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新番

      历时一个月的时间,在菱姑娘的帮助之下,我终于初步进入了锻体的大门。

      虽然依旧没有骨头可以支撑,但是我现在的肉体已经强了很多倍了,现在终于又恢复了以前那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样子了。

      只不过还需要随时随地有手杖在身边才行,再强的力量,却没有根基支撑,也发挥不了多大作用。

      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能真正的炼体,其根本原因就在我可以选择炼体功法了。

      按照菱姑娘所说,目前主流的炼体功法大概分为四大品质,一等,就是甲等,是炼体功法里上限最高,能最好开发人体的一类,这类被称为甲等。

      二等,是乙、丙两等,较甲等差一些,不过相差也不是如鸿沟一般巨大,二等炼体也是极佳了。

      三等,是丁、戊、己三等,这个就是相对较多的人在使用的一类了,不过照甲等差距已经很大了,但是这三等的功法种类众多,实用性强,比之二等不逊色多少。

      四等,就是最后一等,为庚、辛、壬、癸,此四等为最后一等,不过四等不是最差一等,而是目前使用最多的一等,因为第四等功法里包罗万象,甚至有些功法组合起来开发程度不比三等差,甚至能达到二等的水平,只不过这些功法组合起来难度比较大,拆开来定位的话只能算作最后一等。

      菱姑娘能提供的自然不会差,一份二等的炼体功法,以及一份组合功法,强度也能达到二等,只不过还是不完善的,据说完善了之后甚至可以达到甲等,也不知真假。

      我大手一挥:“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都知道我全都要!”

      菱姑娘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本来就是都给你的,甲等的我现在给你弄来你也用不上,不如先用最实用的,日后改换功法也不是什么难事。”

      说完给了我一本蓝色封皮的线装书,这就是那组合功法,并告诉我先练着这个,二等功法暂时还没到,先把这个练好了,最起码保命有功底了。

      我瞄了一眼封皮,上书四个大字——戊土天华!

      这一段时间,我也不是只凝练精血了,抽空我也会就一些自己完全没有基础的知识向菱姑娘询问。

      据说这是融合了一部分五行修炼法门特性的炼体功法,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是有关土行的。

      五行以土为防御之最,这里注重提现了戊土,应该是较注重肉体防御的功法,配套武学也应是多以防御为主,保命一流之属。

      为此菱姑娘特地给我清出来一间密室,用于清修之用。

      密室中,我翻看了一下,功法特性就如同我所想的一样,需要一些特定的土行灵物配合炼体,灵物的品质越高,炼体效果越好。

      配套武学但是有些让我欣喜,一套主动释放的防御性武学,需以功法内功牵引部分大地之力,形成一个保护罩,防御外来攻击,一套攻伐武学,主掌法,初学者需着重淬炼双臂及手掌,练至大成者可开山断海。

      虽然我认为吹牛的成分比较大,但是有这个总比没有好,难道真的遇见人了,只能被动挨打,想去打人就靠我自己领悟的流氓拳吗?

      修炼的第一天,枯燥乏味,只靠每日凝练的精血来强化肉身,感觉速度奇慢,按照这么修炼,估计没个十年八年的强化不完这第一次。

      第二天,菱姑娘送了我一块不知名的石头,据她说修炼的时候放在身边,以感其势,可以加快修炼速度,我试了一下,果然有些效果,触类旁通之下,心里多了一丝明悟。

      不过第三天的时候,我再次拿出石头想要提升修炼速度,却是根本不管用了。

      疑惑之下,我去问了菱姑娘,这种小石头也就是一次的用处,假如想要长久的,更多的提升,那就需要寻一处名山大川,势大威沉那种,这样的地方才符合我的要求。

      听到这番话,我第一想到的就是五岳,再想到的就是珠穆朗玛峰,这可都是名山大川,几千年来积攒的威势可足够我用了。

      想着跟菱姑娘提一下,看她能不能带我去一趟,我感受一下,这种修炼又不会有心魔之类的产生,速度快一点没什么问题。

      谁知道菱姑娘听说之后就扇了我后脑勺一巴掌,指着我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哆嗦了半天,才冒出那么一句话来:“蠢材!笨死算了!”

      打的我摸不着头脑,骂的我是狗血淋头,我一时间也没弄明白到底怎么了。

      晚饭的时候我终于使出了浑身解数,总算是撬开了菱姑娘的嘴,她最近看书很多,上到经史子集,史记离骚,下到儿童读物,漫画书刊,几乎都有涉猎。

      她一手拎着一只肘子,另一只手端着一杯二锅头,用肘子虚点着我的鼻子尖告诉我,我现在才是初入而已,不要好高骛远,那些东西是好东西,但是我现在只有看的份,这时候说不定三山五岳之间正在爆发大战,这种乱世,只要不是太蠢的都知道山川湖海之间有大机缘,就我这样的过去不如让她一巴掌抽死拉到。

      更何况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一个国家,要学会变通,更何况现在世界还没融合完呢,这时候太出头估计没几天就变肥料了。

      教训完我之后,一根肘子也吃干净了,看了看我觉得还是生气,用油乎乎的手又拍了我一巴掌,大骂我不学无术,平时肯定没多读书,她最近看书看魔障了都,总觉得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躺在金山上哭穷的主,浪费了祖宗留下的好东西。

      啃了一块排骨,觉得美味异常,看了看我,又特么抽了我一巴掌,又开始骂,那么多好东西都没传承下来,就特么知道吃!

      我去哪说理去我!

      夜晚睡觉的时候,听着屋子里不时传出来痛心疾首的痛呼,以及不时的滋溜声,我就知道,她可能是喝大了。

      摇椅上的我默默翻了个身,管她呢,反正就算是毒药都不一定能毒死她,喝点酒又能怎么的。

      打了个哈欠,头一歪,睡着了。就在我睡着的时候,总觉得周围好像有人,他们围着我,看着我,有文臣,有武将,有仗剑走天涯的侠士,有高冠博带的朝臣,有龙袍在身的帝王,有破衣烂衫的乞丐……形形色色的人看着我,就只是看着我,并不说话,也不打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