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题材类型分类

      夜里两点。

      略显温潮的夏风吹袭。

      陈悠吃完饭后,走了四里路,也来了一座小区的院门前。

      刷卡进门。

      陈悠走到五号楼栋口,登上楼梯,三楼左边房门。

      拿出口袋里的钥匙,把房门打开,灯打开。

      望着客厅内有些浮土的家具,经过整整一个月的星河世界后,终于回家了。

      陈悠看着这熟悉一切,怀念几息,就收回有些感叹奇遇的心思,走到餐桌旁边,一边放下袋子,一边拿起电热水壶,温上一壶开水。

      之后,陈悠来到窗台,稍微打开一点窗户,便后退几米,来到相对空旷的客厅中间,开始推打拳法,没有选择休息。

      因为按照星河世界的时间,现在才是下午五点左右。

      尤其自己从星河回来的路上,才喝了略有甜味的淬体药剂,不能浪费这些药效。

      依照成本,每天都合100星河点,是个不小的数目。

      陈悠打拳的时候,目光瞄向桌子上拇指大小摆放整齐的长管药剂,现在还剩七瓶。

      这都是钱,也都是实力。

      加上自己之前喝的,这可是4000星河点,自己全部家当。

      目前自己的星河点,只剩95点。

      一时间随着水温开的沸腾‘咕嘟’声。

      陈悠打完一套崩拳收势后,又鼓足劲力,左脚向前半步,双手略微抬起朝前猛刺,再握拳收回下腰侧,拳心朝上。

      同时右脚跟进左脚靠紧,双肘略沉起劲,两拳打出时与肩同高,变掌扑出,右脚向前纵出,左脚跟步。

      走至窗台,陈悠转身再次推打形意虎扑。

      这般陷入熬劲的状态之后,感受着体内传来的温暖感觉,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

      药剂的药效就像是不知疲惫的铁匠,伴随着陈悠的熬劲,不停的敲打淬炼陈悠打拳时所牵动的肌肉筋骨,让肌肉细胞在锻炼中更加强韧。

      这种淬炼捶打的感觉,就像是伤口长肉时的酸痒感,其效果明显高于自己所拥有的任何练武配方。

      但又可以和这些药方相辅相成,没有一点冲突,介绍上都有说明。

      这般敲打淬炼下,从夜里两点到三点半。

      陈悠感觉浑身到了酸痛乏力的极限后,又靠本能毅力,有些麻木的坚持半个小时,打完最后一套八卦游身,到夜里四点,浑身大汗,彻底力竭,没有一丝力气后,才散了拳架子。

      再咬牙抵御想要‘躺下休息’的生物保护本能。

      陈悠微闭着眼睛,为了打散躺下的欲望,心里也开始琢磨着拳法,回想起曾经和人死斗比武时的一幕幕场景,总结套路经验。

      脚下改为相对舒缓的桩步,放松似抖动着酸麻的手脚,恢复体力。

      陈悠这般一边放松,一边思考,当感觉劲力恢复了一些,本能中想要休息的念头散去,才看向窗台上的钟表。

      指针停到四点十分五秒。

      陈悠舒展了一下身体,又可以继续练习。

      但要是往常,没有开启天赋之前,当自己练劲乏力之后,最少要到四点十二三左右,才会恢复一些体力。

      可现在体内基因的觉醒,被动天赋的开启,除了伤势恢复以外,疲劳恢复也在修炼上有很大的帮助与加成。

      起码恢复疲劳的效果,和1型药剂相互叠加,自己还真是把这500点数给物尽其用了。

      百分之十的疲劳恢复,相当于比同样体质的武者,多练了十分之一,修炼速度快上了一成。

      陈悠思索着,推着形意龙形的起手路数,再熬两套拳架子后,等夜里四点四十,就停下了所有修炼。

      不然一天之内把身体给使到极限后的极限,再极限,这种三次极限后的酸痛后遗症,或多或少就会影响第二天的锻炼。

      陈悠想到这里,晃动着有点酸胀的胳膊,也越发期待天赋的更高觉醒。

      因为只要能有更多的优化基因,更多的恢复疲劳,自己八成能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练。

