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轮奸视频

      惊醒过来的齐冲,定定神,行了一个军礼。“各位首长好!欢迎各位光临独一团,独一团是蓬荜生辉,深感荣幸,诚惶诚恐,如临深渊,呃?……”

      教室里哄笑一片,所有人都笑起来,笑眯眯的注视着面前这个年少英俊的小老师。

      “不好意思啊,口误口误,”齐冲腼腆的一笑,“各位首长,我叫齐冲,今天由我给大家讲一讲关于训练得事情。

      想必各位都看过教材,也有不少疑问和不解。现在我就和大家讲一讲我的一些见解,不妥之处请大家斧正!”

      “开篇第一章就是军队的队列训练,有的人会问,站军姿能战出战斗力,踢正步能将鬼子提出中国?”

      讲台下不少人发出轻笑,显然,有类似想法的不止一人。

      齐冲斩钉截铁的说道:“我认为能!能战出战斗力,能把鬼子踢出中国!为什么?”

      “军人为什么要令行禁止?军人为什么要一切行动听指挥?

      我想问各位一个问题,由于战事紧,很多新兵训练结束后,在战场上的表现远没有训练时好。这种情况不仅导致战士们缺乏战斗力,更重要的是指挥时很混乱,许多命令无法按要求执行。这种情况有没有?”

      “有!”教室里的同志回答道。

      “队列训练则是军队给他们上的第一课!通过站军姿、踢正步让他们养成超凡的毅力,坚定的意志和服从指挥的意思……”

      教室里随着齐冲讲解,不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

      讲课一直持续了两天,参加学习的人员嚷嚷着受益匪浅,回去后一定要立即按照操典进行练兵。

      “小老师,以后有什么不清楚的你可一定要不吝指导啊,可别连门都不让进。”一个中年军官开着玩笑说道。

      “不存在,朋友来了有好酒嘛!”

      “那可说好了,过段时间我们会派人来你们这里参加训练,你一定要安排。”

      “对,我们也派人来。”大家借坡上驴,都跟着喊到。

      “没问题,不过先说好,我们独一团,小家小业的可管不起这么多人,来的人自备干粮!”

      “哈哈哈,哦!小老师太抠门了。”一群人乐成一团。

      目送满载而归的众人远去,齐冲松了一口气。

      回到团部,气氛有些奇怪总感觉大家在瞒着自己什么。看见自己的团部人员都在绕着走。

      齐冲疑惑的挠挠头,自己有那么凶神恶煞吗!

      转了一圈没有发现齐峰,齐冲更迷惑了,忍不住找到团长,问他到底有什么事,还有峰叔哪里去了。

      瞒不住的胡长栓这才告诉齐冲,齐峰带领敢死队冲锋时背部被临死反扑的鬼子拉响的手雷炸上,本以为是小伤,齐峰也没在意。这些天一直很忙碌,有点发烧,本以为是普通的感冒,挺挺就过去了,谁知道中午时突发高烧,团部卫生员检查时发现,是伤口感染发炎,已经被紧急送往师部医院抢救。

      齐冲急得面色大变,冲回住处抓起武器背包就往外跑。

      胡长栓追出院外,喊到:“你干嘛去?”

      齐冲头也不回,“去师部医院。”没等回话,身影已消失在胡长栓的视线里。

      齐冲一路心急火燎的,伤口感染细菌发炎引起高烧,会引起坏血症,器官衰竭。放在医术发达的现代治疗起来也是大麻烦!更何况缺医少药的年代。

      一路上齐冲不惜体力的大步奔跑,遇到小的山包直接操近道,狂奔而过。一边赶路,一边调息气机。

      跑了一个小时后,太阳的余晖被群山遮掩,天色迅速暗淡下来。齐冲掏出手电筒,打开地图确定方位无误后,擦去满头大汗。接着继续赶路,又跑了一个多钟头。

      齐冲感觉双腿渐渐麻木,气机开始紊乱,知道自己再跑下去,事后定会元气大伤,非大病一场不可。可是心里一个念头一直在告诉他,必须尽快赶到医院,否则他将会遗憾终生!

      总于,在齐冲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一片明亮的灯火出现在他面前,师部医院到了!

      齐冲踉踉跄跄的走近医院,被两个哨兵拦住质问,“站住,你是赶什么的,那个单位的?”

      齐冲回道:“独一团的,来看望齐峰齐副团长。”

      “对不起!我们不认识齐副团长,请出示你的介绍证明。”

      “同志,不好意思。来的匆忙,没来的急带,通融一下,回头补上行不行。”齐冲一边努力调息气机,一边喘息着解释道。

      “那不行,我们接到的命令是,没有证明,任何人都不准进入医院。”

      齐冲不耐烦了,好言好语给你解释,一点都不通融。给你脸了是吧!焦急、烦躁、担忧,一路积压的火气,腾的一下就冒起老高。

      齐冲大步就往里闯,两个哨兵连忙阻拦,被齐冲揪着肩膀就扔出去了,“扑通”两声,两个哨兵摔倒在地。

      齐冲箭步冲近医院。

      哨兵不乐意了,这要是有坏人进医院搞破坏,他们的责任大了去了!

      “快拦住他,他私闯医院!”两个哨兵爬起来,便往医院里追便喊人帮忙拦截。

      齐冲进了医务室,抓住人就问,独一团的齐团长在哪里?下午刚送来的。

      护士小姑娘被面目有些狰狞的齐冲吓的连连摇头,说:“这个你得问夏医生。”

      “他在哪?”

      “你出门往左走,右手第三个门就是。”

      “谢谢!”齐冲快步走出医务室。左转,右边,一,二,三。就是这里。

      齐冲推门而入。

      医务室里的几个小护士,看到齐冲出门后,都松口气。

      “喂,这人你们认识吗?好凶哦!”一个清秀的护士心有余悸。

      “不认识,就是,太粗鲁了。小心找不到媳妇儿!”这个言语就有些“恶毒了”!

      另一个长睫毛、皮肤白净、小脸圆圆的护士突然说道:“哎!你们发现没有,那个男的长的好帅呀!是个美男子唉!”

      “哎呀,你又犯傻啦!”

      ……

      医生办公室里,一个正在忙碌的女医生惊诧的抬起头,眉头微微皱起,会说话般的眼睛不悦的静静的看着齐冲,显然,齐冲的鲁莽行为激怒了她。受过高级教育的她,有涵养的没有发作。

      “您是夏医生吧,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有些鲁莽。”齐冲连忙道歉,心里尽管急躁,倒还明白在医院里得罪医生、护士,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那个,请问夏医生,独一团的齐团长在哪里?他的伤势控制住了吗?我是他侄子,来看他的”

      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女医生点点头,“情况很不乐观,我正要去病房,一起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