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杏梨graphis新写真

      临近元月前十余天,李冰才跟着老程到达了长安,灞桥边的柳树枝光秃秃的,李冰无法想象离开长安的人,都会收到朋友赠送一枝灞桥上的柳树枝,怎么还没把这些柳树薅秃。渭水弯弯曲曲的从城外绕过,有几只渔船零零星星的划过,还没有武朝时八水绕长安的繁忙景象。

      李冰侍卫中的几人和马三合早李冰等人十余天赶到了长安,将李二赐予的硕大的侯爵府收拾了一下,招募了一众奴仆家丁等,就等着李冰回长安。

      见到王通,李冰等人分别了准备回右武卫大营的老程,飞也似的骑马进了长安城。

      朱雀大街,进城的第一眼李冰就被这一天直通皇宫的宽敞马路惊呆了,宽百丈的马路谁见过?宽度超过一个足球场的大马路,后世是极难见到的!长安不愧是一座兵城,左右一百零八坊错落有致,东西二市热闹非凡,李冰第一次见识到了长安的繁华,十分的迷人眼……

      在一众侍卫的带领下,李冰有些迷醉的进到了自己宽敞的侯爵府,占地十余亩的侯爵府令李冰看花了眼,但李冰还是不动声色的跟随马三合随意转了转,便说道:“准备点热水,我洗个澡!”李冰隐约记得上次洗澡,还是在离开陇右边关小城之前,如今已经快两个多月没洗过澡了,李冰都不敢想象自己有多脏!

      马三合答应到:“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爵位回府呢!您先洗个澡,小人已经命厨房准备饭食了!”听到马三合自称小人,李冰有些不舒服的说道:“老马,你不是我的奴隶,不用自称小人!”

      马三合闻言微微一笑说道:“侯爷无需如此,自大小人到长安的第一日,就将自己降为了奴籍了,长安还没有哪个勋贵府上的管家家丁不是奴籍的,咱们侯府也不能特立独行,还是随大流的为好。”李冰闻言就知道马三合在离开小城之前,马三停肯定是跟马三合交代过这些事,不然马三合这个小商贾如何知道这些事?

      “老马啊,你这是何必呢?如今我未成年不能收家臣,待我及冠,定不能亏了你!”李冰见不得自己人随便跪来跪去的,连忙扶住想要下跪的马三合,朝着一众侍卫挥手说道:“你们若是以后就准备跟我混了,那就都准备一下,待我及冠便都化为李氏家臣!有我一口吃的,便有你们一口吃的!”在封建社会贵族的家臣绝对是贵族最值得信任的人,因为家臣的子嗣也会成为家臣,家臣死了则会和家主葬在一起,家主也有义务培养家臣的后代,家臣也有资格劝谏家主,最最重要的则是家臣,只会听从家主嫡系子嗣的命令,除非家主没有嫡系子弟,这也是为何封建社会追求嫡子继承。成为家臣也就意味着无论生死,自己的利益都很家主捆绑在一起了,不然满门抄斩哪来的几百号人砍头?早知道奴仆家丁属于主人家的财产,只会被再次发卖,不会被砍头的!

      李冰见自己拦不住跪了一地的侍卫,无奈的一挥手说:“都把甲胄卸了洗洗澡,我都能看见你们头发里的虱子了!洗完澡一起吃饭,没必要进了长安反而生分了!老马都统计一下谁还有家人在关中,都收敛回府,免得在外受苦了!”

      “谢侯爷!”见不得八尺男儿跪了一地,李冰摇摇头回过身,跟着身后的侍女去洗澡了。

      李冰十分尴尬的任由侍女帮自己脱了衣物,渐渐适应之后才任由侍女帮着搓洗。李冰规规矩矩的任由侍女帮着洗完澡穿上衣服,却对四五个侍女没有一丝的想法,毕竟李冰在后世是一个快三十岁的成年人,实在是对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提不起兴趣,看着周围干瘦干瘦的身子,大唐以胖为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这些小姑娘都这么瘦弱呢。

      李冰跪坐在矮案子前,一边吃着各种所谓的长安美食,一边听马三合说着侯府的一些琐事:“陇右收益一共是一百一十九万贯,在陇右交接给宦官一百万贯,每个卫所送去了一万贯,最后只剩下不足三万贯被小人带到了长安城,购买家丁侍女花了五千贯,定制马车花了一万贯,如今只剩下一万五千贯了,每日花销也要五六十贯,咱们这点钱有些怕是会坐吃山空啊!”

      “不急,元月之前小城所有的青盐都会送达长安,咱们家先做做青盐的生意,年后我再告诉你咱们家的大进项如何经营,现在也快过年了,也就不急了。”李冰未进城就发现渭水之上,无人用大船运输各种货物,大概是因为关中人不擅水的缘故,但来自后世的李冰却从中看到了海量的利益!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生意,能比得过垄断如今世界最大城市的水路运输呢?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大买卖,而且还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侯爷回府后,共有六家国公府送来了请帖,是必须得去拜见的都曾是老李大人生前好友,分别是翼国公秦公爷、赵国公长孙大人,蔡国公杜大人,邢国公房大人,代国公李大将军和卢国公程大将军这六位。”李冰擦擦手接过马三合递过来的请柬,实在是有些不解,按说李冰的老爹李龟年死了都三年了,生前关系再好,也没必要如此吧,自己这边刚到长安,怎么就陆陆续续送来了请柬呢?李冰没有之前死的那位的记忆,知道便宜老爹叫李龟年,还是因为自己被充军的罪名上,而且历史上也没有这位李龟年的多少记载啊,李冰甚至都没听过!

      “行!老马你去准备礼物,没必要扣扣索索的,第一次拜见长辈礼物不能太差,商队再有几天就会到,钱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李冰思索片刻完全没有头绪,也就不去理会这事,李龟年当年是李二一派的人,如今的皇帝是李二,大臣都是李二一派的,想必应该是没有什么位高权重的仇敌存在,毕竟李二也不会容忍当年太子一派的人占据高位,索性不去想这事!跟随大军行军了两个多月,浑身都不舒服,还是好好休息几日再说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