      包括陈悠这么拼,也不为别的,只为如今接触到星河之后,陈悠现在只想看看人的进化极限在哪里。

      沙—

      陈悠心里想着,又拿出桌上的银白手枪,端平,瞄准的窗外。

      劲力练完,剩下的就是相对放松的端枪练习。

      休息的时间,可以用于枪法锻炼。

      包括这般枯燥的重复,也正是曾经陈悠的生活全部。

      大致分为上午起床温习各种散手与拳法套路,下午把劲力打完。

      唯一的放松,就是晚上休息时的慢跑,跑完端坐在椅子上吃饭。

      曾经就有一位朋友笑话陈悠是生活在城市内的苦行僧。

      陈悠对此也不抱有任何否认。

      但就是这般苦行僧的生活,让陈悠在星河世界过得非常痛快。

      陈悠也喜欢星河世界内无拘无束的感觉。

      只因在那里可以把自己所学到的本领,都完全发挥出来,并得以实践,总结其中不足的经验。

      而随着时间匆匆过去。

      回到现实的这几天时间内,陈悠的生活也好似恢复了平静。

      晚上按时按点的吃饭,白天拿出家里存放的药材,熬药练拳。

      包括陈悠在这七天内,也没有选择去别的地方看一看,瞧瞧能不能见到现实世界内的摆渡。

      总归,在没有自保之力之前,也没有确定摆渡之间会不会有什么恩怨前,陈悠不想去搞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只是途中倒是想起电话还在关机,就打开了一次。

      回了几个未接朋友的电话,也都是说的馆主事情。

      凶手,还未找到。

      任穆的死,也没有任何风声,就像是那具小巷内的尸体离奇消失,没有被人发现。

      除此之外,陈悠的几位朋友,对于消失这么久的陈悠,却没有任何疑问。

      因为陈悠经常去市外的郊区练拳,天天早出晚归,或者闭关钻研拳术,十天几月不见,他们早已适应。

      并且他们觉得陈悠有这样的功夫,本市内武术界内无敌手,就是在这样的苦行中得来的。

      可对于知晓星河摆渡的陈悠而言,现在才是新的起步。

      这般七天时间过去。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十二点。

      饭店内。

      这天早早停下锻炼的陈悠,当听到‘前往渡船’的提示,才放下了筷子,让老板结账。

      拿走一瓶冰镇的绿豆汤。

      陈悠吃饱喝足,走出饭店门的时候,精神状态很满,心情也不错。

      皆因这几天无忧无虑的练拳,服用第二瓶药剂的第六个小时,让自己的天赋终于迎来了提升。

      包括技艺等技能,也在星河世界经历的这段时间内更加熟练。

      【摆渡:陈悠】

      品级:十品

      技艺:格斗77%、枪械50%、中药医理43%、炼器3%

      天赋:武

      天赋觉醒度:2%

      当前效果:伤势与疲劳恢复,提升百分之二十。

      【觉醒度太低,其余加成未开启】

      陈悠脑海内略过自己的数据,对每项提升的过程都了然于心。

      其中格斗的熟练度,是上升了百分之一,很大因素是自己持之以恒的锻炼,属于肌肉记忆的加深,技巧与打法的提升。

      枪械上升了百分之二,其中1%是星河世界内的经过,另外1%是现实内练习快速拔枪与端枪锻炼。

      中药医理上升百分之一,是老贾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在星河世界内就提升了。

      也像是商品评价里的摆渡所说,很多东西与知识都可以在星河世界内学习。

      等学不到了,还需要,再兑换星河大厅内的东西也不迟。

      毕竟星河点很珍贵,要兑换1型药剂。

      1型药剂关乎到自身体质的加强,天赋的提升,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就如现在,天赋觉醒到了2%,伤势与疲劳就增加了两成的恢复。

      这般还是没有开启其余加成,原先的‘被动天赋’就已经翻倍的增长!

