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影院

      梅斯城南,大街之上。

      百余士兵追砍无辜平民,躲在家中的其他平民不知所以,纷纷紧闭大门,拿起农具戒备。

      一些平民见家人被追杀,有人上前阻止,有人拼命。

      不到半个时辰,整个南城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楚寒君对这些毫不关心,眼中只有被吓傻的柯烈。

      九年了,仇人就在眼前,哪怕身首异处,也要为珊迪报仇。

      楚寒君右手率先抓到柯烈衣领,一用力,柯烈整个人被提起。

      后方两名灰袍人怒目而视,“放开小王爷!”可惜之前离柯烈较远,围魏救赵慢了半分。

      楚寒君冷笑回身把柯烈挡在胸前,把他当人肉武器,砸向两把长刀。

      灰袍人大惊,直接收刀抓住柯烈双腿,内心惊疑不定,这么容易?

      谁知刚碰到柯烈双腿,一股寒气顺手而上,所过之处犹如嗜骨之虫千撕万咬,并向全身蔓延。

      “不好!”二人撤掌一个空翻落地,彼此看去,二人手掌之上一层寒霜直至心口。

      “什么人……放开小王爷…否则…”一名灰袍人没等说完,汗毛倒竖,感觉已经被死亡气息笼罩。

      ‘噗!’一声轻响,那名灰袍人胸前探出一把长刀,鲜血染红刀身,猩红刺眼。

      “三哥?”另一名灰袍人反应迅速,不顾发麻左手,右手长刀向斜后方斩去。

      珊迪松手后退躲开一刀,手掌黑光浮现,击在灰袍人后心。

      灰袍人如遭重击,口吐鲜血撞在他三哥身上,“三哥,你坚持住,我带你走。”

      楚寒君放下昏迷的柯烈,一拳攻向灰袍老四。

      老三用尽最后力气一把推开老四,“快走,找王爷……”

      “砰”,重击将老三原地打飞,寒气入体,他连血都没吐出,落在地上摔成几段,死无全尸。

      老三被珊迪一掌打的气血翻涌,眼见三哥惨死身前,怒火交加就要拼命。

      珊迪右手芊芊玉指抓住刚稳定身形的老三右臂,“呵呵,我不杀你。”

      说完伸出左手,轰击在楚寒君重拳之上,楚寒君立即撤掌呆立,不再动作。

      珊迪右手用力,‘咔嚓’,老三整条右臂被她生生扯下,“呵呵,别怕,死不了。”

      老三强忍疼痛左手握拳,半转身体借力抡向珊迪额头。

      珊迪目光妖艳,扔掉断臂再次从容擒住他左手,“不想要了我帮你,”

      ‘咔、咔’,老三左手自手腕断裂,鲜血喷了珊迪一脸。

      珊迪不躲不闪,左手捏个剑指,瞬间点在老三心口,老三心脏连续遭受两次重击,再也坚持不住,软软倒地。

      他呼吸粗重内伤不轻,珊迪说话算话没下杀手。

      珊迪玉指轻轻在脸上一抹,白皙细腻的脸颊顿显狰狞,抬脚踩断老三双腿,在他昏迷前说道:“告诉格勒,三年后我会去找他。”

      楚寒君浑身颤抖,望向眼前倾国倾城,双目妖异的女子,心脏忍不住狂跳,张开嘴如论如何都说不出一个完整字符,口中呢喃化作咯咯声,仿若用生命在呐喊。

      九年了,终于见到魂牵梦萦,朝思暮想之人,她一颦一笑那么熟悉,还带有多年前童真影子,就是她,没错。

      珊迪妩媚看向楚寒君,双目异常平静,毫无波澜。

      “小王爷?来人,救小王爷,快回去搬救兵。”不少士兵发现柯烈被抓,大喊出声,向这边跑来。

      楚寒君沉浸在找到珊迪的激动之中,对包围过来的士兵不闻不问。

      珊迪环顾四周,冷冷一笑,身体涌现大量幽黑光芒,双臂左右一开,二十几名士兵吐血抛飞倒地毙命,没有伤者。

      珊迪隔空把柯烈抓到手中,看了一眼楚寒君,跃身向西城门飞去。

      楚寒君如梦初醒,紧随而上。

      梅斯城西,山脉某处,现已入秋寒风冷冽。

      珊迪飞跃至一处寒泉边驻足,把柯烈随便扔在地上。

      柯烈被楚寒君冻住经脉,仿若进入冬眠般人事不省。

      楚寒君快速紧随赶至,“你是珊迪……妹妹!”

