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电影

      卢亦舒知道该她说话了,于是说道:“嘿嘿,婉婷,是这样的,李爱牛同学要我给你带回来一些吃用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呢,是我给你挑选的,最后是他来结账的!”

      “你啊!”苏婉婷对卢亦舒说了一句,也不能去说什么了。

      苏婉婷站起身,怀里还抱着抱抱熊,来到了李爱牛身边,就是表达了感谢,“爱牛同学,谢谢你了!”

      “啊,没什么。要说谢谢,你还是谢谢卢亦舒同学的,都是她给你挑选的!”

      卢亦舒听了李爱牛的话,心里还是觉得爱听,于是就说道:“是啊,婉婷,你应该感谢我的,帮你挑选了这么多的东西,也不表示感谢。”

      卢亦舒说完了,还装着生气的样子,噘嘴起来。

      李爱牛开始整理一下买回来的酒水,因为一会儿就要去林房东家,所以他要收拾好拿去的礼品。

      苏婉婷走到卢亦舒身边,向卢亦舒俏皮的眯眼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又是坐到了椅子上。

      卢亦舒则是凑到了苏婉婷的耳边小声嘀咕着:“哼,婉婷啊,重色轻友!”

      苏婉婷听了卢亦舒的打趣的话,她就是伸手在卢亦舒的腋下挠了一下,而卢亦舒像触电一样的躲开了。

      卢亦舒和苏婉婷闹了一阵子,最后苏婉婷看到了一个购物袋里还有那种防护用品,她就不明白的拿在手里。

      卢亦舒看到了苏婉婷手里的东西,赶紧一把抢了过去,接着又是在苏婉婷耳边耳语了一下。

      接着两个人又是嬉闹了一阵子,屋子里就充满了女孩子天真爽朗的笑声……

      李爱牛随后拿着买来的酒水和水果,带着苏婉婷和卢亦舒一起到了林房东住的地方。

      林房东和林婶非常热情的招待着李爱牛和两位女孩,一阵寒暄过后,五个人围着圆桌开始了晚餐……

      五十分钟以后,在林房东家吃过了晚餐,李爱牛和两位女孩又回到了租房。

      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屋里开着灯,屋里的油汀电暖气一直没有关闭,所以屋子里很暖和。

      李爱牛脱下了运动装棉袄之后,就把电褥子插上电,接着他去洗了几个苹果放在了两位女孩跟前。

      回来的时候,卢亦舒就时不时的用手捂着肚子,看样子是不舒服,所以她也是显得静悄悄的。

      晚餐时候,李爱牛喝了一杯白酒,苏婉婷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喝酒喝饮料,不过卢亦舒却是喝了一杯红酒,因此卢亦舒的脸色还是红扑扑的。

      李爱牛给了两位女孩到了开水,他就想起来正事,于是他把自己的背包打开,拿出了那个大的可乐瓶。

      打开可乐瓶,他往杯子里倒了半杯水,然后把水杯拿给了苏婉婷,“婉婷同学,这是治病的药水,一周时间你喝上两大瓶就行,你先喝一些的。”

      苏婉婷直接接过水杯,她就是喝了下去,接着她看着李爱牛,“对了,还有下针治疗,要不从今天就开始,可以么?”

      “好的!”李爱牛答应着,因为疾病越早治疗越好。

      李爱牛正想让苏婉婷躺倒床上去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卢亦舒却是搭上话了,“李爱牛同学,你不是医生吗,我…肚子不舒服,你给我看看啊?”

      “啊,肚子不舒服,好的,那我来看看!”李爱牛说着就是走近了卢亦舒。

      桌子这里就是两把椅子,苏婉婷看到了李爱牛给卢亦舒看病,于是她就起身让座,“爱牛同学,你坐!”

      “不用了,婉婷同学,你坐的!”李爱牛就是站在一旁,他接着对卢亦舒说:“卢亦舒同学,把你的右手给我!”

      卢亦舒伸出了右手,接着李爱牛的手指搭在了卢亦舒的手腕上。

      “卢亦舒同学,你张嘴伸出舌头,让我看看你的舌头。”李爱牛一边诊脉,一边说着。

      卢亦舒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张嘴伸了一下舌头。

      之前,李爱牛从卢亦舒脉象上发现了细微的滑脉,滑脉在中医诊脉上,大都是针对女人。

      脉象上,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应指圆滑,往来之间有一种回旋前进的感觉,这就是滑脉。女人的滑脉有种情况,一种是喜脉,就是女性怀孕的时候,脉象滑而有力;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女人在特殊生理时期,脉象滑而无力,但脉感圆润。

      此时卢亦舒的脉象是滑而微细,脉感圆润不清晰,而她的舌苔淡薄,手腕微凉,卢亦舒的左手还是捂在了小肚子上。

      约有一分钟时间,李爱牛松开了在卢亦舒手腕上的手指,“我知道了,你是…”

      李爱牛话说了一半,就是停住了,他看看卢亦舒,再看看苏婉婷,突然不知道怎么往下去说的。

      卢亦舒趴在桌子上,听到了李爱牛的话,就是看向了他,“我是什么病?”

      “爱牛同学,亦舒她怎么样?”苏婉婷也跟着问了起来。

      “卢亦舒,就是因为…”李爱牛在两位女孩面前,面对着妇科疾病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了。

      “唉,李爱牛,你不是医生吗!”卢亦舒哀叹了一下,带着不满意的表情说着:“你看我是什么病?”

      李爱牛一想自己不是医生吗,还在乎什么男女有别,于是他就是轻咳了一声,“咳,卢亦舒,她的病,就是女孩子在生理期偶尔会有的一种小肚子疼的病,医学上叫痛经!”

      李爱牛的话说完了,卢亦舒和苏婉婷面面相觑,随即卢亦舒就是点点头。

      “哦,应该是的,几年前,我就是有过,不过最近几年好了,没想到又是犯了。”卢亦舒回答。

      李爱牛听了卢亦舒的话,接着说道:“因为是冬天,女孩子气血较弱,如果保暖不好,加上吃些辛辣刺激食物,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苏婉婷很关心卢亦舒,于是她就问着李爱牛,“爱牛同学,那怎么治疗呢?”

      “这个病治疗起来很容易,有很多种方法,不过最重要的是注意保暖,对了,我给你弄个热水瓶热一下。”李爱牛说着就是出去了屋子,很快他拿着一个饮料瓶回来了,“这里面是热水,卢亦舒同学,你可以把它放在肚子上,暖和一下身体。”

      卢亦舒接过了装着热水的瓶子,然后把瓶子放进了衣服里。

      李爱牛接着又说:“这种病情,主要就是因为气血不足和气血亏虚造成的。无论吃药,还是下针治疗,只要使气血畅通无阻,就能把病治好的。但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下针治疗和服用中药,其他的治疗方法效果都能差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