      陈悠感觉这才是自身实力与发展的关键。

      那些前人摆渡说的对,天赋最重要。

      更别提自己属于最高级别的甲天赋,那就更需要努力,先把天赋的其余加成开启。

      陈悠思索落下,也挎着一个小袋子,走过了夜下小巷,来到了桥下河边。

      ‘叮铃’的铃铛脆响,大海的波浪声回荡。

      陈悠这次没有任何犹豫的登上了前方的渡船。

      哗啦啦—

      渡船行离岸边,伴随着是一片片迷雾,笼罩了周围。

      陈悠望着身后逐渐显露的星河黑海,也没有了第一次的惊异,反而是平静的端坐船上,望向行驶的远方。

      这般不知行驶了多远,路过一些在迷雾中若隐若现的渡船,或是巨轮。

      前方也渐渐露出一抹光亮,隐约还有一片翠绿的山林,明亮的天空。

      距离接近,还有鸟儿鸣叫的声音从前方的山林传来。

      等彻底离开黑暗渡海的瞬间,后方的迷雾消失,四周显露出一片山林景象。

      陈悠如今正在一条林中小河边。

      再侧身望去,看向桅杆,上面浮现出了一张被钉子钉着的泛黄宣纸,它随风飘荡,其上浮现一行行字迹。

      【您来到了星河世界】

      当前世界等级:十品

      世界时间:2001

      开启权限:身份、声望。

      声望:小有名气

      注:您在上个世界内所做的一些事情,与所使用‘生活、战斗’技能,都将变为您的声望与记忆标记,并影响您的下一次身份。

      您的身份:梧村、林中猎户。

      记忆身份:您是一位追踪大师、枪法高手、拳术大师,曾在五年前于外省闯下了一些名声。

      如今在山林搭建小屋落脚,隐居五年,想要探寻更高的武学境界。

      主要任务1:帮助孙太太,解救被绑架的富豪孙令皓。

      2:杀死十位森林偷猎者。

      3:杀死一名偷猎者领袖。

      注:您可以在本世界的任何地点内猎杀偷猎者与偷猎者领袖,地区无限制。

      4:存活两个月。

      完成以上任意两项任务,您可以选择回归。

      挑战任务:寻找神偷,并将其杀死、献祭,你将唤醒更多的星宿之力。

      连续完成两次挑战任务、且天赋觉醒度达到5%,你将成为九品摆渡,并获得更高的星河大厅权限,兑换更为高级的物品。

      备注:在十品世界内,您可能触发隐藏任务,以及发现神秘事件。

      特别提示:十品世界的最高逗留时间为一年。

      一年之后,任务没有完成,您也可以选择前往来时的地点。

      渡船将再次出现,并停留三日,可以带您回往星河,但无任何奖励。

      超过三日,您若是没有踏上最后的渡船,将永久停留此世界,并废除您的摆渡权限。

      【但您的天赋、技能、物品,以及记忆都将保留,也许您在这个世界内有了羁绊,衷心祝您在新世界内安享余生晚年】

      ..

      看完最后的字迹。

      陈悠手指动了动,像是取悬赏令一样,把纸页取下装好,便走下船只,向着记忆中家,一座林中小屋的方向前行。

      但与此同时在另一边。

      山下,距离梧村三里外的土路上。

      一辆老旧的轿车,正向着村子方向前行。

      此时的车中,副驾驶位上正坐着一位年龄四十余岁,模样普通,但却打扮端庄的妇人。

      她正是孙太太。

      驾驶位上坐着一位西装中年,是孙老板的司机。

      也在此刻。

      司机好像看到孙太太有些着急,也不由安慰道:“吴姐,梧村快到了,咱们一定能找到陈哥,让陈哥帮忙。而且吴姐放心,咱们是从地下室绕出来换车,他们绝对没有发现。”

      “嗯..”孙太太怅然若失的应了一声,就这样愣愣的望着前方。

      也不知道多久,当一阵铃声响起,备注为‘孩子他爹’。

      孙太太望着来电显示,才变了神色,换成了恐慌与担心,“求求你..千万千万别伤害我爱人..我现在正在让人去筹钱..”

      “筹钱就好。”电话里的声音露出笑意,“我的人看到你们的车子还在别墅外停着,最好一直这样,不要乱动,让手下的人去准备就好。还有,孙太太,你记好,不要犯傻报警。

      我知道你们是本市数一数二的钢材大老板,有不少关系,是大人物。

      只要报警,漫山遍野的清缴我们,我的一些兄弟肯定插翅难逃。

      可是你记好,我们什么都没有,但大人物现在在我们手里。

      再说了,对于孙老板这么大的生意人来说,五百万应该可以抽调出来吧?

      五百万,买一条命,很值。

      还是那句话,只要三天后,你把钱筹备好,再按照我说的地点,你自己一个人安安稳稳的把钱送过来,送到我们让你送到的位置,我保证你们一家会高高兴兴的团聚。

      我们只要安稳离开,也不会再打扰你们的生活。

      但要是报警,我不能保证孙老板的安全。

      你们往后生活也小心。

      我记得,你女儿好像是在本市附小上小学吧?

      你女儿很漂亮,这样子很难让人忘,不管她转学到那里,一定都是焦点,很容易让人找到..

      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孙太太一定很高兴吧..哈哈哈..”

