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妹妹最新视频

      《吴赡炀论浩然剑》这本将宁缺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书,张甲将手伸向了它,小心的将书籍给抽了下来。

      张甲的这一举动让原本坐在哪里抄书的女教习微微一愣,不过之后就没了动作,依旧低头抄写书籍。

      轻轻抚摸了一下封面,张甲深呼一口气,缓缓地打开了封面,将目光投向书籍的内容,可是还没有看了几个字,张甲就感觉到了周围的书架缓缓下沉,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开始不停的舞剑,无尽锋锐的剑意铺天盖地的弥漫在这片空间中,并且统一的刺向张甲。

      张甲脸色微变,脑袋里传来一阵剧烈的眩晕之感,几道剑意从他的身体中出现,瞬间便在他的气海雪山上留下了几个窟窿。

      张甲强忍着脑袋的眩晕之感,啪一声合上了书籍,并且缓缓地将眼睛闭上,剧烈的喘息了几下。

      宁缺也在这个时候合上了书籍,同样和张甲一样无力的坐在书架边上,张甲看了一眼宁缺,而后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气海雪山,发现原本被浩然剑意刺开的窟窿已经塌陷。

      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多少人之后,张甲走到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里,从怀里掏出一枚药丸。

      舒了一口气,而后直接将药丸送进了嘴里,停顿了片刻,他感觉气海雪山似乎变得如同橡皮泥一般粘稠,不过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固态。

      并且他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刚才他吃下去的可不是什么补药,那是他多年的实验得出来,最适合让气海雪山打洞的药,如果长时间不服用解药,他的气海雪山就完全废了,并且他估计也得凉凉。

      不过都到这一步了,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感受着气海雪山的粘稠度达到最适合的程度,张甲瞬间打开了《吴赡炀论浩然剑》。

      无尽的剑意再次铺天盖地的冲进了他的身体,在他的气海雪山上留下了一个窟窿,由于气海雪山的粘稠,那个留下的窟窿并没有马上消失,也没有立马塌陷。

      张甲瞬间将手里的书籍合上,快速的将一粒药丸送进嘴里,而后盘坐在地面上喘息了好久。

      身体里正在变得粘稠的气海雪山,因为药丸的进入,瞬间停止了融化,开始缓缓地恢复正常。

      一直到下午两三点,宁缺已经昏了过去,被书院里的人给抬走了,张甲才感觉到身体里的异常状态大都消失了,仔细感觉了一下身体里的气海雪山,张甲脸上出现了一丝欣喜。

      终究是打通了一个,虽然刚打通的那个地方依旧有些堵塞,但是不妨碍张甲升起希望。

      现在的张甲距离能修行只有一线之隔,所以他想看一看这一次自己能够坚持多久,反正今天也不可能在打通一个眼了。

      于是他再次打开了《吴赡炀论浩然剑》铺天盖地的剑意再次袭来,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他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个时候脑袋还是有些胀痛,并且腹部气海雪山的位置也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

      似乎是感觉到了张甲醒过来,门外的小黄狗瞬间窜进了屋子,用舌头轻轻舔了舔张甲的手心。

      张甲见此露出了一个笑容,轻轻揉了揉小黄狗的脑袋,这大概也是他当初救治小黄狗的原因吧,他自己也不清楚。

      又躺了半晌,张甲从床上爬了起来,从药箱里**了一小瓶药酒,张甲仰头灌了下去,随着一股热流流过身体,张甲腹部的疼痛也随着热流缓缓地消失。

      眯了眯眼睛享受了一下现在身体上的感觉,张甲将药酒放进了药箱里,而后打理了一遍药园子,随便弄了一些东西吃下去之后,张甲就回到了床上,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而后早早的来到教室等下课,好继续给自己的气海雪山钻孔,昨天的方法肯定是不能再用了,连续来两次他估计自己遭不住。

      不过他可以看一看旧书楼里的医书,说不定有更好的方法呢,不过他只是抱着养身体这段时间凑凑日子的想法。

      以他的身体强度来说,想钻个孔,至少要休息三天,并且越到后面越难,张甲给自己的目标也只是钻两个孔,让自己的气海雪山勉强能够支撑自己修行。

      慢点就慢点,他无所谓,至少能够修行了不是,只要能够修行了那以后再想办法,毕竟可以使用天地元气,和不可以是两个概念。

      “你,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司徒依兰看了一眼张甲,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

      虽然这个时候张甲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她依旧觉得张甲似乎更加精神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感觉,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张甲似乎有些不一样。

      张甲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任谁都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不过没有太多人注意,因为全班人的心情都不错,只因为一座书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