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爆人妻

      就在此时,听见门口外面的两个守门士兵同声说道:“真人你回来了!”

      不一会儿,玄哲真人就步入了门口。

      看到张小燕也在,玄哲真人说了句小燕侄徒也来了?就直接走到小平床边,查看小平脸色起来。

      张小燕立马走过去,抓住玄哲真人的衣袖说道:“师伯,你看过小平哥的伤口,小平哥到底有没有危险?是谁伤了小平哥?刚才我问大黄和玄悟师伯,他们都不告诉我!”

      玄哲真人转过身拍了拍张小燕肩膀,说道:“你放心吧,小平虽然被利器刺穿胸膛,但这伤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我已经给他缝好伤口,及给他施法疗过伤,已经没什麽大碍,只要坚持每天给他服用我的百命还魂丹,不到半月,便会醒过来!”

      张小燕听玄哲真人这么一说,哀伤的脸色立即缓和了一些,又问道:“要半个月才醒?这么久!那师伯,到底是谁这么厉害狠毒,能伤得了小平哥?而且竟然刺得如此之准?”

      玄哲真人看了看玄悟和大黄,问张小燕道:“你没有问你玄悟师伯和大黄?”

      张小燕说道:“问了,但他们不说,大黄只是流着泪,既摇头又点头的,不知道它是什麽意思!”

      玄哲真人看了看大黄和玄悟,说道:“玄悟师弟,你对摄魂术这门邪恶法术可有了解?”

      玄悟听到玄哲这样一问,诧异地看向玄哲:“师兄为何有此一问?摄魂术以前倒是听师父提过,但师父说,因为这门邪恶之术太过阴毒,凡学此术者,都不能生育,故而没人学了!”

      玄哲真人说道:“更重要的是,这门邪术修炼方法太过邪恶,而且极其不易修炼,万一走火入魔,修炼者就变得疯疯癫癫,不认得自己是谁!再者修炼此术者,皆为用来控制人才使用,凡被此邪术依附身上者,被依附之人,就被控制者控制意志,控制者欲要被控制者做何事,控制者在没有任何意识之下,听之任之!”

      玄悟真人说道:“嗯,以前师父也跟我这么说过!”

      玄悟真人继续说道:“此摄魂术已经好几百年没人提过。师兄为何今天有此一问?难道师兄碰见了会此摄魂术之人?”

      一边的张小燕看着玄哲真人和玄悟真人一问一答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什麽,却没回答她的问话,有点生气地说道:“师伯,你们在说什麽?还没回答我,小平哥到底是被敌方那个人刺伤?”

      玄哲真人坐于床沿,左手搭在韦小平的右手上,收腹提了一下丹田,然后边将真元之气输入韦小平身体之中,边说道:“张小燕侄徒,你可还记得韦小平之胞弟韦小凡?”

      张小燕诧异地说道:“当然记得,自从小凡哥哥失踪之候,这十来年来,我没有哪一天忘记过他,只是,憋在心里,不提出来罢了,怕勾起小平哥的回忆而伤心!师伯,这些年来,我也没听见你提过小凡哥了,为何今天突然问起小凡哥来?难道有小凡哥之线索了?”

      张小燕说着,眼睛带着急、期待及希望的表情看向玄哲真人。心理想,玄哲师伯这么多年了,都没提过小凡哥师兄,可能是以前因为没线索,提出来没什麽用,倒反而会伤大家的心,如今突然提起,应该是有什麽线索了。

      这时,玄哲真人已经给小平输好真气,然后从怀里拿出一颗百命还魂丹,递给张小燕,站起来,在众人面前来回走走着,然后将今天在战场之事述说出来。

      张小燕倒了半碗水,边给小平喂药,边听着玄哲真人讲述今天在战场之事。

      玄哲真人在讲韦小凡与他过招交手之时,并没有提到韦小凡的名字,而是用杨胜天这个名字来称呼韦小凡。

      当张小燕听到玄哲真人讲述杨胜天是用像韦小凡背后的那把玄幻神箭来攻击他时,张小燕眼睛突然露出吃惊之表情,插话说道:“师伯,你说的这个杨胜天,什麽跟韦小凡哥哥那么像?特别是韦小凡哥哥背后之那把玄幻神箭,不是整个蛮荒大陆,只有小凡哥一个人有吗?难道还有人也有这样一把神弓?就算还有人有这样的神弓,那相貌和小凡哥哥也这么像,不可能是巧合吧?”

      玄哲真人说道:“张小燕侄徒,你也这样认为,杨胜天就是韦小凡吗?”

      “嗯!我也认为他就是韦小凡师哥!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情的!”张小燕说道。

      玄哲真人说道:“你说得没错,这个杨胜天,正是失踪了十来年的你韦小凡师哥!”

      玄悟真人也说道:“我开始看到麒麟神兽身上之箭伤痕迹,也怀疑是小凡侄徒之箭所伤。因为毕竟这种怪异之神箭,目前只有韦小凡一个人有,就如同韦小平的斩魔剑一样。”

      这时大黄抬头看了大家一眼,点头低吼了几声,意思是玄哲真人和玄悟真人说得对。

      “大黄,你也早就知道这个杨胜天就是韦小凡师哥了,所以,你不知道帮谁好,只好让小凡师哥刺伤小平师哥,是吗?你这样处理也太不妥了,你什麽能让他们兄弟俩互相交手呢?”张小燕生气地说道。

      大黄听了张小燕的话,连忙低鸣摇着头。

      玄哲真人说道:“张小燕侄徒,你误会大黄了!小平被小凡刺伤,是因为小平为了能使小凡和他相认,而故意让小凡打他三招不还手所致!你也知道,韦小平是个非常讲诚信将义气之人,更何况面对着他寻找了十来年的弟弟!”

      “我真不明白!按照玄哲师伯说的,这个叫杨胜天的明明就是韦小凡,韦小凡为什麽不承认?而且他失踪的时候已经十四五岁了,又不是不记得自己十五岁之前的事,而且小凡哥和小平哥孪生兄弟,不看什麽,就单看相貌性格就知道了。”张小燕疑惑地说。

      “问题就在这,也就是现在的韦小凡,对十五岁之前的事失去了记忆,故而对韦小平一点印象都没有!”玄哲真人说道。

      “师兄,你和韦小凡交手时,他也没认出你是他师傅?他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吗?”玄悟真人问。

      “既然他对十五岁前之事忘记了,自然也包括也忘记我了!”玄哲真人说道。

      “小凡既然把十五岁前之事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什麽还会使用他背上的那把玄弓?他背上那把玄弓,可是在他五六岁是高人送的!”玄悟真人说道。

      “玄武师伯说得有道理!我记得,我是在六岁左右认识小平哥和小凡哥的,那时已经看见小凡哥使用他背后的那把玄幻神弓练习了。不过我看他在使用之时,好像使用方法也不复杂。”张小燕说道。

      “师兄,适才你突然问起那个摄魂幻术,可否是和今天遇到的韦小凡有关?”玄悟真人问。

      “我怀疑,现在的韦小凡,之所以变成这样子,对十五岁前之事忘得一干二净,是被人施入了摄魂术!”玄哲真人又坐于韦小平床边,迟疑了一下,说道。

      玄悟真人与张小燕看到玄哲真人这么一说,都感到很是惊讶,都向玄哲走去。

      “难道师兄今天看出,韦小凡神情跟被摄魂术依附后所表现出来的某些特征?”玄悟真人问。

      张小燕也心里忐忑不安地想,这个摄魂术是什麽鬼东西?人被依附后,竟然能将人的记忆从脑里抹掉?但愿小凡哥没被这个鬼东西依附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