么强大的领主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族群与他发生战争,又能有几分胜算?

      大狼人感到自己半边脸火辣辣的疼痛,被彦行用钢管抽的地方,血液已经结痂。

      他想着自己必须逃出去,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族长。

      但不知道对方用来捆自己的绳子是什么东西做的,看起来细却竟然如此的结实。

      在大狼人想着怎么把绳子弄断的时候,他看到那个人类领主带着几个农民搬着几张铁网状的东西走来。

      “你们几个绕着这几个狼人挖一道宽两米深一米的壕沟。”彦行用手指虚画一个圈,比划着对农民们说着:“土全部堆到我们这一侧,拍实把这些铁丝网栅栏立起来,将这些狼人圈在中间。”

      “遵命!老爷!”农民们扛着铁锹高声喊道。

      吃饱喝足……

      领到新式装备的农民们对他们的领主老爷是字面意义上的民心所向。

      口号震天,干活极为卖力。

      工钱?

      给自家老爷干活……要工钱!

      那不是白眼狼吗?

      农民们热火朝天的干起来。铁锹挥舞,泥土纷飞,眼瞅着一道壕沟成型。

      彦行就在狼人的旁边支了一张躺椅,立起遮阳伞,旁边再放一箱啤酒。

      戴上墨镜往躺椅里一躺,打开一瓶啤酒插上吸管,享受美好的草原风情。

      不远处,其他农民们也在围着棚屋区周围挖壕沟。

      壕沟深一米宽两米。

      土堆到一侧可以堆起高一米的土墙。铁丝网栅栏高两米,加壕沟,落差可以达到四米。

      然后在壕沟里铺上刺绳网,铁丝网栅栏上也缠上刺绳网。

      让狼人爬不上去,也跳不过来。

      彦行小酒喝着,还对身边的大狼人说道:“我们人族的农民除了打架不行,干活搞建设绝对是一把好手。

      这沟挖的四四方方,比用尺子量还标准。

      你们这次若能平安回去,家里什么地方需要挖沟……找我!

      看在邻居的面子上,劳务费可以给你们算便宜些。

      哈哈哈……”

      狼人们闻到酒味,鼻头快速的嗅动着。

      大狼人却在偷偷观察着周围工作的农民们。

      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部换了长柄铲型武器,对着草地一铲一跺竟然整个铲子没入!

      然后就能轻松翘起一大块泥土。

      这种锋利和硬度绝对不输于精铁打造的刀剑。

      大狼人知道人族的军队一直以武器精良著称。原因就是相比较其他全民皆兵种族,人族失去整个一个基础阶位的战士。

      人族的结构就是军民分离。农民从事生产和缴纳税金,统治者们利用更加富裕的财力为自己的军队装备更多更精良的防具和武器。

      但人族统治者们再有钱,也不会傻到给农民提供精良武器。

      可是这些农民手中的铁铲所含的精铁,绝对可以打造一把非常不错的短剑了。

      这个人类领主竟然让自己的农民用这么好的武器挖地,再想想自己族群绝大部分狼人战士还都在使用骨质武器,得到一口铁锅都视为珍宝。

      真是狼比人,气死狼啊!

      大狼人的鼻头也因为闻到酒香而不禁的嗅动起来。

      同时还对彦行回应道:“领主老爷,您的富有超出我对财富的认知。我不知道富有的您为什么看上了这块贫瘠的土地,沼泽族也无意参与人族、精灵、兽人的争端。

      但我要提醒您,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沼泽族不会允许人类在靠近雷鸣沼泽如此近的地方修建领地,你的财富会引来更多的掠夺。

      放了我们,然后悄悄离开……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唉,我要是能走不就早走了吗?

      整个狂风高地上,恐怕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柿子捡软的捏。

      谁叫你们沼泽族势力最弱。

      “你叫什么名字?”彦行嘬着啤酒对大狼人问道:“你要是没有名字,老爷我可以帮你起一个。最近我对起名字还有几分心得的。”

      大狼人说道:“我叫钢牙。领主老爷有没有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钢牙?形象是形象,但太俗气。至于你的建议……我并不准备采纳。这里不属于沼泽,也不属于任何一方。

      无主的地,谁占就是谁的。

      你也不用吓唬我。我说过……我对沼泽没有恶意,但你们想打,我也绝对奉陪。”

      “你太自大,太瞧不起我们沼泽族了。”

      “是你太瞧不起我盖的笼子了!”

      这时一个农民走到彦行的近前,躬身说道:“老爷,您说的囚牢盖好了。”

      “这么快吗?”彦行站起来向四周看。

      果然一道铁丝网栅栏墙围着狼人们建立起来,壕沟和铁丝网上全部缠上了刺绳网环,只有一个小门通向外面。

      此时的彦行和狼人们一起被围在这个座带刺的囚牢中。

      “老爷,你满意吗?”农民恭敬的答道。

      彦行扫过监牢,比他想象的还要好。

      “满意,满意!”彦行用脚踢了一下剩下的啤酒,对农民说道:“这些酒就赏给你们了。再去找艾迪,让他带人把囚犯的伙食搬来。给这些狼人开饭,咱们不虐待俘虏。”

      “是,老爷!谢老爷赏!”

      被赏赐的农民乐呵呵的把一箱啤酒抱走,一会儿艾迪就带着几个农民搬来了给狼人的午饭。

      “老爷……”艾迪来到彦行身边,低声说道:“你出去吧,这里危险。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你在外面关上门,他们就不敢伤我。”

      让狼人吃饭必须先给他们松绑。

      彦行若在这里,这些狼人可能会抓领主老爷做人质。

      但一个农民在这里,他们知道抓了没用就会老实一些。

      彦行知道利害,没必要逞强。

      他对狼人们威胁道:“你们老实,我就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们。若你们敢伤我的人,我就把你们全杀了烤狼肉。

      开饭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