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真实男女动态图xo

      这些东西可不是说改就能改,说动就能动的,这涉及到高层博弈,部门倾轧的宗门政治。

      总之一句话,不出意外的话,上课抄书这个传统,会是每一代天灵门弟子刚入外门上公开课的习俗。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持续。

      张德明心中虽然吐槽,但是能节约贡献点,他不介意抄书。

      而且前后不到万字,在他极限手速下,也不是什么要赌咒发誓的事情。

      时间匆匆来到中午,上午授课完成时,张德明已经抄了一小半书了,并且还同时听了小半截的课程。

      “好了,今日上午的课就讲到这里。

      不方便来回的,请去大食堂吃饭。

      午饭后,休息一小时,将继续开课。

      下午我将仔细讲解如何入手,如何领悟,如何摸索敏捷术。

      对敏捷术进行全方位的解刨,尽可能的帮你们深入感悟敏捷术。

      那么下课!”

      随着讲师话语响起的还有钟声,不愧是老手,时间点都掐的这么好,完全是踩点讲完。

      瞬间,整个大殿嘈杂了起来,有三三两两交谈的,有飞奔去食堂的,有继续埋头抄书,打算肝下去的。

      “第一次来?”

      张德明刚起身,身旁传来一个声音。

      张德明转头看去,同样是个二十来岁的外门弟子,此刻对方看着张德明手中的本子,开口道。

      张德明扬了扬手中的抄本,道:“是啊,第一次来,这不,正在尊重传统得嘛。”

      “呵呵,是啊,进门就抄书,令人蛋疼的传统。”青年笑着道。

      “你好,我叫张德明,入门十年。”张德明开口道。

      “张师弟好,在下薛肃,入门十三年。”薛肃开口道。

      “薛师兄是去食堂还是......?”

      “我离这里有些远,只能去大食堂蹭饭了,张师弟你呢?”

      “呵,我也是,一起?”

      薛肃点了点头,笑道:“好啊。”

      随即,两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出门。

      张德明开始找着话题:“薛师兄进小回峰外门几年了?”

      薛肃回答道:“说来惭愧,天赋不行,八年才挤进外门,本来运气不错分到了小回峰。

      不成想,一混就是五年。

      除了入门的心眼数术,敏捷术揣摩也有五年了,各个讲师师兄都逛遍了,依旧一点头绪也没有。”

      “薛师兄八年就惭愧了,我十年岂不是该上吊了?”张德明自嘲道。

      “呵呵,张师弟是个风趣的人。”薛肃笑道。

      “薛师兄入门是学的心眼数术,你是走的阵法师?”张德明问道。

      “嗨,什么阵法师啊,一个打杂的都算不上。”薛肃嘴上虽然如此说,但是言语间的那丝自豪还是难掩。

      如今杂艺中,阵法道,器道极致的繁荣,特别是阵法道,几乎能兼容杂艺绝大部分道路。

      而心眼数术,是阵器道的入门法术,众多基础法术中,最为难修的法术之一。

      因此有点自得,是正常的。

      张德明微笑着,说道:“薛师兄可别妄自菲薄,心眼数术,可是最难修的基础术法之一,师兄能八年修成,可见其天赋非同一般。

      想来,敏捷术揣摩五年,距离修成,也只差临门一脚了吧。”

      “哪有张师弟说的那么夸张,不过我对敏捷术,确实已有所得。

      但是何时有成,就需要看运气了。”薛肃带着淡淡的傲气,开口道。

      “我看薛师兄你是胸有成竹,术法有成之日,已经近在眼前了,师弟等着薛师兄你的好消息了。”

      “那就谢张师弟你的吉言了!

      对了,我这五年来,囤了不少的笔记。

      我看师弟你抄的辛苦,正好我这里有不少师兄留下的抄本。

      上面还有不少笔记,这本我已经参悟透了,对我也没什么用处了,我就借花献佛,送给张师弟吧。”

      薛肃带着淡淡的笑意,摸出了一个翻的有些烂的旧线装书本。

      “这多不好意思啊。”张德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接过了书本。

      下午去对对有没有错漏,没有的话,就省下不少抄书的功夫了。

      也不枉他这么一通商业吹捧不是。

      “这有什么,我还有数本,都是之前不少师兄晋升后不需要了留下的。

      对了,张师弟,你是何术入门的?”薛肃开口问道。

      张德明一脸的苦笑,道:“我可没薛师兄你的天赋,我是走的最大众的灵农,足足十年,才凭借小云雨术入的外门。”

      薛肃见此,道:“张师弟你也别妄自菲薄,灵农有成也是一条康庄...大...”

      在张德明两人边走边聊,刚出传功殿范围时,一行三人突然挡在了张德明两人面前,打断了两人的聊天,开口问道:

      “你就是张德明?清幽潭小药园那个新来的灵药农?”

      薛肃看见三人后,瞳孔收缩了一下,直接将还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稍微后退了小半步。

      张德明抬头,看着三人,道:“是的,请问这位师兄有什么事情么?”

      “嗯,确实有点事,想和师弟你聊聊。”三人中,打头的陆则开口道。

      张德明面无表情的道:“师兄你说,师弟我听着。”

      “清幽潭那地方太远太冷清,我觉得,不适合师弟你做事,没敏捷术来回跑太累了。”陆则看着张德明开口道。

      张德明看看对方,道:“谢谢师兄关心了,不过这个事情你找错人了,调配的事情,你需要找芦景孙,芦师兄。

      清幽潭的调配事情,是他负责,师弟说了不算的。

      你真关心师弟,就去找芦师兄说道说道,给我评评理。”

      “你他么最好老老实实的去自己申请,主动调配......”陆则身后,一个暴脾气的突然插话道。

      还没说完,陆则就伸手制止了对方的话语。

      陆则看着张德明开口道:“张师弟,有些地方,还是别过多指望的好。

      小心有那运气,没那命消受。

      我看师弟身体不好,不太适合来回的奔波。

      毕竟一般公开课,是要上好几年的,可别累出了什么毛病的好。”

      张德明挑眉看着陆则,道:“师兄这是忠告呢,还是威胁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