      “别过来!”珊迪怒吼,制止楚寒君上前动作。

      “珊迪,哥哥找了你近十年啊!”楚寒君说话颤音不断。

      “呵呵,找十年?楚大哥辛苦了!”珊迪嘲讽。

      楚寒君急忙解释,“真的,珊迪,我每天都在苦苦寻找……”

      “别说了!每天寻找?真让人感动。十年前你元素力量觉醒,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身在王府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被关在暗牢,为什么不来找我?我被当畜生一样任人摆布,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珊迪大声反问。

      “妹妹,我当日救你不成反被抓,是蒙革舍命救我。我本想不顾生死再去营救,可回到气舱我便昏迷,整整昏迷了三天,再次醒来我已被蒙革带出很远。”

      “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了强大力量,不顾劝阻再次赶到营地,可营地只剩一些废弃营帐,一个人影都没了。我寻着撤军足迹,一路紧追,但为时已晚,柯烈早已和大军汇合。”

      “就算我舍弃生死,可还有蒙革族人呢,他救我冒着全族被灭风险,我不能置之不顾啊……”

      珊迪冷笑,“所以你躲了十年?”

      “我没躲,我安插眼线多方打探,知道救你只能杀进梅斯城逼问格勒父子,但我没那个实力。这么多年我率领一千族人,东拼西杀,拼命扩充军队,就是为了早日攻陷梅斯城救你出来……”楚寒君慌忙解释,一米八五的大汉像做错事反省的孩子。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珊迪知道楚寒君所言非虚,当时连夜拔营,她自己一清二楚。

      “我去过,不但没找到你,反被镇江王打伤,那老东西实力强横,身边还有人相助,我不是他们对手。”楚寒君苦言道。

      “三年前去的?”珊迪望向楚寒君。

      “是!”楚寒君点头。

      “怪不得柯烈丧心病狂,怪不得格勒拿我做交易。”珊迪凄笑自语,“原来是被你逼急了!”

      珊迪深呼一口,含情问道,“楚大哥,我漂亮吗?”

      楚寒君一愣,重重点头,“很美!”

      “呵呵,想看我的身体吗?”珊迪嫣然一笑,百媚众生,然后缓缓解开外袍。“想不想?”

      珊迪风情万种轻移莲步,慢慢靠近楚寒君,身上衣襟随着步伐层层脱落,走到楚寒君身前时,已是一丝不挂。

      楚寒君脸红别过头,“珊迪,你干什么?”

      “看着我!仔细数数我身上的伤口!”珊迪嘶吼,“十年你不仅没救到我,反而让我陷入无尽地狱,遭受非人折磨,你看看……你看看你的杰作!”

      珊迪抬手扶正楚寒君头颅,指着胸前道道伤痕:“这一道,是被人咬的;这几道,是被刀割的;还有这些,是被野兽抓的、皮鞭抽的、地上拖拽的……”

      珊迪每说一处,把楚寒君大手按在一处,“脸红?呸~你以为我让你看我身体吗?我是让你看看这么多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满身伤疤,到处充斥男人肮脏气味,你告诉我,我哪美?说啊!我哪美?”

      “我都不如城中妓女,她们还可以看心情接客。我呢?你知道我被多少人玩弄?现在身体比淤泥肮脏,人格比妓女下贱,你居然说我美?美在哪你说啊?”

      “为什么我遭受磨难,你却可以在外享福?”

      “为什么我每夜躺在冰冷地面被肆意摆布?”

      “为什么被抓的是我不是你?”

      “为什么………………?”

      “啪!”珊迪狠狠甩楚寒君一巴掌。“你说我还美吗?为什么不敢看我?”

      楚寒君每触碰一道伤疤,都心如刀绞,珊迪每责问一句,他都无言以对。

      楚寒君双眼不再躲闪,直视面前白嫩又狰狞的娇躯,“妹妹,是我的错,哥哥没照顾好你,我……”

      楚寒君伸出双臂,把珊迪牢牢抱在怀中,现在任何安慰只会突显苍白,唯有给她坚实臂膀遮风挡雨,才能安抚她内心之痛!

      珊迪也再难控制情绪,扑到楚寒君怀中放声大哭,哭声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压抑九年的焦虑、害怕、绝望、委屈……全部如洪流决堤疯狂宣泄。

      眼前的人,是自己最亲之人,是能放弃一切伪装尽情哭诉之人。

      尽管嘴上责怪楚寒君,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怪不了任何人,只能怪自己命苦。

      楚寒君用力抱紧珊迪,不停轻抚她的后背,语气轻柔却不容置疑,“好妹妹不怕,你是世上最美、最纯洁之人……以后有哥哥在,什么都不要怕!”

      二人寒风中紧紧相拥,珊迪哭到失去力气,瘫在楚寒君身上沉沉睡去。

      楚寒君挑起衣衫盖在珊迪身上,将珊迪娇小身躯紧拥入怀,找处背风之地,静静坐下轻哼歌谣,亦如在堡垒哄她入睡之时。

      阔别十年之久的旋律再次响起,珊迪脑中走调又粗俗的嗓音,依旧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不知不觉卸下防备,全身心投入到亲人怀抱。

      楚寒君面带痴笑斜靠山岩,身体微微晃动,怀中珊迪睡的那么香、那么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