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小姨子做了这样的事

      “你让人去接李海了?”钟国邦低声问。

      “是。”薛正荣后悔不已。

      钟国邦说,“不该把他接来的,我怕他接受不了。”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薛正荣难受得很。

      整个救援行动里,顶在第一线的是李泽文父子俩,且李泽文已经是退出现役的老兵,如何不叫薛正荣自责。幸亏李海没事,如果他也没回来,薛正荣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属。

      南渔33076号的船长吴泰宗最后被抬下来。经过船上医生的检查,他的左腿并没有骨折,只是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导致失血过多。要命的是,吴泰宗是熊猫血型,船上医务室费尽了力气才把他给救回来。

      “首长!首长!”经过钟国邦、薛正荣身边的时候,吴泰宗抬起手艰难的呼喊着。

      “有什么话请说,不要激动。”钟国邦连忙握住他的手。

      吴泰宗老泪纵横,“请帮我转告李总船,我吴泰宗这条命是他给的,我船六十多条人命是他给的,他是我们的大恩人,我们一定要报答他!”

      “你说什么?你是说李泽文同志吗?”钟国邦惊喜道,“他怎么样?人在哪?”

      “我是熊猫血型,只有李总船的血型符合,他手臂负伤了还坚持给我输血……”吴泰宗抹着眼泪道。

      “好好休息。”

      钟国邦拍了拍吴泰宗的肩膀,大步就往舷梯走过去。薛正荣自然也听到了,精神一下子回来了,连忙大步跟上。此时,王九陪着李泽文出来了,沿着舷梯往下走。

      “妈的吓死我了。”薛正荣忍不住骂了一句,差点甩自己一个耳光。

      但见李泽文左臂打着绷带吊挂在脖子上,人的精神头是很好的,只是大概是因为献了血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走路还是比较稳的。

      “老李,到底是什么情况?”钟国邦迎上去扶着李泽文。

      李泽文笑道,“小伤。”

      王九补充说道,“飞机坏了,只能迫降海面,李总船受了点伤,问题不大。”

      钟国邦哭笑不得,“你们父子俩一个体质啊——都是倒霉催的!”

      “哈哈哈!”

      李泽文大笑过后,突然说,“我说国邦啊,我那飞机可是为救援任务损失掉的,部队是不是要给补偿补偿?当时买的时候是一千两百万人民币,用了有三年多了,你们就随便补偿个几百万。”

      “你小子打土豪啊!我哪有这么多钱。”钟国邦瞪眼说,“你别以为我不懂行情,你那个飞机顶多就几百万。”

      李泽文对王九说,“你给钟礁长介绍介绍情况。”

      王九笑道,“钟礁长,我们那个飞机是定制版的,真皮座椅全景摄像头防碰撞预警航道保持系统自动驾驶系统,用的是大推力发动机,旋翼系统也是最高端的,机身不少地方用的轻量化材料……”

      连薛正荣都忍不住笑了。

      钟国邦无奈,说,“好好好,我尽管向上打报告试试。”

      李泽文哈哈大笑,“你还当真了。千几百万的东西算什么,我们枪团损失得起。再说了,即使要赔,也是他们渔业公司的事,和部队没关系。不过有个事你们马上要向上级报告。遇险船员里有几位重伤员,岛上的医疗手段恐怕有限。”

      在救援南渔33076号渔船的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都会由该船的拥有者承担。船东也不会赖账,毕竟是买了保险的,一切由保险公司。

      薛正荣马上说道,“我报告上级派出运输机转运回大陆。”

      “嗯。老钟,我船要进行补给了,这个倒是需要你帮帮忙。”李泽文说。

      钟国邦拍着胸脯说,“只要岛上有的,你们随便补给。”

      说话间,李海到了。

      一看到父亲这副模样,眼泪差点就下来了。

      李泽文说,“我今天就带船回去,回家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你啊就在部队好好搞,听见没?”

      “知道了。”

      “嗯?”

      “是!坚决完成任务!”

      李泽文这才满意地点头,把李海赶了回去。他知道儿子经历了什么,只是作为父亲,他不愿意提,作为老兵,他更不愿意提。儿子在这个战斗岗位上,作为父亲的他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的。

      返回机场的路上,薛正荣沉声说,“你父亲很伟大。”

      “也很自私。”李海低声说。

      薛正荣沉默了。

      李海低声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当兵的时候一年也没几天陪我妈,原本以为退役了可以在家待着,夫妻俩过过人的日子,结果又进了这个劳什子枪团公司工作,一年有一大半的时间在海上。我妈说他就是自私到极点的人。”

      “这不是自私,是信仰。你父亲是有信仰的人。”薛正荣说。

      他忽然笑道,“你和你父亲有一点倒是蛮像的。他刚才让钟礁长赔飞机呢,他们那架A-109轻型直升机摔了,说值一千多万。”

      “薛大,啥意思?”李海满头黑线。

      气氛一下子轻松起来。

      薛正荣笑道,“都比较抠门呗!”

      “我不抠门啊!”李海辩解道。

      “别否认。”

      李海狠狠地道,“这个党为民!”

      薛正荣乐不可支,问,“对了,你父亲说那架直升机购入价是一千两百万,不至于吧?A-109我知道,市场价也就四五百万,再怎么定制也过不了千万吧?”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薛大。”李海调整了一下子坐姿,神神秘秘地说道,“他们枪团渔业公司用的东西不能用正常的目光来看的。就说那条船,同吨位的金枪鱼捕捞船造价也就几个亿,但是那条船造价高达十几个亿。”

      薛正荣吃惊地说,“都赶上同吨位的护卫舰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么?”

      “肯定有,但是我不知道,是他们公司的机密。”李海说,“小时候我经常到他们公司码头玩,类似的披着同样外衣但是完全不同的船太多了。”

      “这么说你父亲倒是没有夸大其词。一千多万的直升机损失了,这个代价太大了。”薛正荣都感到心疼了,这个钱都能买一架歼-8F了。

      李海笑着挥了挥手,“他们公司有钱,千几百万不算什么。”

      薛正荣诧异地看着李海,道,“你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得,抠门这一点随父亲的事实坐实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