莓视app下载

      清澈见底的河水,因为落叶的到来引起一圈涟漪,随后又因为一位身负宝剑、包袱的人出现,从而再起波澜。

      姜明下山前的境界到底如何,一切就如镜头上踏波而行的身影,离得道只差一丝而已!

      河面上的甘韬淡然自若,没了首次被钢丝吊在空中的恐惧,甚至觉得飘飘荡荡的晃悠感觉很爽。

      “啪,啪”掌声响起,“甘老师杀青!”

      李国利的调侃声中,工作人员缓缓的将他拉到河岸。

      “谢谢,谢谢!”

      他伸手依次和导演、摄影师等人握去。

      卸妆、下造型,临上车前,蔡一侬再次提醒他,别忘了到时候参加上映前的活动。

      私家车上,驾驶位的周晴道:“哥,三天后要回海市给代言产品站台。”

      他眯着眼:“李宁?”

      “嗯,在商场内简单拍点照就成。”周晴解释道。

      两人认识几年,她很清楚后面的他,不太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代言费也不是好拿的。

      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他问道:“昆市的同心影视城进度咋样?”

      既然上回带着周晴一同前往昆市,就没指望瞒着她,而且他的精力多数用在拍戏上,不太喜欢关注其它,可撒下那么多钱,又不能不关注。

      因此,周晴这个助理刚好派上用场。

      “按部就班,中间去了一趟,大问题没有,小问题也能解决。”

      “法国那部电影的尾款还没打来?”

      “联系了一次,说是要等电影上映才能全部结算。”

      “啥时候上映?”

      “制片方想让影片在明年的威尼斯电影节首映。”

      他暗骂了声:“靠,那不是要一年多?国外拍片就是不好,一点点片酬拖来拖去的。”

      法国电影《情逝》中,他作为男主角,以往所拍影片又进入过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所以制片方开出的片酬是三万欧元。

      三万欧元换算成人民币好像很多,可要是和当地的生活水平比起来,和法国同级演员比起来,作为亚裔的他,还是被压了片酬的,可就这么点片酬,制片方还一拖再拖,让他挺不满。

      周晴开解道:“人家的操作是正规手续,急也没用,而且我觉得很好!”

      后座上,他蹬掉皮鞋,弯曲起长腿,躺平身体:“唉,随便吧,反正手里有钱,暂时也不差那点。”

      周晴问他:“真要去京城买房?”

      “肯定啊,你要是有钱也赶紧买,房价一天一个样。”

      前段时间,他瞅到一份报纸,上面有位统计学家给京城半年内的房价做了个表格。

      他瞧了眼,房价几乎以每天六块钱的价格在疯狂攀升,相比房价,他刚到手的几百万代言费如果依旧留在银行,仿佛天天在缩水。

      “很多经济专家不是讲,京城的房价到2006年就涨死了么?”

      他无语:“拉到吧,信我的,我比专家的话有用。”

      啥专家他不清楚,只知道,京城房价在低,也不会比现在每平米均价不到五千元的价格低。

      他早已想妥妥的,准备将银行的几百万存款在海市、京城各买套房。

      而且通过老友徐征,他已经联系过京城一家叫‘中凯旋’商品房的售楼部两回。

      小区地点位于西二环,价格每平一万不到,也就是最近忙,要不他早就飞往京城实地考察,要是房型、环境不错,就准备构筑和高园园两人的爱巢了。

      周晴没理他的拍胸口,打包票,摇头道:“我不急,老家海南的房子还能住。”

      睡意上来,两人又简单聊了会,他脑袋一歪,沉沉睡去,离上次入梦乡已经过去三十多个小时。

      ……

      江省,淮北区,兴复镇。

      甘家门前的小镇主干道上,一手拧菜,刚在甘家同排盖起两层小楼的一老汉,望着甘家大门前架起的木梯,和木梯上的工人,问下面抬头观望的甘国华,笑问道:“小三爷,家里怎么现在才装有线电视?”

      甘国华冲老汉颔首笑了笑,没应声,倒是刚走出屋的江梅见到问话老汉后,回声呛道:“八百年前就装了有限电视,现在装的是网线,没网线怎么用电脑。”

      她讽完,顺带着意有所指的给老汉解释道:“我儿子拍的一些电影,电视上看不着,镇上又没花钱能看的电影院,这不就得在电脑上看吗?”

      农村人讲话向来玄妙,江梅的反讽,老汉岂能不懂,一句话没讲,闷声离去。

      眼看老汉离去,江梅双手伸进围裙前面的口袋,向甘国华道:“儿子考上个三流大学,看把他给嘚瑟的,三天两头跑这撩骚来了。”

      甘国华低咳了声,向她道:“都是本家,讲话不能留点余地?”

      “什么本家?这样的本家有没有,没什么区别,咱家以前求不到他家,以后也求不到,干嘛听他叨叨个没完。”

      甘家和老汉家曾有过一次过节。

      那还是甘国华做会计的时候,因为分田而引起的,当时老汉鼓动好几个人查甘国华的账本,虽然最后一无所获,但两家便算结下了梁子。

      事情过了多年,又是本家,性格儒雅的甘国华,早已不当回事,可江梅的性格怎么可能忘。

      两家本就不对付,而最近,老汉因为儿子考上大学喜的慌,本想隐喻下从小被称为天才,现在算是戏子的甘家男儿。

      谁知碰到了没理嘴上不饶人,有理更是有三分傲气的江梅,生生吃了个哑巴亏。

      “咯吱,咯吱。”宽带安装工人下木梯的声音,让江梅收起心中不快,忙走过去准备扶一把。

      “叔,给你家装宽带公司可是亏了大发,网线最少拉了上百米。”

      甘国华颔首道:“辛苦你了,中午留在家吃口便饭。”

      安装工慌不则跌的摇头:“不用,不用,我和韬子还是小学同学呢,哪能因为这点事就说辛苦。”

      “是吗?你家是哪的?”

      只要是和儿子牵扯上的事,江梅就特感兴趣。

      “不就是许庄的么。”

      许庄和甘村首尾相连,江梅听说后,一拍腿:“嗨,就这么两步远。”

      安装工将工具收拾进甘家客厅,出屋跨上摩托,转身道:“可不是,我先回去吃饭,下午过来给你家的电脑装软件,然后就能上网了。”

      “不留下吃饭?”

      “不了,不了,走了。”

      黑烟飞扬,摩托离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