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全身脱光图片

      “二十年前,我收到洛山主的一则消息,请我去洛神禁地一趟,也是在那时,我将红衣带了回来。”

      “然后你自己也受了伤。”林尘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二十年前,你便已经有了突破得道的能力了吧。”

      “林小友聪慧。”独孤焚天表示肯定,“不错,这一趟洛神山之旅,我的确是抱着突破得道的心思去的,那时的我,距离得道,不过缺了一个契机罢了,而就算没有那一道契机,苦心沉淀,破境得道,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能让你这般人物如此上心,这洛山主,当真不是凡人呐,这洛红衣,莫不是你二人的?”

      林尘打趣道,听独孤岛主之言,林尘哪里想不到这洛山主,必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无疑了,只是敢这样打趣一个得道的前辈,林尘也算是头一个了。

      想来也怪不得林尘,一是林尘性格本就随性,不愿理会世俗尊卑辈分;二是与古竹相处七年,也是被古竹平易近人的性格和为老不尊的个性影响了。

      独孤焚天也不怪罪林尘的冒犯,当即说道:“自然不是,林小友可不要乱言。”

      “不过此行的确出了一些变故,而红衣也的确于洛神禁地出生,甚至,体内还残存着一丝洛神气息。”

      “洛神依在?”林尘有些不信解。

      “自然不是洛神灵魂,更不是洛神转世,只算是洛神的一丝神魂之力传承罢了,我仔细探查过,也绝不可能支撑洛神复生。”

      “世人皆知,洛神山为洛神禁地门户,却不知洛神禁地,为何以洛神之名命名。”

      “洛神禁地之中,确有大恐怖存在,奈何我等修为不够,也无法深入,不过,这洛神禁地中封印的恐怖力量,确为洛神以一己之力镇压,我们也算是误打误撞,闯入了一处秘境。”

      “我们被困那秘境数月有余,而红衣,也是于那秘境中出生,好巧不巧,我们在那秘境之中发现了一处封印,有丝丝魔气渗入,我们本想凭自身之力,加固这一处封印,却终究是低估了这魔气的力量,以我判断,那秘境中曾经镇压的魔族,至少也是一名魔皇,甚至于魔尊也不一定,倒是我们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而最后的结果便是,我们同时也引出了洛神残存的一缕意志,两股力量相持之下,竟然同时隐匿于了红衣体内。”

      “以红衣的体质,哪里承受得起这股力量?”林尘问道。

      “自然是承受不住的,不过那纵是魔尊又如何,洛神毕竟是超越了凡人的存在,纵使仅存的一丝力量,层次上也远非那一缕魔气能及。”

      说到这里,林尘也明白了,这同独孤焚天等人判断自己能够镇压那一缕魔气一般,兴许那魔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但层次上,却是独孤焚天一等所不能及的。

      “而这一缕残留之气,像是选定了红衣为宿主一般,融入进去,而我们之所以去洛神禁地,自然不是为了突破,而是洛神山变故,最后不但无功而返,反倒让洛神山的变动加剧了。”

      “我可以问一句,你们洛神禁地一行的目的吗?”林尘问道,自己既然知道了这些事情,自然再也无法置身之外,能问清楚,自然更多一分把握。

      “寻找上一任洛神山山主,也就是她的祖父,洛长生。”

      “洛神山究竟出了什么变故,需要你前去帮忙?”林尘有些好奇。

      “自然不只是洛神山的事情,而是修真界的事情,事关魔界,我不说,林小友相必也能想到了吧。”

      林尘点点头,的确,若是事关魔界,一切的确能解释得通了,不过......

      “我也知道林小友的疑虑,二十年前,发生了很多变故,剑圣他们,自然也有各自的事情,而最后牵涉的,也就是洛神山山门内事了,我一个外人自然没有资格插手,只得带着红衣来到东仙岛,而最后,也是承蒙剑圣等众人帮助,才助洛神山度过那一场劫难。”

      林尘点点头,自然是明白的,古竹登仙,也许也是预见了些什么,而独孤焚天选择于此刻将这些事说给自己听,而自己又恰逢这时候出世,这一切,看似极为巧合,却又是必然。

      古竹自然有古竹的命数,不论是作为棋子,还是作为棋手。而自己也有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不过,林尘可不愿被此束缚。

      自己的存在,本就是一场意外,就算是牵动了一盘大棋的变动,也不是自己的初心,虽然不能置身事外了,但有些东西,依然是林尘不愿意触碰的。

      人生须臾,仙途浩渺。

      古竹也是知道林尘的天性,从未强求过林尘什么,不论是留有后手,还是随波逐流,亦或是自己把责任全部揽下,对于林尘,也始终当一位好友对待,从未想过施加给过林尘任何的所谓责任使命。

      古竹之心,林尘懂得。

      只是,有些事情,非古竹之劫,非林尘之劫,而是万族之劫,也是苍生的命运,没有谁能为谁去承担。

      渡世成佛,济世成魔。

      众生的归宿,自然要众生去谱写,林尘不行,古竹也不行。

      这是林尘对道的坚持,却不曾想,道是无情,却最是有情。

      苍生涂涂,似乎从来不需要救世主,不论是一个时代的变迁,还是万物的终结,于林尘而言,于万千生命而言,似乎都像是一个过客。

      “洛红衣是要回一趟洛神山吗?”林尘问道。

      “林小友聪慧。”独孤焚天笑道。“这对于小友而言,也是一次机遇。”

      机遇与否林尘倒是不感兴趣,林尘感兴趣的,也只是洛红衣本人罢了,再加上顺路,自己也将要去一趟西域佛宗,一路倒也无妨。

      见林尘的神情,独孤焚天算是知道,林尘这算是答应了,于是也应声说道,“那我在此,先谢谢小友了。”

      林尘却摆摆手,示意不用,接着说道:“我们的账,可还没算清呢!”

      独孤焚天见状,反而笑道,自然知道林尘所指为何,说道:“这笔账,还是换一个人跟你算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