      笑声落。

      “喂..喂..”孙太太喊了两声,当听到电话被挂断,不由又露出焦虑的神色,望向旁边的司机,“小张,你说的那个人,真的能帮咱们吗?”

      “放心吧吴姐。”司机轻呼一口气后,安慰道:“我说的这位陈悠,陈哥,想当年可是利丰省的一位人物!

      打地下生死擂台,二十七场无败绩,又精通枪械、追踪,当时有不少老板要请这位陈哥做保镖,但陈哥赚完了钱,好像是买什么名贵药材吧?

      他赚够钱买完,就从利丰省离开了。

      而且他的反追踪与追踪手段都很高,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现在能知道陈哥在这住,还是我前段时间来这边办事,无意中听村长说,这里有个山中猎户叫陈悠,布置陷阱和枪法都很好。

      我听到这个,又让村长翻了张三年前村里聚会的合照,对了对陈哥的样子,所以才知道的..”

      司机说着,又望了一眼有些失神的孙太太,

      “吴姐你放心吧,对付黑面上的这些人,要想治他们,你就要请一位更加厉害的人物!这次请陈哥绝对没错!只要陈哥愿意帮咱们,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能吧..”孙太太呢喃一句,也是怕报警后,到时警匪谈判商谈,匪徒直接鱼死网破,害他丈夫的命。

      更怕往后被逃走的匪徒、或刑满的人接连报复。

      她很怕,更怕才满十岁的女儿受到伤害。

      再加上又听司机把陈悠说的这么‘神’。

      于是孙太太就选择相信跟了他们十几年的司机,专程来梧村,想请这位陈哥出山帮忙。

      孙太太想到这里,先是望了望越来越近的村子,又看了看身后的座椅。

      上面放了两个箱子,一个是五百万,三天后,绑匪索要的赎金。

      另一个是二百万,她请陈哥的酬金。

      包括这位陈哥只要说二百万不够,她还会再添,添多少都行,前提是保证她丈夫的安全。

      沙—

      车子停下。

      “姐,李叔来了..”

      随着车子停在村口,司机也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村口的一位老者,告诉孙太太,他是这里的村长。

      孙太太也收起了愁容,在司机的开门中下车,强忍着心里的难受,笑着向走来的李叔点头。

      “李叔,这位就是我老板。”司机是客气的拿出烟,朝村长迎去。

      司机很会办事,感觉想请陈哥出山,就要先和当地的村长套套交情。

      也相信陈哥在这里住了几年,应该会给当地的村长一点面子。

      不然孙老板哪怕是本省数一数二的钢材商,资产过亿,也不行。

      “两位老板来了..”李叔看到轿车过来,孙太太和司机走下,也是笑着上前。

      他身后还跟着两位穿上新衣服的青年。

      “送村里孩子上学的事,李叔不用操心。”司机笑着和李叔交底一声,又虚引孙太太后,再次向着村长道:“只是我们这边有点事,要麻烦一下李叔..”

      “什么事有比孩子上学重要?”李叔一下子不高兴了,把烟斗往旁边树上磕了磕,“只要村里能帮咱们出把子力气,你这边吭一声,我们这边不眨一下眼!”

      “李叔,是这样..”司机看到李叔愿意帮忙,也是笑着道:“能不能帮我们引荐一下陈师傅?

      李叔,你老也别说上山打猎可以找村里其他朋友,我们只想找陈师傅。”

      “找陈师傅啊..”李叔琢磨了一下,看似这事的确有点难。

      只是李叔稍后又看了看村里的孩子,孙太太二人身后的轿车,顿时一咬牙,答应道:“这你可找对人了!想要上山玩,陈师傅可是山里打猎的好手!”

      “那带我们见一见?”司机顺杆往上爬。

      孙太太也是期待的望向李叔。

      李叔看到二人这般样子,一副真要找陈悠的样子,一下子心气也下来了,干脆实话实话道:“其实吧..陈师傅这人很少下山,我也很难见他几面..

      他平常下山,都是卖一些猎物,换一些药材,就回去了..

      他这个人..我感觉有点难打交道。

      我也只能把你们带上去,但是陈师傅帮不帮忙,我就没法做主了..”

      李叔说到这里,也只是想提醒孙太太,陈师傅这人不好打交道,看似也无欲无求,不关心钱,所以希望她不要拿出什么阔太太的架势。

      但孙太太真没有什么架子,相反让村长带路,想要亲自上山去请陈悠。

      她现在是心里抱着急事,要命的事,不是什么富豪的太太,只是一位想救爱人的妻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