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坂莉亚车牌号

      “妹妹你头脑灵活,从小你的学习就比哥哥强的太多了,再加上你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不去上学实在是太可惜了。听哥哥的一句劝,再坚持半年,等暑假后学校开学,哥一定为你挑一个好的学校让你继续去读书。”李明伟斩钉截铁地说。

      李萍无法反驳,其实她的内心对学校生活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宽敞明亮的教室,朗朗的读书声音,课间与同学们又说又笑的场景都历历在目,让她无比的留恋。

      “哥,我听你的。”李萍终于下定了决心。

      李明伟高悬的一颗心总算是慢慢放了下来。

      “哥我好像发现你变了,自从那次在学校操场晕倒后,你整个都变了一个人。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了,甚至连爹娘都存在着这个疑问,只是他们不肯说罢了。”李萍突然说道。

      李明伟的内心激烈的一跳,妹妹的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回答。

      说自己重生了,这话连一个精神病患者都讲不出来。

      其实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什么平行世界,穿越,重生,自己前世的网络小说可没有少写这方面的话题。甚至许多现代科学家们也在不遗余力的研究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宇宙不是唯一的,是多元化的,在一片混沌的空间中,无数的宇宙林立,而我们所处的宇宙只是其中之一。

      如果真的有平行世界,那么人类重生的这个现象是不是也可以得到证实呢?

      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自己在那个平行世界真的已经死了,现在的重生只是到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可是为什么我的前世记忆没有消失,而且我现在重生的这个时代和以前根本没有什么两样,我只是把我从17岁到55岁之间的生活再重复一次,改变不了世界,改变的只能是我自己。

      李明伟自己都想不清楚了。

      想不清楚就干脆不去想,好好的活在眼下,活在当代就行了。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立冬马上就要到了,表示自此进入了冬季,气温逐渐下降。

      山城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热气候,即使是冬天也不会很冷,一年到头都可以种菜,所以李明伟的父母一年到头都没有休息的日子,他们也希望多种菜多挣钱,为儿子将来上大学多攒点钱。

      他们还不知道现在儿子的储蓄超过了2万元,吴东强也已经跨入了万元户的行列。

      吴东强告诉李明伟说,自己攒够1万元的那个晚上兴奋的一宿都没有睡觉,80年人民币百元面票还没有普及,1987年4月27日发行第四套人民币时才大量出现50至100面额的钞票。吴东强说自己把10块钱一张总共1000张人民币全部铺在床上,一张一张的数着,数过来数过去,数过去又数过来,又哭又笑的好像发了神经病。

      李明伟表示了理解。

      这一天放学吴东强接着李明伟并没有往光华路开,而是直接往回走。

      李明伟奇怪的问道:“东哥你干什么,方向错了。”

      吴东强一边开车一边对李明伟说:“明伟,今天我们不去市场了,我老爸想见你。”

      李明伟哑口无声。

      到了吴东强的家门口下车,正厅里亮的灯光,推门进去迎面看到老支书正襟危坐,桌子上放着酒菜还冒着热气,热气腾腾。

      看见他老支书严肃地说:“明伟你坐,咱们爷俩先喝一杯。”

      李明伟的心开始怦怦地跳了起来。

      “叔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是小辈,怎么敢和您老人家同桌喝酒?这不符合规矩。”李明伟为忐忑不安的说道。

      “叫你喝就喝,哪来这么多废话。是不是我这个卸了职村支书已经领导不了你了。”老支书说。

      “那里那里,您永远是村里的老支书,也永远是我的长辈,您的话就是最高指示,一句顶一万句。明伟我不敢不听。”

      “那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坐下,老老实实的陪我喝酒。否则我把你老爹一起找来,你看怎么样?”老支书说。

      李明伟赶忙坐下来,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偏偏吴东强躲进了他自己的屋子里,面都不敢露了。

      李明伟心里直骂他是叛徒,能请神不能送神。

      老支书把酒斟满,举起来说:“明伟,我们先干了这一杯。”

      “我还是个学生,不会喝酒。”

      “你还知道自己是学生,每天晚上带着强子去光华路倒腾小生意,快小半年了吧?东子现在成了万元户,我是该批评你的,还是该赞美你呢?”老支书说。

      “叔你都知道了,我还能说什么才好呢。”李明伟苦笑的回答说。

      “明伟,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厚道,你老实,和有贵一样连树叶掉下来都怕砸了头。咱们村里能够上市郊第三中学的学生没几个,有贵和你娘含辛茹苦,为的就是希望你能够上大学,光宗耀祖,出人头地。我也曾经盼望强子也像你一样,可是他不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是我万万没想到这个败家子自从跟了你以后居然会变得那么出息,成了有钱人了。明伟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老支书说。

      “我强子合伙做生意,没有去坑蒙拐骗,挣的可都是良心钱,没有什么不对的。”李明伟回答说。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你们不对,可你一边读书一边做生意,一心不可二用。将来因为它耽误了考大学,有贵要是埋怨起我来,我该怎么向他解释?这个问题明伟你想过没有?”

      听到这里,李明伟暗暗松了一口气,我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说来说去都是面子问题,农村人抬头不见低头见,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尤其是老支书,考虑的事情比别人多,只无可厚非。

      李明伟替老支书斟满酒,很认真的说:“叔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当然是想听真话了。”

      “那好,我就实话实说了,明伟为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大学我是肯定考不上的,继续坚持念书只不过是不想让我的父母太伤心,现在我已经是高二了,明年就要高考了,就我目前的学习水平恐怕连一个中专都上不了。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可以办到的,老天爷早已经把大学的那扇门在我面前关上了。还能瞒父母多长时间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